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买了那么多足球俱乐部,这到底是一门怎样的生意?_娱乐_好奇心日报

韩方航2016-08-09 06:59:51

是政策主导的非理性狂热,还是出于商业思维的精打细算?其实答案远非两个。

在现在的这一波中国人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的热潮里,唐晖的“盘子”不算大。

今年 6 月 14 日,唐晖和他的搭档李翔花“百万欧元”合伙收购了西班牙西乙 B 联赛 FC Jumilla 俱乐部,在此之前,他俩一起做一个叫做“西甲欢乐多”的足球解说组合,挺受欢迎,从当时上海的劲爆体育频道一直说到 PPTV 和乐视。

如果不是唐晖和李翔收购 FC Jumilla,在中国可能几乎没有人听说过这支球队。西乙 B 只不过是西班牙的第三级足球联赛,相当于中国的中乙联赛。从 2014 年 7 月到 2016 年 8 月,中国资本大约进行了 23 起大型俱乐部收购,而像唐晖这样的买卖则少有曝光,也就是说,中国人买来的足球俱乐部,可能远比你感知到的多。

但无论买卖大小,有一件事对于所有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足球,如今是个“风口”,做这个能赚钱。

足球这门生意是从 2014 年开始热起来的。就像“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一样,国务院公布的 46 号文件创造出了一个体育产业。

文件称,“到 2025 年,基本建立布局合理、功能完善、门类齐全的体育产业体系,体育产品和服务更加丰富,市场机制不断完善,消费需求愈加旺盛,对其他产业带动作用明显提升,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 5 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商人闻风而动。2014 年 10 月,王健林在北京国贸万达索菲特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以 4500 万欧元(约 3.2 亿人民币)收购西班牙足球队马德里竞技 20% 的股份,这位中国富商将成为这家西班牙老牌足球队的新股东。

而在欧洲,愿意出手手上的足球俱乐部的人也不少。资深体育人陈皓宇告诉《好奇心日报》,目前各大顶级联赛还有 14 到 15 支球队愿意被参股,英冠则基本全部都放出了信息。

易界网创始人兼 CEO 冯林从事海外并购财务咨询工作,他也说由于中国人愿意出一个比较高的溢价、再加上海外俱乐部对于中国市场也有需求,90% 的海外俱乐部只要出钱都可以买到。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自此中国人收购海外俱乐部就一发不可收拾。23 家俱乐部的收购者里,既有万达这种从 1993 年就经营足球俱乐部的资深玩家,也有苏宁这样抢着进入体育产业的新玩家。既有华人文化这样的大公司,也有唐晖这样的个人投资者。

张近东在成为国际米兰新老板之后,获得了一件属于他的球衣。

决定买一家俱乐部的想法,开始于一年多前唐晖解说的一场西甲比赛。唐晖已经回忆不起来那场比赛对阵的双方都是什么球队,只记得一支球队的胸前广告是一家中国公司赞助的。他就和他的搭档李翔开玩笑:“我们解说有没有机会也去赞助一支球队?”

听到他们开玩笑,球迷们也很激动,他们纷纷在互动区刷出信息告诉唐晖和李翔,如果真要去赞助的话,他们愿意参与众筹。

唐晖没要球迷们的众筹,但他对这件事上了心。直播结束之后,他和李翔一合计,觉得赞助一支球队这事还挺现实的。于是,他们注册了一个公司开始做足球生意。

唐晖和李翔先是通过西班牙当地的记者朋友找到了西甲拉科鲁尼亚俱乐部。“胸前广告他们已经有了,最后我们决定把‘西甲欢乐多’印在屁股上。”

然后他们又通过从事体育营销生意的朋友认识了巴西球星卡卡的经纪人,在巴西做起了被称为 TPO 的生意——付钱给球员所在的俱乐部,进而获得该名球员未来转会费的提成。

用唐晖的话来说,这两笔生意是一个敲门砖。“我现在可以说我们是拉科鲁尼亚的赞助商,之后的生意就都好谈。”

要谈的生意当中就包括收购俱乐部。从今年 4 月开始,唐晖就开始看俱乐部的报价。5 月份把钱付完,在经过各种各样的手续,到了 6 月 14 日,唐晖正式在微博和朋友圈里宣布已经完成对于西乙 B 俱乐部 FC Jumilla 的收购,李翔出任副主席、唐晖则担任董事。

