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会开幕,仪式朴实美丽,局势依然复杂_文化_好奇心日报

Simon Romero2016-08-07 14:10:12

巴西的氛围和预算显然不同,这场开幕式很成功,但也并非全无争议。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里约热内卢电 - 如果说此刻有哪个国家需要一些振奋人心的壮观场面,甚至可以是一场公关活动的话,那一定是巴西。

作为南美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巴西同时经历的政治崛起与经济危机令人惊诧。里约在筹办这一全球最大体育赛事的过程中也是官司不断,从寨卡病毒、饮用水污染到预算大幅缩减,以至于赛事的基本运转也变得捉襟见肘。

因此周五晚上的奥运会开幕仪式像是一剂灵药,在这几个小时里暂时抚平了各种“伤痕”,从依然看好这片土地的移民大潮,到巴西人心目中第一个制造出飞行飞艇的阿尔贝托•桑托斯•杜蒙,都让巴西民众沉浸在欢庆的喜悦当中。

2016年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人们抛开争议,(各国代表团)在世界舞台上盛大亮相。

在过去的几届奥运会中,举办赛事的巨大开销显然同运动员们的表现一样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主办国家把奥运会看作是国家实力的彰显。但巴西的氛围和预算显然不同,纵使开幕式让人眼花缭乱,但这仍是一届不事雕琢、预算紧缩的奥运会。

“开幕式十分壮观,用图像和动感刻画了巴西的历史,我不知道我的孩子们是否还有机会在我们自己的国家见证这样一场盛会,所以我感到很幸运,”24 岁的露易斯•古斯塔夫•希尔瓦•德希拉(Luís Gustavo da Silva Teixeira)说道。她是一家汽车工厂的工人,在里约的一家咖啡馆里观看了奥运会的开幕式。

开幕仪式的组织者甚至选择了一个葡萄牙语词“gambiarra”用来形容他们在里约日渐萎靡的奥运梦想中献上这样一场盛会的努力。这个葡萄牙语词读作“嘎比阿哈”,要想准确翻译这个词也有难度,所以他们提供了几种译文的选择——应急控制、快速修复和百战天龙(MacGyver,美国电视剧-译注)。

里约奥运开幕式是一场欢庆巴西种族多样性和文化成就的盛会。图片版权:Chang W. Lee/《纽约时报》

奥运圣火点燃的过程也充满了不可预测性。足坛传奇球王贝利一直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点燃圣火的人选,直到最终利马(Vanderlei Cordeiro de Lima)点燃了奥运主火炬。2004 年雅典奥运会上,在马拉松比赛中一路领先的利马曾被一名观众攻击。

来自世界另一端的丑闻也让这届奥运会黯然失色:俄罗斯代表团中近三分之一的运动员在国家兴奋剂计划披露之后被禁赛。超过 100 名俄罗斯运动员都没有获得国际奥组委的参赛许可。

奥运开幕式盛赞里约带头重植城市森林的成就,以及巴西社会兼容并包的性格——虽然这种包容性略显脆弱。它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秩序与进步。巴西国旗上乐天地印着这一字样,但秩序和进步却只可能来自于此地持续的创造性混乱。

在提到开幕式彰显巴西是一个具有种族多样性的国家、并且呼吁大家采取行动对抗全球变暖时,电影《上帝之城》的导演、同时也是开幕式策划导演之一的费尔南多·梅里尔斯十分骄傲地说,这一盛事一定会激怒许多来自国内外的保守派。电影《上帝之城》讲述了里约贫民窟的故事,这个“匪帮城市”中遍布着非法定居的住户。

巴西政坛当然希望奥运会能够成为巴西和里约命数的一个转折点,巴西在 1990 年代初就开始申请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的里约还面临着各种危机,迁新都巴西利亚让整个国家经历了长久深远的低迷,在 1960 年代甚至改变了其联邦官僚体制。

但国际奥委会屡次挫败了里约的雄心壮志。直到 2009 年,巴西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商品经济的繁荣刺激了巴西的经济,而里约也终于如愿以偿。科帕卡巴纳海滩上的人群一片沸腾。

与 2008 年的北京奥运会和 2014 年的索契冬奥会等其他奥运会不同,这是一场预算十分有限的开幕式。图片版权:Doug Mills/《纽约时报》

“我从未如此为巴西感到骄傲,现在我们要让世界知道,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时任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里约申奥成功时如是说道。

但在那天的欢庆之后发生了太多改变。巴西的经济陷入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里约暴力犯罪又有抬头之势。重大的贪污丑闻让巴西政坛也愁云密布。

