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是她最大的爱好,一个月要花掉六七千元丨22岁,她在想什么?(二十四)_文化_好奇心日报

龚鉴2016-08-10 07:07:14

“开心了也买,不开心了也买,不花钱难受,有钱就要买。”

编者按:我们已经于 6 月 20 日发布“好奇心大调查之大学生系列”,我们将会用数十篇文章探讨大学生的消费、爱情、工作、迷惘以及他们对虚拟世界的态度。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是我们采访的 50 位同学的独立故事。这是第二十四位,她在韩国建国大学读服装设计,和很多女孩一样非常喜欢买衣服。

林笑笑对衣服的理解只有好看与不好看之分。

考虑到她是学服装设计的,这可能算是一个短板。不过她自己很直白地承认了,“关于整个服装工业、偏文化层面的东西,都不是很了解”。她通过买买买建立了对服装的认知,也在买买买里享受自己。花钱是她的最大爱好。

“我可能比较喜欢独特的,有设计感的花纹,具体喜欢的风格也没法细说。”她说。

她买衣服的钱都是家里给的。这几年买过最贵的衣服大约在 4000 元左右,一个月的零花钱则超过一万元。刨去房租三千,大头基本都是花在买衣服和化妆品上面,各种各样的发色、美瞳、化妆品和衣物占据了她全部的社交网络。有时候出去逛一天街,多的时候可能就要花掉四五千,这种购物方式大概每个星期都会有一次。

毕业设计展

除了买衣服,林笑笑也会做一些微整形。她大约每三个月都会去打一次瘦脸针。“在韩国打瘦脸针就像是化妆一样平常。”她说,“要在咬肌穿三四个孔,然后一针的剂量分别打在三四个孔里,就打进去一点再拔出来,换一个地打。”“我打过韩国产的,美国产的,前者两三百,后者一千。美国的时间久一点。”

除了瘦脸针外,她打过玻尿酸,为了让鼻子看起来更挺拔一点。

至于以后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她说她没仔细考虑过,“先想的是现在好看。”

林笑笑在韩国读大学,眼下已经待了 2 年。刚去韩国那阵,每个月花销两万多,最近父母控制了一点,预算也相应减少。

她对钱基本上没有什么概念。“该花的钱算是迎合自己的喜欢,开心了也买,不开心了也买,不花钱难受,有钱就要买。没有存过钱,没分期过,也没有过透支的情况,因为没钱了会问爸爸要,几乎每个月月底都不够花,但是家里会给。也没有管过钱。”

在弘大的街拍

2012 年高考,她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杭州)的平面设计系,因为分数不够,她没法选择自己的喜欢的服装相关专业。后来 2013 年暑假那会儿,她遇到在韩国建国大学服装设计系留学回来的发小,听她讲了很多在韩国发生的趣事,热爱的专业和好玩的风土人文,这都让她神往。

于是在和家里商量、得到父亲的同意后,她几天后就办了退学手续,搬去了杭州某所语言学校附近,大概四五个月的语言培训后,她去了韩国,开始漫长的一年多韩语学习课程,直到去年九月份正式入学。

她会在换季的时候去首尔东大门扫货。“(东大门)算是一个设计师品牌的批发市场,有时候像一件 KYE(韩国潮牌),它刚上市时一件外套可能要好几千,那等到换季的时候一些不好的配色可能几百就能买到,我会在微信上问问朋友们有谁要买的,然后当天去大批量采购,这种一个晚上可能就能赚几千。”

“当地店主都很惊讶,就想我怎么一次几十万几十万(韩元)地买。”

因为买得多,林笑笑曾经开过一个淘宝店,她发现韩国的东大门批发市场是很多淘宝店主的“灵感发源地”,“很多的衣服都是从那些款式打版过来,找布料,变成自己的东西那样卖。”她形容东大门“类似杭州的四季青市场,但比四季青要高端一点”。

这个淘宝店很快不做了,原本她一两百元一件进货,两三百元的价钱卖出,“但现在中国很多仿出来的,布料不那么好,但是便宜很多,所以生意比较难做。”

不管是代购还是开淘宝店都没让她赚到多少。卖衣服赚来的一点钱,最后还是会用来买衣服,尤其是代购,对她来说,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不花自己的钱享受购物的愉快”。

首尔东大门 图源 google

家里对她这样出去赚钱很不满意。林笑笑是温州人,父亲在当地开了一个配件公司,手头宽裕。他会这样对女儿说:“我又不是不给你钱,为什么不在学校多学点东西。”

以后林笑笑想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尽管到现在为止,她还停留在“给自己设计了一条牛仔裙”的水平。她的奋斗目标是 low classic(韩国设计师品牌),设计师是她的校友。林笑笑觉得这个品牌“舒服简单有心机”,但具体要怎么实现自己的想法,她也不曾提及。

在我们采访她的那几天,她微博首页 po 出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穿搭,几乎不带重样,数量接近一百套。其中有 20 套标注着闲置转卖。她仔细介绍了衣服的品牌,比如美国的 Joyrich 、韩国的 DIMECRES,原价基本上都是一千多,转售价为两三百。

“卖得出去就卖,没人买就自己留着”,这份清单是她闲着没事整理出来的,“不过就算这样(便宜),也还是没什么人买。”她说。

因为换学校,她的人生和同龄人发生了一个偏差。如今身边的同学已经毕业,而她还在上大一。她倒也没表达焦虑之类的情绪,只说“可能长辈会希望我早点回来早点出嫁,我不想出嫁……这样就嫁人的话,就感觉自己的一生就这样没了。”

而后,她又补充,“我们温州小地方,三十岁没结婚会被人笑。”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人物为化名)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