唐晖在西乙 B 的赛场上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唐晖开始组建俱乐部。由于球队上赛季战绩太差差点降级,再加上对于原有意大利团队的不信任,他们把整个俱乐部都清洗了一遍,辞退之前的意大利团队,找来新的体育总监、教练、以及球员。就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的后一天,唐晖就要赶去东京,签约一名新的球员。

球员在唐晖的生意当中占据了核心的位置。“足球唯一赚钱的就是转会,这是足球生意的原则。”唐晖说。

唐晖很爱说他们此前的一笔 TPO 交易。这是一个巴西球员,叫做马龙·桑托斯。唐晖购买了这个球员一部分的收益,而这位球员也很快被巴塞罗那俱乐部看上,被租借到了巴塞罗那俱乐部。一年后巴萨如果买断马龙就需要支付 600 万欧元,如果出场 5 场以上,需要给 800 万欧元,出场 10 场以上就强制必须要买下马龙。唐晖也就能够从这部分转会费中获得收益。

TPO 交易在 2015 年中正式被国际足联所禁止。但因为唐晖已经拥有了一家俱乐部,通过俱乐部就可以规避国际足联的禁令。“我之后有看好的阿根廷巴西球员就直接签下来,我自己培养。我们等于更像是做一个很好的青训系统,培养更好的球员,然后卖出高价。”唐晖说。

“波佐是我们的偶像。波佐家族的生意是我们现在的生意,我们就是学波佐的模板。这也是我们去买俱乐部的原因,希望确保我们的生意是安全的。”

波佐家族

唐晖口中的“波佐家族”指的是意大利人詹保罗·波佐和他的儿子吉诺·波佐。“波佐家族”这个名字听上去像意大利黑帮,但即便是《华尔街日报》都这么称呼他们。

1986 年,老波佐收购了意甲乌迪内斯俱乐部,并以此为据点发展出了一个庞大的足球王国。他们从南美寻找优秀的年轻球员,低价买入,送到欧洲五大联赛踢球,一旦表现出色,就会被豪门以更高的价格买走,波佐家族就是从这当中获利的。

为了做好这门生意,波佐家族拥有一个强大的球探系统,负责寻找球员。此外,他们还有许多俱乐部方便球员的中转,除了乌迪内斯,还拥有英超沃特福德俱乐部、保加利亚的索菲亚中央陆军俱乐部、以及西甲的格拉纳达俱乐部(也被译为格兰纳达俱乐部)。

今年 6 月,格拉纳达俱乐部被波佐家族以 3700 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双刃剑体育的创始人蒋立章。

“卖格拉纳达就是坑中国公司一笔钱。”唐晖这样评价这笔生意。在卖之前,波佐家族把格拉纳达的球员以零转会费的价格送到了沃特福德俱乐部,然后再以租借的方式送回格拉纳达。按照转会才是唯一赚钱的标准来看,格拉纳达相当于整个俱乐部被搬空了。

蒋立章在成为格拉纳达新老板之后,获得了一件属于他的球衣。

但陈皓宇不这么看,他觉得未来双刃剑体育会是中国做俱乐部运营非常好的公司:“双刃剑前两天收的是重庆力帆,接下来还会去收,他们做的是波佐家族那种模式。”

成立于 2004 年的双刃剑体育此前做的是体育营销生意。把菲戈请来代言七匹狼、让鸿星尔克的广告投放到英超赛场,这些事情就是双刃剑体育运作的结果。今年 3 月,他们开始转型,成立了一个世界足球产业联盟,合作伙伴中包括名帅瓜迪奥拉的弟弟成立的 MBS 足球经纪公司,以及真正的波佐家族。这让双刃剑体育能够更直接地了解波佐家族运营俱乐部的方式。

陈皓宇提到的“收了重庆力帆”指的是 7 月底,双刃剑体育宣布和重庆力帆达成合作,双刃剑体育将把重庆力帆队球员冯劲送去格拉纳达俱乐部,同时会让重庆力帆引入格拉纳达的俱乐部运营模式,加强重庆力帆商业化运作的能力。

这起合作后来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乌龙,就在宣布合作的一天后,格拉纳达主帅帕克·赫梅斯却表示:“从没有人通知我他们的到来,我也从没要求引进过他们,俱乐部没有任何人告诉过我任何事情……”

