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塑造了《马男波杰克》里那个很不快乐的人?_娱乐_好奇心日报

Stephen Rodrick2016-08-08 07:06:15

幕后创作者聊了聊自己的人生,这是创作《马男波杰克》的灵感来源。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去年冬天,电视制作人、迪士尼公司前总裁迈克·艾斯纳(Michael Eisner)在阿斯本享用晚餐时,发现自己坐在与纽约市长迈克·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交往了很久的一个女友 Diana Taylor 旁边。当时的布隆伯格正试图作为第三方参选美国总统。艾斯纳是一个从不羞于表达自己观点的人,而布隆伯格当时正在挣扎在自己不再担任纽约市市长——这个美国最重要的城市—— 的事实之中,于是他向泰勒(Taylor)分享了两个自己认为能够帮到布隆伯格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将美国总统职位“传”给了威廉·霍华德·塔夫特(William Howard Taft),但由于塔夫特在任期间表现欠佳,罗斯福又在 1912 年再次参加竞选,但以一场并不体面的落选收场。“他从世界上几乎最重要的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傻瓜,”艾斯纳向泰勒说道。罗斯福败北之后不久,就在亚马逊地区开始了他的沿河旅行,完成了自我救赎。艾斯纳用罗斯福的故事与他自己的事业联系在一起:“40 年来,我一直是公司里最重要的人,但突然间我意识到,我的电话可能永远都不会响了。”

这个故事就引向了当晚的第二个寓言,这个故事的主角没有美国第 26 任总统那么有名:一个艾斯纳的制作公司 Tornante 出品的动画片《马男波杰克》中的主人公,它被卖给 Neflix 了。这部名为《马男波杰克》(BoJack Horseman)的动画片讲述的是住在洛杉矶的“马男”的故事,他因自己主演情景喜剧的完结而面临着生存困境、事业危机和药物滥用等一系列问题。

艾斯纳告诉泰勒说,“波杰克想让你知道他仍然是个重要的人物,但在内心深处,他明白他已经不是那个最重要的人了,这个事实就足以要了他的命。”他尝试着写自己的回忆录,但却不知从何开始。狗仔队的骚扰撩动着他敏感的神经。他忍受着一匹非常有毁灭性的母马妈妈,还有一个受过哈佛教育的、爱拽人名的前作家的搭档可爱胡 (Cuddlywhiskers)。他背叛了每个想要去关爱他的人。

那么给布隆伯格的启示是什么呢?艾斯纳说:“你一定要确定自己不会因此而感到尴尬,但是你也不能因此就一蹶不振。”

在电视达到“峰值”的这个时代,从英国的烘培节目到马克·马龙(Marc Maron)的情景喜剧,观众能够观看数以千计的电视节目,现在的喜剧主角想要在文化上形成像辛普森 (Homer Simpson)和阿奇·邦克(Archie Bunker)那样的影响力,是十分困难的。不过对于他的死忠粉来说,马男波杰克作为“当代不快乐”之代表,已经达到了这种地位。在他 50 岁出头的年纪,波杰克过着狂野富足而又空虚的生活。即便深知任自己挥霍的时间所剩无多,上了年纪的波杰克仍然以跟他年龄不相符的酗酒和沉溺女色的方式来否认现实。他用贪婪的野心填满了内心的空洞,却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失望。尽管他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没什么能满足他,满足对他来说也一文不值。如果波杰克参加十二步项目(译者注:十二步项目是一个通过一套规定指导原则的行为课程来挽回或治疗上瘾、强迫症和其他行为习惯问题的项目。 )那么他在第一步——承认生活已经无法控制,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就会卡住。

“波杰克”的有趣也有助于它的成功。按伟大暗黑喜剧前辈如《拉里·桑德斯秀》(The Larry Sanders Show)和“路易”的传统,“波杰克”也(对喜剧的身份)“恩将仇报”。艾斯纳拒绝承认《马男波杰克》只是一部好莱坞的讽刺喜剧(“没人看那些东西”),这部剧聚焦的是一个男演员的辛勤工作,金钱、敞篷跑车和性感影迷——这些成功的外部标志也无法恢复他当年的地位。

