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建筑师在大理做客栈生意,发现运营比设计难很多_设计_好奇心日报

胡莹2016-08-05 07:15:44

最初他们只是想去大理盖个可以避避暑画画图的房子,现在做成了民宿生意,这群建筑师却都成了“门外汉”,正在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

很多人决定去大理开客栈,理由都很相似,逃离繁华都市紧绷忙碌的生活节奏。元象建筑事务所的三位合伙人苏云锋、宗德新和陈俊就是这么想的。

2013 年初,三位建筑师决定去大理选地盖个小房子,“最开始就是想改变下生活、工作状态”。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找块地,可以依自己意愿盖个工作室之类的小房子,无需理会甲方的意见,暑假的时候可以一起来大理,避避暑,画画图。

在选中了大理下关镇环海西路葭蓬村的一块地后,三人又对土地资金、建设成本进行了一番评估,“要让房子本身能够产生一定收益”的想法冒了出来,至少能够在租期内把租金和建造成本收回来,让这个建筑在经济上达到自平衡吧。”

在开始认真思考找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做一个客栈。但三人都没有相关经验,他们想到了在鼓浪屿经营“慢屋”客栈的师妹橙子,她曾在深圳一家设计机构工作,后来为了寻求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去了鼓浪屿开客栈。经营四年下来,“慢屋”在 OPENPAGE 今年 5 月新刊《民宿完全手册》的评选中,还收获了“中国最好的五十家民宿”的头衔。

橙子成为了元象建筑这三位民宿“门外汉”的指路人,也自此加入他们决定合伙干这件事。此外,他们还将想要在大理盖房子开客栈的想法告诉了几位重庆老友,来自合信建筑设计院的几位建筑师,他们也很认同这个想法,自己盖个房子玩,夏天还可以逃离”火炉”避暑。

很快,这群人就聚在一起决定做这件事,毕竟是多年老友,又都是建筑师身份,且同样是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前身是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2000 年新重庆大学组建后更名)的教育背景。

洱海边不缺精致的房子,也不缺身份各异的民宿主人,有大学毕业间隔年来大理游荡后干脆定居在此的年轻人,有本来就很会讲故事的媒体人,有退役的中国男排国手,有在台湾经营民宿多年的“老手”。

这 9 位建筑师也算是群特别的客栈主人,还成立了“慢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他们的首个项目“慢屋·揽清”客栈入住率不错,我们接连在几个酒店预订网站上查阅,可能是处于大理旅行旺季的原因,八月份的房间已经很难订到了。

不过,做角色转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想要做一回甲方为自己做主盖个房子的初衷听起来很美好,但实实在在要经营一家客栈,却归根到底是服务业的范畴,需要各种技能,亦要有管理经验。

“慢屋·揽清”是 9 位建筑师为股东合资的第一个项目,每位股东除了投入资金之外,还分担了公司里的不同角色:相当于甲方里的如工程部、设计部、营销部、财务部、拓展部等不同职能部门。

除了橙子经常往返于大理和鼓浪屿之外,其他 8 位建筑师平日里都在重庆工作,一两周或是两三周开一次股东会,对客栈的整体运营情况进行组织和讨论,比如流程设计、奖惩制度的制定以及工资体系的控制等,其余的则交给客栈内的运营团队具体执行。

当 9 人决策团队遇到分歧时,投票机制成为最适宜的解决方案,慢屋团队告诉我们:“所有投票通过的事情都要往下推进,就算这次产生的结果在两三个月之后被证明是有问题的,那我们再采取新的策略去纠正它就好了,所以也不会产生什么重大分歧。”

在前期设计、建造阶段,元象建筑负责的主要是设计工作和施工管理协调工作。

宗德新、苏云锋和陈俊皆是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的老师,2013 年完成的“ 7 平米极限住居实验 ”样板间的设计建造,还收获了 2014 WA 中国建筑奖的设计实验奖、居住贡献奖及社会公平奖三项入围奖。