这依然没有影响陈皓宇对双刃剑的判断,他觉得这应该只是一些手续没有完成,导致双方在说法上出现了一些分歧。

两位准备被重庆力帆送去格兰拉达的球员

“大家都做摸索,但是双刃剑是相对比较成熟的公司,难度会相对小一些。”冯林也看好双刃剑体育,但理由有些不一样:“双刃剑体育是营销公司,MBS 是经纪人,格拉纳达是俱乐部,产业链,打造整个一个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里面来看有什么赚钱的机会。真正赚钱也是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这个互联网圈子里的热词,现在也开始往体育圈子里渗透。

它原来的意思指的是多方互相依存,互利共赢,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个词变味了。有些公司把“做一件事情,但是从另一件事情上赚钱”这样的模式也叫做生态,比如乐视运营一场演唱会,但附赠体育会员。

换算到体育行业里面,生态系统指的是买一家俱乐部、从营销青训等其他环节赚钱。

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案例就是如此。2015 年 11 月,中国玩具公司星辉互动娱乐收购西班牙人,星辉互动娱乐参股的易简广告也成立易简体育负责西班牙人的运营工作。

到目前为止,他们与超级女声达成了合作,超级女声的 logo 出现在了西班牙人胸前广告上、超女代表也在球赛开场前延长了皇家西班牙人队歌和英文版《想唱就唱》。此外,西班牙人还和广州星河湾·番禺执信中学达成合作,将建立足球学校、校园足球俱乐部、足球夏令营等等。

在易简体育为西班牙人撰写的的推广案例当中,他们这么定位自己:“为更多海外足球俱乐部提供在中国市场进行推广的解决方案。帮助俱乐部在国内提升品牌影响力并实现品牌价值的最大变现。”

看得出来,易简体育觉得中国市场将会成为这些足球俱乐部进一步增值的跳板。“每一个收购都会想到要和中国市场对接。”作为财务顾问的冯林也觉得这是在收购过程中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西班牙人球衣上的超级女声字样

而更多的中国公司则是从事体育行业,但从非体育行业赚钱。

今年 6 月,郑南雁和美国投资者组成财团收购了法甲尼斯俱乐部,其中郑南雁获得了 40% 的股权。

“现在足球产业很有前景,但从财务投资角度上说,短期内你没法论证出来这次收购必然会带来什么结果。”作为 7 天连锁酒店的创始人、铂涛集团的董事长,郑南雁投资的目的原本就不放在俱乐部本身,“尼斯是属于普罗旺斯省,我们可以在那里做酒店、旅游这些行业,都是可以和足球结合的。我们可以设计一些旅游产品,把看球和在法国度假结合起来,这个也有可能带来商业机会。”

《好奇心日报》向收购了国际米兰俱乐部的苏宁集团发去了采访请求,但是并未得到正式的回复。

张近东此前在接受《北京新闻》的采访时也说:“去年我们从欧洲引进了两名球员,因此不少欧洲人现在都知道了苏宁这个品牌。如果我们还能和一些欧洲的俱乐部建立起联系,并继续引进优秀的外援,那么我认为苏宁的品牌能够进一步深入到欧洲市场。”

此前苏宁已经有了一个中超俱乐部,江苏苏宁

事实上,对于很多中国公司来说,收购足球俱乐部,还是希望实现自身转型的一个举措。

双刃剑体育背后的当代明诚集团之前做的磷矿石贸易,但相关收入从 5300 多万元下降到 2200 多万。收购双刃剑体育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完成向体育产业的转型。当然,对于当代明诚(原武汉道博集团)这家公司来说,业务转型已经是公司的常态了,他们此前从事过的行业还有螺旋藻贸易、IT 业、以及学生公寓租赁等等。

星辉互动娱乐此前也只不过广东的一家生产车模的厂商,通过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他们宣称自己要构建体育、游戏和玩具为主的娱乐生态圈。

还有不久前刚刚收购了澳大利亚超级联赛纽卡斯尔喷气机俱乐部的雷曼股份。董事长李漫铁由于工作繁忙,无法回应《好奇心日报》的采访请求,但这家 LED 生产商从 2011 年就开始涉足体育产业,也是为了应对 LED 产能过剩导致的全行业下滑的危机。