从表面上看,这部剧中充满了“喜剧 101”(Sitcom 101)中的角色。其中一位是千禧一代的“废柴”陶德(Todd),他五年前搬进了波杰克建在山上的“庞然怪屋”,整日游手好闲,除了吃早餐麦片就是抽大麻。还有卡罗琳公主(Princess Carolyn),她是波杰克的前任/经纪人/性伴侣,波杰克在感情和事业上都让她失望透顶,他拒绝了卡罗琳给自己介绍的所有项目。剧中甚至还有一个天生亦敌亦友的花生酱先生(Mr.Peanutbutter)。他是一只黄色的拉布拉多犬,曾参演美剧《花生酱先生一家》(Mr.Peanutbutter's House),该剧剽窃了波杰克的动漫长剧《胡闹的小马》(Horsin’ Around),由他与三个可爱的孤儿共同主演。但相比来说,波杰克里各个角色的人物性格比介绍中形容的更加深刻、更加复杂。陶德的配音演员艾伦·保罗(Aaron Paul)说,他可能是“电视上第一个无性别的人物”,他对波杰克的忠诚最终总是被回以令人心碎的冷漠。卡罗琳公主冰雪聪明,但她生孩子的窗口期马上就要过去了——她经常对此追悔莫及,并会定期责怪波杰克。我们越看花生酱先生就会越明白,尽管剽窃了波杰克的剧本,但他却是全剧最简单、也最正派的角色。他们都曾一度迷恋波杰克,最终又都被他赶走。

尽管愤世嫉俗又阴暗无边,但波杰克仍然赢得了我们的同情,当我们看他与扭曲童年的阴影作斗争的时候尤其如此。他是一匹耕马和一匹喜怒无常的母马的后代,母亲没能继承多少财产,波杰克受过的教育几乎全部来自电视。即使是在他母亲教育他人生无谓、跟路边的一堆苹果没什么两样的时候,波杰克仍然没日没夜地看电视。像桑德斯一样,波杰克只是希望得到人们的爱而已。在第一季的倒数第二集里,波杰克在面对为他写回忆录的枪手时苦苦哀求道:“我需要你告诉我,我是个好人……求你了,戴安(Diane),告诉我,我是个好人。”她刚要回答,就被一个起哄的人打断,屏幕渐暗。

人们很可能会觉得波杰克是一个 40 多岁的电视编剧的辛勤工作成果。不过这个创意最初的来源,是这部剧的创作者拉斐尔·鲍勃·瓦克斯伯格(Rapheal Bob-Waksberg)年轻时的焦虑。鲍勃·瓦克斯伯格和他的两个妹妹在加州的帕洛阿尔托长大,他称父母是“两个职业犹太人”。他的父亲曾帮助俄罗斯的犹太人从苏联移民至国外;他的母亲和祖母曾经营过一家犹太书店。他坚称自己的父母与帕洛阿尔托典型的强硬的家长恰恰相反——一些人认为,最近几年震惊鲍勃·瓦克斯伯格曾就读的中学的一连串自杀事件似乎就与父母的过于严厉有关——但他也挣扎过。

他一次次地因为引起混乱被驱逐出课堂。当校长禁止他戴着心爱的自行车帽出现在学校里时,他以在校园里剃掉半边头发的方式进行了报复(剩下的半边之前已经剃掉了,看起来是一种十分怪异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精神病的模样。)他多次因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而错过了野外旅行,又常常跟一帮“臭味相投的怪咖”在走廊里疯似的高声吼叫。

他年少年时期的那种魅力也有负面效应。鲍勃·瓦克斯伯格开玩笑经常很出格,这让他的妹妹贝琪(Becky)和朋友们会沮丧得哭起来。鲍勃说:“我的高中同学里面一定会有人说我是个霸凌。我会找茬儿取笑他们,这些在我眼里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但他们回到家就可能会觉得,为什么他对我那么刻薄?”鲍勃今年 31 岁,但仍然拥有一种强烈的、精灵般的少年的精力。

他的学业困难重重,但有时又有机会出演学校剧团演出的主角,这让他有机会和一个叫丽萨·哈娜沃尔特(Lisa Hanawalt)的姑娘交往,目前这个姑娘是《马男波杰克》的艺术指导和制片人。哈娜回忆说:“我们会把身边熟人的经典段子用在里面。我们也会用这些段子来调侃他们。比如说:‘噢,要是我们有个海盗朋友,但他肩膀上站着一只鸡而不是鹦鹉,会是什么样子?’”

