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类生产商坚持使用抗生素,这事引发了担忧和争议_商业_好奇心日报

Stephanie Strom2016-08-09 07:15:34

Sanderson Farms 最近发起了宣传活动,为继续使用抗生素做辩护。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过去的几年中,随着公共卫生官员以及监管机构对耐抗生素细菌的担忧不断增加,养禽业大幅减少了抗生素的使用。

但一家主要禽产品加工商却立场坚定地维护抗生素的使用,并让消费者了解事实。

作为美国第三大禽类生产商,Sanderson Farms 最近发起了宣传活动,为继续使用抗生素做辩护。Sanderson 称,同行弃用抗生素的行为是“营销噱头”,为了抬高价格。

“目前人们对禽类产品的商标存在着许多疑惑,”Sanderson 的首席财务官麦克·科克雷尔(Mike Cockrell)说道,“我们已经做出决定,不会为了营销而牺牲我们的环境、动物福利目标和食品安全目标。”

这些广告中有两个穿着格子衬衫、带着棒球帽的蓝领工人,这两个分别叫做鲍勃(Bob)和戴尔(Dale)的人在讨论鸡肉上的标签。

“这些标签上写着‘饲养中不含抗生素’,”戴尔在其中一个广告上说道,“这只是骗你掏更多钱的把戏罢了。”

Sanderson Farms 新推出广告的一幕,这次广告活动有可能加剧农产品中使用抗生素的巨大争议。

Sanderson 的广告宣传将出现在该公司产品的销售区域,并通过各种电子平台进行推广。农产品中抗生素的使用本来就是个争议巨大的话题,这些广告活动可能会加剧这一争议。有些消费者、利益团体、公司(如麦当劳Chick-fil-A)已经表态,只会购买饲养过程中不含人用抗生素的鸡肉。

大公司买家的承诺和声明,已经让美国五大禽类生产商中的四家开始减少对抗生素的依赖。Perdue 的改变幅度最大:其饲养的禽群有大约一半都不会使用任何抗生素。Tyson 是美国最大的鸡肉生产商,同时也是麦当劳的供应商,它已经承诺在 2017 年 9 月之前,在鸡类养殖中大规模弃用人用抗生素。

美国第二大禽类加工商 Pilgrim’s Pride 以及 Foster Farms 也在采取行动、减少使用抗生素。

但 Sanderson 拒绝加入这一行列。“目前并没有可信的科学证据能够让我们相信对禽类使用人用抗生素会造成人类的抗生素耐药性,”Sanderson 的总裁以及首席运营官兰普金·巴茨(Lampkin Butts)指出。

巴茨认为,在养殖中不使用抗生素会增高禽类死亡率,并让养殖场建更多的禽棚,以为禽类提供更多空间。

“我们研究了一下,这样会需要更多的玉米、水、豆奶、房屋、电力,”巴茨说道,“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在今年的采访中,Perdue 指出,在经营中彻底弃用抗生素转变并没有增加其成本、也没有增加禽类的死亡率,而且 Perdue 仍然会对病禽进行治疗。

美国疾病防控中心多次表达了对畜牧业中抗生素使用的担忧,认为这一行为增加了耐抗生素细菌的出现。该中心在 2013 年的报告中指出,在 18 种耐抗生素细菌中,有两种都与动物使用抗生素有关。

“我们担心的是肉类和禽类上的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从而引发疾病,”罗伯特·陶克思(Robert Tauxe)博士说道,他是该中心食物、水生、环境疾病部门的主任。

陶克思博士指出,对动物使用抗生素会对公共健康产生不利影响,这在全球各地的科研结果都已经得到证明。

“有文献清楚地表明:在一些疫情中,被施用抗生素的牲畜携带了耐抗生素的致病菌,使人类染上重病,”陶克思博士说道。

虽然目前监管机构尚未禁止畜牧业中使用抗生素,但他们已经采取了相关行动来减少抗生素的使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 2005 年撤回了对养禽业使用恩诺沙星(一种抗生素)的准许。今年,FDA 开始要求肉畜养殖者必须从兽医那里获得抗生素使用处方。

所有 Sanderson 养殖的鸡都会施用一种叫做庆大霉素的抗生素,这种抗生素可以残留在鸡蛋之中。Sanderson 的企业兽医菲尔·斯德尔(Phil Stayer)称,该公司也会使用土霉素,但“很少使用”。

“我们会审慎选用抗生素,为的是让我们的禽类保持健康、预防疾病,而不是让它们生长得更快,”巴茨说道。

该公司的新广告旨在说明,在联邦法律的管理下,用于人类消费的鸡肉、或肉类不会存有抗生素的痕迹。

“牲畜在被施用抗生素之后,必须要等待足够的时间将体内的抗生素排除,然后才能被屠宰,”陶克思博士说道,“但我们仍担心肉类或禽类上的细菌对牲畜所施用的抗生素产生耐性。”

在养禽业中,Sanderson 以运营的标准化著称,这一特点使其在众多禽类生产商中成本达到最低。随着鸡肉价格的下降,与其他禽类生产商一样,Sanderson 的收益也出现了下滑。

但巴茨指出,尽管 Sanderson 增加了广告投入,但无抗生素鸡肉的流行并没有影响 Sanderson 的财务状况。在其财年的前六个月中,Sanderson 在营销、广告上投入了 830 万美元,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 390 万美元。

巴茨称,Sanderson 在今年已经进行了焦点讨论小组等调研,发现消费者对包装上的各种“无抗生素”标签存有疑惑。

“当消费者听到抗生素耐药性时,当然不会有人喜欢它,但他们实际上也没有真正地了解这个问题,”巴茨指出。

在 Sanderson 给焦点讨论小组的参与者解释了为什么使用人用抗生素之后,巴茨说,“大部分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巴茨认为,很明显已经有 20% 的消费者下定决心不买被施用了抗生素的禽畜肉制品,也有大约相同比例的人会根据价格做出选择。

“剩下的则是可以动摇的中间人群,”巴茨说道,“他们愿意倾听事实、原因,他们也正是我们广告针对的目标人群。”

翻译 熊猫译社 黄超

题图来自 www.motherjones.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