这些公司转型都成功吗?至少现在还看不出来,当代明诚 2015 年收入超过 4 亿,而双刃剑体育 2014 年的利润不到 600 万元。雷曼股份 2015 年体育业务的收入为 3800 万元,只有 LED 业务的十分之一。

但他们已经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回报。雷曼股份所在的电子元件行业的平均市盈率是 72 倍,但雷曼股份的市盈率却达到了 170 倍。诚然,雷曼股份在体育上的布局可以算得上是完整——代理中超中甲的 LED 广告屏、冠名葡萄牙甲级联赛、拥有纽卡斯尔喷气机俱乐部、入股体育营销公司瑞士盈方——但是他们都还没有带来足够的收益。支撑雷曼股份股价的还是市场对于体育产业的想象。

李漫铁和他的雷曼股份

陈皓宇把这一波收购俱乐部热潮的中国公司分成四个不同的类型:

看上去都和足球本身没什么关系。尤其是考虑到运营足球俱乐部本身并不是一件赚钱的事情,很多收购看上去匪夷所思。

从五大联赛运营的情况来看,法甲和意甲在走下坡路,其中意甲尤为如此。中国人收购的两家豪门国际米兰和 AC 米兰都身背几亿欧元的债务。

唐晖也说起他和一家意丙俱乐部接触的事情。“那家意丙俱乐部,我差点就买了,性价比很高。但是快要签约之前,我说要找德国德勤来做一次审计,然后他们就没声音了。”

德甲和英超相对财务状况较好。前者是因为制度保障比较健全,但由于德甲只允许中国资本控股最多 49%,所以并不是理想的投资对象。后者拥有巨额的转播权收入,但是因为球员工资越来越高,所以盈利状况未必理想。

“俱乐部的盈利能力是一个综合素质的考量,并不是单纯用足球的名义就能够实现盈利的。”陈皓宇说,“如果单纯靠着足球这件事的话,盈利的能力不会比存银行或者余额宝多赚多少钱。”

按照冯林的说法,俱乐部本身从赚钱的角度来看,最终还是要依靠倒卖这个途径。“夏建统收购英冠球队阿斯顿维拉,一旦冲超成功,他就赚钱了。”

今年 5 月完成对阿斯顿维拉收购的夏建统

在这种情况下,收购俱乐部而不做俱乐部以外的生意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现年 72 岁的徐根宝算是一个。在收购西乙 B 俱乐部洛尔卡的时候他就说:“别人也许是商业运作,冠名赞助多过学习提高,这样的效果可能要打一些折扣。我看中的是洛尔卡的足校,更期待将来打造的海外足球基地。”

2000 年,徐根宝在上海崇明岛上建立了根宝足球基地,足球场加宿舍让徐根宝背上了 2000 多万的债务。15 年后,这批球员成长为上海东亚队,后来被上港集团收购成为上海上港队。徐根宝曾经戏言,一个武磊的身价就赚回了本,但这钱赚得并不容易。

徐根宝看上去提供了一个样板,但正如他的弟子范志毅曾经说的那样:“这样搞还是一个手工作坊,不是一个现代科学的足球企业。这能持续多久?”

2014 年 10 月,上海东亚队这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徐根宝正式告别他的球队。

何为“现代科学的足球企业”?中国从来没有给出过答案,不过现在,中国的足球生意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玩法,资本的注入,快速提高球队水平,从而带动足球市场,球迷消费更多,进而反哺俱乐部的运营。

而现在中国人在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时也遵循了这样的模式。无论是苏宁收购国际米兰,还是中国财团收购 AC 米兰,他们都承诺会向俱乐部投入资金,从而提升俱乐部的战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资本已经变成了介入足球产业的一个前提条件。因为体育世界里有这样一条法则:只有花钱才能带来胜利,也只有胜利才能带来更进一步的收益。因此,无论资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们都无法绕开提升足球水平这件事。

唐晖在收购 FC Jumilla 的时候也做好了花钱的准备。“西乙 B 今年平均的投入在 150 万欧元到 200 万欧元之间……西班牙整个转播权全部改革了,一旦能够升上西乙,整个转播分成都会加很多,所以大家都血拼了。我们本来没准备花这么多钱,一看形式不对,还是要花。”

这钱花得值吗?8 月中,经过了一个夏天休整的欧洲足坛就会重燃战火。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