这两人因上大学而分开,哈娜沃尔特首先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鲍勃-瓦克斯伯格之后也去了巴德学院(Bard),但两人仍然保持着联系,通过电子邮件讨论动画工作。十年之间,哈娜沃尔特成为了一名备受欢迎的插画家和漫画师,而鲍勃-瓦克斯伯格也在好莱坞编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的一本关于三个说谎者的剧本最后改编成了一个三胞胎的故事,并得到了试播。2010 年,鲍勃-瓦克斯伯格最终有了他真正想追求的事情,于是便联系了哈娜沃尔特。

“嘿,你有马男的单独画像吗?我想出来一个感兴趣的剧集——“波杰克,一只会说话的抑郁马”,你觉得怎么样?

哈娜沃尔特一开始觉得《马男波杰克》这个剧听起来过于悲伤和愤世嫉俗,但她还是挺喜欢马男这个元素的。迷恋马匹的哈娜沃尔特有时候甚至会用四肢爬行,她的同学叫她“马粪”、或“马小姐”。在从 UCLA 毕业之后,哈娜沃尔特创作了一本名为《Extra Egg Room》的漫画书,讲述了一匹惶惶不可终日的公马的故事。在另一部漫画里,哈娜沃尔特构造了一个母驼鹿的形象,这头母驼鹿是一名艺术家,和自己的男朋友(猫)生活在一起。哈娜沃尔特不用电脑作画,她创作《马男波杰克》主人公时也使用的是水彩画,她建议鲍勃-瓦克斯伯格让剧集更加以动物为中心,并让剧中卡罗琳公主的牛顿摆上绑上了老鼠,而不是圆球。在创作时,马男波杰克的形象几乎一下就在哈娜沃尔特的脑海中生成了——一个悲伤的马头男,穿着自己中意但又过于老气的 Cosby 毛衣,而戴安(Diane)则是书呆子气的詹尼安·吉劳法罗(Janeane Garofalo)。哈娜沃尔特和她的同事也为这部剧的产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卡罗琳公主的书柜里有名为《Purrity》和《Purrsepolis》的书籍,而花生酱先生的房子里也放置了消防栓以及无数狗臀和网球的画像。

但波杰克仍然生活在一个残忍的世界之中,在第一集的前五分钟,醉醺醺的波杰克出现在《Charlie Rose》的专访之中,为自己参演的电视剧《胡闹的小马》辩护。“我认为这个电视剧很好地体现了它的内涵,”波杰克说道,“它肯定比不上易卜生的大作,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人生不过是漫长的、对着尿道的猛踢一脚。有时候你被猛踢一脚、度过漫长的一天后回家的时候,你只是想看一群善良可爱的人们相亲相爱、无论发生什么、30 分钟结束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剧”。

当我在一月份第一次前往《马男波杰克》的制作室时,鲍勃-瓦克斯伯格正在透过玻璃与剧集的大明星威尔·阿奈特(Will Arnett)交流。《马男波杰克》招募了一大批电视剧中熟悉的声音,如保罗、爱丽森·布里(Alison Brie)、艾米·塞德丽斯(Amy Sedaris),以及友情嘉宾莉莎·库卓(Lisa Kudrow)、帕顿·奥斯瓦尔特(Patton Oswalt)。鲍勃-瓦克斯伯格和阿奈特与波杰克坏脾气的世界观在很大程度上有重叠的地方。那天,像往常一样,鲍勃-瓦克斯伯格在抱怨 iTunes 的更新一代不如一代:“就像希波克拉底誓词说的那样:首先,不要造成伤害!”。然后他又表达了对埃隆·马斯克、以及被夸大的特斯拉电动汽车的批评。“它把真正创新智能的环保技术用在了招摇炫耀上面,”鲍勃-瓦克斯伯格说道,阿奈特同时也高声笑谈,表示同意。

