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公馆的新主人,是个做小吃生意的年轻富豪_商业_好奇心日报

Brooks Barnes2016-08-12 07:25:30

梅特珀罗斯的企业档案显示,他善于通过制定营销计划“将各个品牌与当代受众联系在一起,使其在市场乃至流行文化领域重获生机”。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洛杉矶电 - 上月,当食品公司 Hostess Brands 32 岁的老板为花花公子公馆(Playboy Mansion)甩出 1 亿美金时,人们立即感受到了这件事的滑稽之处:休·赫夫纳(Hugh Hefner)的欢乐之都竟然卖给了做 Twinkies 和 Ho Hos 蛋糕小吃的公司。

作为靠 Chef Boyardee 肉丸、蓝带啤酒(Pabst Blue Ribbon)和 Bumble Bee 金枪鱼等产品积累起来的财富的继承人,J·达朗·梅特珀罗斯(J. Daren Metropoulos)显然是一个非常适合花花公子的买家。只要在网络上简单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梅特珀罗斯比赫夫纳更加热衷于疯狂派对。在一张照片上,这位青年富豪戴着太阳镜和卡车帽、拿着一罐蓝带啤酒坐在一架私人飞机上。在另一张照片上,他正在花花公子公馆同史努比·道格(Snoop Dogg)和几个玩伴女郎(Playmate)狂欢。

2012 年,达朗·梅特珀罗斯(中左)、史努比·道格(中)、埃文·梅特珀罗斯(前)和玩伴女郎们在洛杉矶花花公子公馆。图片版权:Todd Oren/WireImage

过去的一桩绯闻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2002 年的玩伴女郎在 2009 年的一次诉讼中称,梅特珀罗斯曾对她进行侵犯——此外,达朗还和他哥哥之间的关系也很亲密,总是带着他玩。埃文·梅特珀罗斯(Evan Metropoulos)曾对《纽约时报》一位夜生活栏目的记者表示,当达朗在附近出没时,“你所认识的任何一个胖子都不会像我这样身边围着一堆女孩,除了帕瓦罗蒂(Pavarotti)。”

典型的上流社会。

不过,一些事情似乎对不上号。首先,洛杉矶的老炮儿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位所谓的风云人物。当我给派对组织者、狗仔队、邻居(2009 年以后,达朗·梅特珀罗斯一直住在霍姆比山花花公子公馆旁边)以及那些以结识城里有钱人为职业的好莱坞代理人打电话时,他们往往会做出同一个反应:“哪个达朗?”

梅特珀罗斯和他的家人(包括他父亲 C·迪安·梅特珀罗斯[C. Dean Metropoulos])都拒绝接受采访,赫夫纳也拒绝了采访请求。根据这笔交易的规定:90 岁的赫夫纳先生和他 30 岁的妻子克丽斯特尔·哈里斯(Crystal Harris)可以继续住在这幢房子里,直到赫夫纳去世。执行交易的两位房地产经纪人也没有接受采访,另一位经纪人杰夫·海兰德(Jeff Hyland)则提供了一条有趣的消息:梅特珀罗斯家族六年前就曾试图购买花花公子公馆,但是没有成功。

好莱坞精英的派对之家——花花公子公馆的游泳池和外部环境。图片版权:Frederic J. Brown/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当时买方的出价大约是 7500 万美元,”海兰德说。

少数几位同意谈论此事的人说,梅特珀罗斯是一个相当顾家的人,这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在公司网站上的一张照片里,梅特珀罗斯先生穿着细条纹西装,背后是一排看上去很严肃的书籍。)

加拿大皇家银行消费者投资联席主管安德鲁·范·德·沃德(Andrew van der Vord)表示:“不管从哪方面看,他都不像是亿万富翁家里的公子哥。沃德曾在 2014 年帮助梅特珀罗斯家族以 7 亿美元卖掉了 Pabst Brewing。(该家族在 2010 年以 2.5 亿美元买下了这家公司;达朗和埃文共同出任公司总裁,这在当时也是一件颇具争议的事情。)“达朗是个文静的人,没有什么架子,很有礼貌,待人周到。他真的很有风度,”范·德·沃德说。

Hostess 总裁比尔·托勒(Bill Toler)告诉我,梅特珀罗斯从十几岁就开始在家族的食品企业里工作。他说:“他总是想知道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曾深入研究市场营销,后来又去学习销售部门的运作方式。”

托勒还补充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他对花花公子公馆的兴趣是非常纯粹的。他不是另一个休·赫夫纳。他才没有那么傻呢。”

不过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他的兴趣是什么?运动?艺术?旅行?似乎没有人知道答案。梅特珀罗斯家族的一位女发言人提供了这样一条消息:梅特珀罗斯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长大,曾在康涅狄格大学学习商学,但是并没有毕业。大二那年他辍学回家,在父亲的企业里工作。

