运动员的成绩这些年来一直在提高,是如何做到的?_娱乐_好奇心日报

朱凯麟2016-08-17 07:21:57

进步更快的是科技、知识和人们对体育的理解。

8 月 15 日上午,三十岁的牙买加选手尤塞恩·博尔特以 9.81 秒夺得男子 100 米金牌,他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在该项目连续三届加冕冠军的选手。

然而,你大概难以想象,如果让博尔特和 1936 年时保持 100 米世界纪录的美国人 Jesse Owens 作比较,当博尔特冲过终点线的时候,Owens 还差大约 4.26 米。

奥林匹克的精神是“Citius, Altius, Fortius”,即“更快,更高,更强”,我们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看着这些运动员的数据记录,让人有一种惊叹的疑问:作为人类,我们不断在进步,但在一个世纪的长度里,我们毕竟不可能进化成一个新物种——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4 年 David Epstein 的一次 TED 演讲探讨了这个话题。他是一名体育调查记者,曾在《体育画报》工作,且是《纽约时报》畅销书 The Sports Gene: Inside the Science of Extraordinary Athletic Performance 的作者。为了让人们理解 4.26 米在短跑里意味着什么,他说:

“想象一下 100 米短跑赛场上,成千上万的观众屏息等待,观看尤塞恩·博尔特,史上跑得最快的人,如同闪光灯闪动一样跑过身旁的 9 个人,假设 Jesse Owens 也在这个赛场上,现在闭上眼睛一秒钟脑补一下这场比赛的画面:砰,发令枪响,一个美国短跑选手领先,然后博尔特开始赶上他,博尔特超过了他,当所有人通过终点你能听到每个人跨越终点线的哔哔声,这就是整个比赛的结束。现在睁开眼。第一名是 Usain Bolt,最后一名是 Jesse Owens。”

区别在于,博尔特脚下的那个起跑器,下面有特殊的弹性地毯,帮他跑出人类最快的速度。而 Jesse Owens 的脚下是焚烧过的煤炭渣铺设成的跑道,他跑步时柔软的地面会从他腿上偷走更多能量。从生物力学上来讲,Jesse Owens 的关节速度显示他和 Bolt 跑过一样多的路程,他不应该落后这么多,Owens 其实应该拿到这场比赛第二名的成绩。而这就是现代跑道科技造成的差异,这种差异遍及整个田径世界。

2012 年的奥运马拉松冠军花了 2 小时 8 分钟跑完全程,相比 1904 年快了将近 1 个半小时。在柔软的煤渣上跑步,跑道从我们腿上消耗的能量远高过今天的塑胶跑道。生物力学家的一致意见是,使用前者跑步,平均要比后者慢 1.5%。

科技进步广泛影响了所有的运动种类——从更快的滑雪板,到更轻的鞋子。如果看一下 100 米自由泳世界记录的变化,这个数字总是趋于下降,但 David Epstein 发现,这条下降的曲线有一些断层。第一个陡坡,是 1956 年翻转式跳水的普及,运动员可以翻转入水并在相反方向立刻前进;第二个陡坡,是 1976 年游泳池边排水沟的普及,这让水可以随意溅出,而不会成为影响运动员游泳的涡流;最后一个陡坡,是 2008 年全身式低摩擦力泳衣的普及。运动员的“更快”背后有显著的科技力量。

除了科技的因素,“运动基因”也在改变。20 世纪早期的体育老师和教练都认为,匀称体型对于所有运动来说都是最好、最合适的。这种观点如实表现在运动员身上,20 世纪早期的跳高运动员平均身高和铅球运动员是一样的,今天,跳高运动员平均要比铅球运动员高 6.35 厘米。

如果用一个坐标轴来展示不同运动种类运动员的身高体重,一百年前和现在的图表看起来非常不同。科学家把这个现象称为“体型种类大爆炸” The Big Bang of Body Types。

比如篮球,高个子越来越高。1983 年 NBA 的改革让球员的经济收入一下子变得极具诱惑力,突然,所有有潜力的人都想进入 NBA 打球,球队开始走遍世界寻找可以帮他们夺冠的人选。一夜之间,NBA 球员中七英尺(2.13 米)身高的人翻了两倍。今天,10 个 NBA 球员中就有一个人超过 2.13 米,但实际上我们身边长那么高的人少之又少。“少到假如你认识 6 个身高 2.13 米的美国人,其中一定有一个人已经在 NBA 打球了。” David 说。

相反,在需要矮个子的运动种类里,原本矮的运动员们变得更加矮,女子体操运动员的平均身高在过去 30 年中从 5 英尺 3 英寸缩小到了 4 英尺 9 英寸,这有利于她们的发挥,在空中旋转的稳定性。同时,奇怪的身材也变得更加奇怪,游泳运动员的前臂越来越长了,修长的躯干和相对较短的腿是他们的理想体型,而在跑步选手中这两样参数就要反过来:需要修长的腿,较短的躯干。

更快、更高、更强。Divid Epstein 把运动员们屡屡突破的背后原因归结为:变化的科技、变化的基因,变化的心态。无论是新的跑道、新的游泳科技,还是更民主的运动文化让新体型和人种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都让我们不断突破对于人体极限的理解。 

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运动员的职业化。100 年前的运动员,可得从谋生活计里拨冗训练才行。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