鲍勃-瓦克斯伯格管理着将近 100 多号人,但他只开着一辆银色的普锐斯,这辆车还是艾斯纳在确定他不会扔掉原先那辆破旧道奇之后送给他的。鲍勃-瓦克斯伯格身形瘦弱,尽管他的讽刺幽默仍在 Hallmark-card 的广告上出现,他却经常发出凌冽的眼神,仿佛总能提前对局势做出预判。他和阿奈特最终开始读一段台词,在这段戏中,波杰克认为,凭借自己在传记影片中对传奇赛马“一代骄马(Secretariat)”一角的还原,他可以获得奥斯卡提名。在被告知获得提名之后,波杰克本应该十分狂喜,但他只是喃喃自语:“没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阿奈特模仿波杰克那种体现“我是这里最重要的人物”的男中音读了几次台词,然后鲍勃-瓦克斯伯格打断了他。

“要带着有点失望、也有点奇怪的意思来说这句”。

阿奈特增加了一个停顿,以及带着不解的痛苦。

“没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继续过下一行台词,鲍勃-瓦克斯伯格让阿奈特加入一些能量:“又来了,老天啊,我还是老样子,永远也不会开心。这就是典型的我啊。”

阿奈特做点头状。

“又来了......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些事情会让我开心呢?”

鲍勃-瓦克斯伯格抬起头说:“好极了!”

在录完音之后,阿奈特告诉我,他觉得波杰克就是一个混蛋,“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有缺陷的角色”。

波杰克又做了一件坏事——带老友的女儿 Penny 参加舞会。图片版权:Netflix

突然,一名热情的助手破门而入,问阿奈特是否订好了午餐。

“这就是典型的好莱坞方式,”阿奈特说道,“我们还在谈正事,突然就会有人闯进来问我们吃什么午餐。”我们先是谈了会儿马男波杰克,然后阿奈特开始聊起好莱坞的破坏性本质。“这里是淘金的好地方,有着无限可能。人们来这里都想成为大明星,走向人生巅峰,不管巅峰意味着什么。但当这一切无法实现时,事情就经常会变糟。”

“波杰克”的核心主旨是快乐的短暂性,这也是鲍勃-瓦克斯伯格自身情感的根基。数年前,鲍勃-瓦克斯伯格在布鲁克林与老友亚当·康纳弗(Adam Conover,他现在是丽莎· 哈娜沃尔特的伴侣)居住在一起。有一次,康纳弗问他约会进行得怎么样,鲍勃-瓦克斯伯格以波杰克式的阴沉语气回答道:“我不可能和她一起生儿育女。”

康纳弗自己的喜剧现在也在 TruTV 上播放,他告诉我说,“我喜欢拉斐尔,但我也很开心成为花生酱先生那样的人,因为拥有波杰克那样的心态,意味着你要不断地处理一些很沉重的事情。”

对人类存在意义的探索,一直以来都是鲍勃-瓦克斯伯格喜剧的主题。在巴德学院时,鲍勃-瓦克斯伯格与康纳弗曾加入了一个使用古英语的荒诞派喜剧团,经常扮演一个毫无头绪、但又自以为是的千禧一代。这个剧团很是成功,但也很残酷,经常会剔除不能发挥作用的成员,并让一名成员去传达这个消息。“最大的不幸就是你的想法被人称作陈腔滥调,”鲍勃-瓦克斯伯格说道。

毕业之后,这个古英语社团迁到了纽约,试图进一步得到发展。在解散之前,他们的确产出了一些不错的作品——例如根据超现实主义室内游戏改编而来的电影《美艳僵尸项目》(The Exquisite Corpse Project)。每位成员一次写 15 页的剧本,但下一位成员只能看上一位成员所写的最后 5 页。最终的结果充满了大量口吻变动和角色反转、以及各种评论片段。鲍勃-瓦克斯伯格所写的章节,主要说的是他在搬到洛杉矶几天后,在圣莫尼卡发表了的一次演讲。当时他打着领结,谈了谈自己在这个项目问世之前的一些想法:

“下面这个问题涉及到一切事物,那就是当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后,这个东西就不是你想要的了,它只是你拥有的一个东西,然后你就想要下一件东西。所以我在想,我可能永远也不会被满足...我将会找到我梦想的女孩、和她结婚生子,但一周之后,我可能会觉得:这真(脏话)”。

然后一个带着足球的起哄者闯了进来,毁了这场戏。

冬季的大部分时间里,拉斐尔·鲍勃-瓦克斯伯格、丽莎·哈娜沃尔特和《马男波杰克》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在完善动画第三季的细节部分,准备将故事板拿到韩国制作成动画。在其中一集中,波杰克沉默地游荡在一个水下城市,因为他没弄清楚如何透过这个潜水衣说话。他错过了自己主演的电影《一代骄马》(Secretariat)的首映式,却帮助接生了一群海马。工作人员讨论着有关怀孕的雄海马肚子的大小问题,以及每一集的长度——鲍勃-瓦克斯伯格希望喜欢每一集都能维持 25 分 30 秒的时长——以及波杰克给他曾背叛的导演所写的道歉信上应该用什么颜色的墨水。休息的时候,我建议大家一起看一下第二季中“逃出洛杉矶”(Escape From L.A)那一集。这一集的内容让我深受触动,但对我来说又过于悲伤,以到于在此之前我一直没有勇气再看一次。在这集里面,波杰克为了摆脱拍摄《一代骄马》带来的压力,前往新墨西哥,探望他 30 年前结识的母驼鹿夏洛特(Charlotte)。他相信,要是他们以前在一起了,他现在的生活会变得更好。然而到了新墨西哥后,他发现夏洛特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两个孩子,她的女儿 Penny 还是一个美丽迷人的女孩。

图片来自 deadshirt.net

这一集以夏洛特的幸福家庭场景为开始。当波杰克到达时,他只好谎称自己千里迢迢来这里是为了参加圣达菲游艇展,为了让这个谎言具有可信度,他还买了一艘游艇,并将它停在了夏洛特家的车道上。这时,鲍勃-瓦克斯伯格让助理按下了播放暂停键。

他回忆道:“我们都知道到这里后,事情开始往坏的方向发展,但我们最初的想法是他会和夏洛特发生关系。然后编剧中有人建议改为波杰克试图和 Penny 发生关系。自从这个建议被提出来后,之前波杰克与夏洛特发生关系的想法马上显得十分无聊和意料之中。有了这个更好的想法,是不可能再采用之前的剧情的了。”我问他有没有咨询过外界人的想法,对于一名抑郁的中年大叔试图与一个高中生发生关系,这种情节是否太过分。他想了一秒钟后回答道:“有一位朋友把她的毛衣落在了这里,然后她的助手过来取回毛衣的时候,我们问她这种情节是否太过分,她说‘不会,如果是我也会这么拍’。 然后我们就这么决定了。”

随着情节的展开,波杰克教 Penny 学开车。他曾想过留下来,在当地的大学教授表演,但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他再没有提起过。(不了了之的副线情节——这可以算是鲍勃-瓦克斯伯格作品的特色。)波杰克大方地提出开车送 Penny 和她的朋友去参加舞会。他教导她们不需要跟勉强自己获得他人认同,但后来他让其中一个女孩喝醉并酒精中毒后,将她放在急诊室后就扬长而去。尽管如此,Penny 还是度过了一个奇妙的夜晚,并对波杰克采取了主动。

她说:“如果你想做的话,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房间有避孕套,我知道怎样用嘴套上它。”

当我们继续观看的时候,鲍勃-瓦克斯伯格说:“Last stop for gas,这是这一集的最后一个笑话。”

波杰克拒绝了 Penny,并在屋子后面找到夏洛特。他试图说服她为自己放弃她的家庭。夏洛特要求波杰克离开,不是因为她生气了,而是因为他让她太伤心了。鲍勃-瓦克斯伯格说:“你以为她让波杰克离开是因为他搞乱了自己的生活,但接着她说的却是另一个存在主义的层面,这对波杰克来说是一种更严厉的批评。”