如果梅特珀罗斯从未结婚、没有孩子,而且像他家族的朋友所说的那样守规矩,晚上喜欢待在家里,而不是流连于夏特蒙特酒店——同时仍然拥有桀骜不逊的公众形象——那么他可能是购买花花公子公馆的理想人选。1971 年,赫夫纳用一百万美元买下了这所拥有 29 个房间、占地两万平方米的宅邸(包括一份动物园执照和全年烟花燃放许可证)。不过目前,这里并不能让人联想到它所拥有的神秘名声。

这座石制房屋是 1927 年为 Broadway and Bullock 百货商店的一位继承人建造的。这座与日落大道相距几百英尺的宅邸紧邻洛杉矶乡村俱乐部,因此非常有价值。它周围的邻居包括音乐大亨吉米·艾欧文(Jimmy Iovine)、Google 关键人物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以及亚历山德拉·冯·弗斯滕伯格(Alexandra von Furstenberg)和她的丈夫达克斯·米勒(Dax Miller),后者已经成了梅特珀罗斯的朋友。(米勒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在历史上,花花公子公馆的确是一个邪恶的巢穴,不过大多数风流韵事都发生在很久以前。如今在这儿开的派对基本上都是企业活动,而且这里的环境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几年前,为了撰写一篇关于赫夫纳的文章,我在白天的时候参观了这座房屋及其庭院,当时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曾在 2011 年引起军团病大爆发的那些有名的岩穴湖,使我想起了自己在一次劣质海洋展览上看到的发臭的动物围栏。至于公馆主厅后面盥洗室的情况,我就不说了。这里还有一个单独的房子,里面放着一些大型电玩设施,还有几间地毯一碰就会掉渣的卧室。

不管梅特珀罗斯是一个颓废的混混还是行业巨子——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在正式报道之外,他可能对花花公子公馆另有计划。公司的官方说法是,梅特珀罗斯热爱建筑和历史,希望恢复这座房屋的面貌,将其与他在附近拥有的建筑综合体连起来。2009 年,梅特珀罗斯花了 1800 万美金从赫夫纳手里买下了自己目前的住宅;这座房屋之前的使用者是赫夫纳的前妻金柏莉·康拉德(Kimberley Conrad)和他们的两个儿子。

梅特珀罗斯上个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座建筑的文化遗产超越了它的名声,如果有机会管理这座宅邸,我将不胜荣幸。”(截至上周五,交易的公证托管事宜还没有办完。)

不过,买家的目的也许并不是在查令十字路上安静地生活。范·德·沃德表示:“如果有人能让花花公子公馆变得更加有趣,更加名副其实,这个人一定是达朗。他会对这个品牌做些什么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故事还没完。

梅特珀罗斯并没有买下花花公子企业集团(Playboy Enterprises),后者仍然在经营授权业务,出版精品杂志。不过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目前已被挂牌出售。这似乎是梅特珀罗斯家族的绝佳目标,因为他们擅长的正是收购老牌企业——尽管以食品行业企业为主——然后将其出售。梅特珀罗斯的企业档案显示,他善于通过制定营销计划“将各个品牌与当代受众联系在一起,使其在市场乃至流行文化领域重获生机”。

当这个家族买下 Chef Boyardee 时,梅特珀罗斯开展了一次以两名职业摔跤手为主角的成功的广告宣传活动。在 Pabst,他通过名人代言的方式宣传了该公司不太出名的啤酒。(这也是他和史努比·道格举行派对的原因。)

不管梅特珀罗斯对这幢宅邸的计划是什么,他都需要应对来自霍尔姆比·维斯特伍德业主联盟(Holmby Westwood Property Owners Association)的挑战。该联盟主席桑迪·布朗(Sandy Brown)表示:“我们已经注意到了此事。不管是私人俱乐部,还是某种形式的酒店,任何新用途都将受到社区的抵制。”

之所以对此感到担忧,一个原因在于,梅特珀罗斯之前就曾做过酒店生意。

2003 年,迪安·梅特珀罗斯用 1090 万美金买下了位于纽约柏油村的破旧城堡。根据酒店前总经理吉尔伯特·拜里斯维尔(Gilbert Baeriswil)的说法,当时达朗对于翻新工作非常感兴趣,他亲自参与了温泉浴场的设计、餐厅的装修以及帷幕的选择等细节问题。拜里斯维尔目前是佛蒙特州斯托市特拉普家庭旅馆的经营者,他表示:“我还记得他一遍又一遍地说:‘我要看到更多地毯样品。’”

拜里斯维尔表示,当他发现梅特珀罗斯正在购买花花公子公馆时,他与自己的这位前任老板取得了联系。

“我对他说:‘哎呀,多么好的一笔交易!有了这么多房间,你应该需要一位管理者。’他说:‘听上去是个好主意。我们做个计划吧,’”拜里斯维尔回忆道。

翻译 熊猫译社 刘清山

题图来自 starcasm.ne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