里约的奥运筹备伴随着一系列的失败,其中包括海边自行车专用道垮塌造成两人死亡。前总统达席尔瓦,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卢拉甚至都没有参加奥运开幕式,他正在准备接受审讯,被控阻止对国家石油公司重大行贿案的调查。

达席尔瓦的女门徒也是他的接替者,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也被停职并面临弹劾审判,因此她也未能出席本届奥运会的开幕仪式。最终是在巴西五月的权力之争中“脱颖而出”的临时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出席了开幕式。

“我们巴西人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是世界上种族融合最充分的国家,”特梅尔在周五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但他并没有提到为何他任命的内阁成员中没有非裔或女性,这也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特梅尔在马拉卡纳球场发表简短讲话并宣布奥运会开幕时,观众爆发出一片嘘声。

奥运开幕式并没有过于深入地讨论国家政治,而是探索了巴西复杂的历史,包括原住民的定居、葡萄牙人的殖民,以及苦难深重的奴隶贸易。

据 2010 年的一份普查显示,51% 的巴西人拒绝承认自己是黑人或是混血。要考证巴西黑奴贩卖的规模也十分艰难。据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数据库显示,巴西在大西洋贸易中接收了 490 万的黑人奴隶,北美大陆则接收了 38.9 万。

里约这座城市并没有关于奴隶的大型博物馆,即便接收了超过 180 万的非洲黑奴,它却还在努力探讨奴隶贸易如何影响了巴西的经济发展。里约这一个城市接收的黑奴占到了西半球接收奴隶总数的约 21.5%。

在一次访谈中,巴西说唱女歌手卡罗尔·康佳(Karol Conka)称,她的表演是针对总统特梅尔和极保守派国会议员贾尔·波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人们普遍不欢迎临时总统特梅尔,政治影响力不断提升的波索纳罗在谈及海地移民时充满了厌恶,并且为严刑逼供毒贩进行辩护。

“他们应该理解什么是同情心,目前的巴西政局真的并不让人乐观。黑奴不复存在,但黑色人种在我们的社会中仍然受到歧视和社交媒体的攻击。挽救下一代的唯一方法就是教育,”29 岁的康佳说道,她来自巴西南部城市库里提巴。

一些观察员表达了对奢侈开幕式的不满,这可能也显示了在巴西难以驾驭的民主制度中,言论自由依然强大。

巴西国旗上的格言“Ordem e Progresso”——秩序与进步,也是这个国家对里约奥运会的期望。图片版权:Chang W. Lee/《纽约时报》

心理医师、女权主义评论者莱提西亚·巴娅质疑了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辰(Gisele Bündchen)的“闪亮登场”,邦辰在《来自伊帕内玛德女孩》的钢琴伴奏中款款走来。

“吹嘘种族融合国家和种族通婚骄傲的意义何在,为何选择一个身材曼妙、金发碧眼的白种超模来代表巴西女性?”巴娅说道。

各类震撼的音乐表演装点了这一盛会,其中就有来自圣保罗贫困边城、年仅 12 岁的新一代说唱歌手索菲亚(MC Soffia)。她与卡塔诺·维罗索(Caetano Veloso) 和吉尔伯托·吉尔·阿尼塔(Gilberto Gil. Anitta)等巴西音乐大腕共同起舞,吉尔伯托的表演融合了桑巴、Funk 以及世界流行音乐的元素,向碧昂斯(Beyoncé)等歌手致敬。

一个更惊险的时刻就是,具有里约贝特波拉斯(Bate-Bolas)狂欢传统的舞者与有着东北伯南部哥州狂欢传统的马拉卡图舞者们起了冲突。

在意识形态的表达上,演员费尔南多·蒙特格罗(Fernando Montenegro)与朱迪·丹驰(Judi Dench)朗诵了 1945 年卡洛斯·德鲁蒙德·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的诗歌《花与恶心》。诗中怨声载道:“这仍是一个充斥着粪便、歪诗、幻觉和等待的时代。”

尽管如此,诗人还是在沥青中钻出的一朵小花里找到了希望。

根据这一想法,开幕式发出号召,让人们行动起来抗击全球变暖,提出造林固碳计划。令人不解的是,开幕式上并未提及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而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油气隐患之一。

巴西发现的巨大油田刺激了巴西的经济,让巴西在获得奥运会举办权时有能力展现国家影响力。目前,在巴西总统利用能源产业巨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赞助政治选举之后,目前国家石油公司这一全球主要温室气体排放者深陷丑闻。

周六奥运会热烈开赛。运动员们是否会成为聚光灯下绝对的焦点?大家是否会对主办国家怨声载道?全世界驻目以待。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题图来自 ny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