波杰克回到他的船上,发现 Penny 在等着他。画面中,当夏洛特走进房间时,发现 Penny 在解开波杰克的领带。

“如果你 30 分钟内还不离开我家车道,我就马上报警。如果你敢再联系我或我的家人,我(脏话)一定杀了你。” 夏洛特眼前的这个画面正是现代父母的恶梦。镜头一转,波杰克和他的船正被拖回到洛杉矶。

鲍勃-瓦克斯伯格说:“关于这段情节的剧本,以及之后的动画制作和剪辑方面,我们都有特别细致的要求,本来 Penny 的上衣是脱了下来的,然后我们又觉得好像不对,这样可能尺度有点大了。我们得再收一点点。”

我问他们,虽然这一集里充满了苦恼和痛苦,但波杰克始终没有流露出对自己行为的严肃反省,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那种“上帝呀,我做了什么?” 的经典场面。

鲍勃-瓦克斯伯格解释道:“他的​​整个生活就是一场精神崩溃的过程。”

图片版权:Emily Shur / 《纽约时报》

有人打开了灯,我们又走进了工作室,里面有数十名工作人员在工作着。鲍勃-瓦克斯伯格摇了摇头说:“我需要多晒一些阳光。”

《马男波杰克》刚刚续约第四季,鲍勃-瓦克斯伯格在忙着构思波杰克的未来。某天下午,他抽出了一个小时,我们在格里菲斯公园(Griffith Park)里的观望台碰面,一起吃午饭。在第一季《马男波杰克》里,这里曾是波杰克和他最好的朋友一同构筑远大梦想的地方。后来波杰克背叛了这位好朋友。当我们吃着花生酱和果冻三明治时,我问鲍勃-瓦克斯伯格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那个情节的背景。他说:“这是融合都市与自然,正如洛杉矶这座城市。你往下看,可以看到整座城市,你试图逃离,但却无法成功。”

当我提到他对《美艳僵尸项目》的一段有关难以捉摸的追求幸福的理念的评论时,他做了个鬼脸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前卫的项目,我现在还在不断思考这个项目,我知道自己还未到达顶峰,还有上升的空间。”

几年前,有人在 Craigslist 网站上发布了一则被疯传的寻人启示。一名年轻男子在坐地铁时看到一名戴着眼镜的美丽女人。他们的目光相遇,但他们没有说什么,两个人都错过自己该下车的站点。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几个月来,我们坐在地铁上,一言不发。我们吃着孩子们为篮球队筹集资金兜售的 Skittles 糖。 我们一定听了近一百万支流浪乐队的演奏,我们的脸前前后后被 10 万名的街舞舞者险些踢到。我把钱递给乞丐,最后我的 1 美元钞票都用光了。地铁开到地面上时,我会收到短信和语音留言(“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吗?”),直到我的手机没电。”

六十年过去了。他们互相投来别有意味的目光,但这个男人什么也没说出口。最后,已经变成老太太的女人下车了,而这位上了年纪的男人则继续留在了车上,未曾将他的爱用语言表达出来。

“我意识到很可能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而我又想,你可以认识一个人 60 年,但依然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人,这真是太奇妙了。我继续留在车上,直到车子停在了联合广场站,这时我下了车,转乘了地铁 L 线。”

鲍勃-瓦克斯伯格从来没有因为这篇帖子获得过什么好评,然而人们最终还是通过一个匿名的提示从这张帖子追踪到了他。 在我们在观望台午餐时他说:“只是把艺术拿出来,放在那里,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我觉得这样做很好。” 他停下来与一名荷兰游客握手,这名游客听到我们在讨论《马男波杰克》时走了过来,对我们表示祝贺。他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然后就此消失。事情不必永远持续下去。”

我们收好东西,投入回收箱里。鲍勃-瓦克斯伯格转向我,特意说明:他交了一个女朋友。

“一切进展都很顺利。”

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

“起码我觉得是这样。”

几个月后,他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我可以更新一下吗?我和我女朋友的进展得十分顺利。”

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 黄超 李秋群

题图来自 cnbc.comew.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