整个项目将一处 300 平米的农宅改扩建为 1000 平米的酒店,团队的设计出发点很朴实,做一次尊重自然环境与地域人文的尝试,设法让建筑看上去是真正属于这片场地的。

他们并没有造一幢体量巨大的宅子,而是用多个坡屋顶小房子代替,与周边农宅的尺度互为呼应,酒店外围亦没有设计高墙,而是用石头围墙的形式,让酒店与周围村民之间产生了一种心理上的情感联系。

第一版的定稿设计方案中,建筑师选择了单坡屋顶的形式,他们希望这是一个更有现代性的新乡土建筑,后来在施工过程中遇突发的风貌控制,只能临时改为双坡屋顶,在建筑师看来这算是设计上的“不完美”。

不过在建筑完成之后,他们发现双坡屋顶的框景效果颇具古典意味,“让建筑室内与湖景共同构成更为精神性的空间,这一点是我们在被迫改方案时所未曾想到的。”

换位到甲方角色,慢屋团队告诉《好奇心日报》,“一个项目能否落地才是最重要的,因此遇到突发状况时我们必须权衡利弊,必须’忍痛割爱’。”

当然,守着洱海这片天然美景,设计团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借景的好机会。怎么才能跨过酒店前的马路一览洱海美景呢?

他们采用了一个半下沉的公共空间,空间下面通过隔墙低下来的地方,可以建立与水景的心理联系,空间上方设计了一个平台,建立起与洱海水景更为直接的关系。这个平台用了钢结构,右边所接的建筑是开敞的,让二楼更有一种地景感而不是建筑感,而从马路上回看酒店,建筑也显得更加空灵、轻巧,不像周边房子那样很实。

虽然仅有 13 间客房,却能提供 10 种不同的房型,不仅每间客房都能独享别样景观,还创造了多样化的入住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设计团队并未将老农宅拆除,而是在老宅上嫁接了新的结构,新老房子之间的交接设计得比较自然,沿用了石头墙的架构,在结构处理和空间功能处理上都很直接,在形态上也有延续。

慢屋团队表示:“一个好的建筑必定是多方合力的结果,特别需要一个好的甲方。在慢屋的整个建设过程中,我们不仅仅需要在设计图纸上控制,也花了很多精力在建造的过程中去协调各种关系,努力让项目落地。”

再往更实际的层面讲,控制造价,降低建设成本是所有甲方的一致目标,即便现在是建筑师做了甲方也不例外。

如何在控制造价的基础上创造好的空间体验感,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在大理相对落后的施工技术条件下,是否保留一定的粗糙?做到什么样的精度,如何将这种“粗糙”控制在效果允许的范围内,做到“适度”很重要。

而在家具方面,也多是用当地拆除的老木房梁改造制作而成。院子中种植着各种古茶树、石榴树、李子树等,摘下来的叶子就可以烤茶叶,石榴、李子的果实都可以泡制成酒,供旅客食用。后院还辟有一块菜地,可以种植一些新鲜时蔬直送厨房。

目前酒店已投入运营近一年,网友的高分评价中大部分都是在称赞其设计。的确,这是几位股东的主业,也是能够拿来与周边客栈一较高下的优势。虽说在设计过程中也有妥协,但学会接受一些设计上的不完美,而最终的结果往往也没有设计师想的那么不好。

关于第一家店入住率还不错的原因,团队也承认是靠设计、选址和本身的硬件设施,“客栈的软服务还是在不断的调试过程中”。

开客栈亲力亲为都不见得能做好,何况像是这几位建筑师还在重庆操持主业。尽管 9 位股东都会不定期换着去大理,但总归不是个常规状态,“今后还是希望有专职人员来帮我们做执行,我们只是做决策上的控制,这样才是一个正常状态,现在也只能说是过渡阶段。”慢屋团队说。

但这样的“专职人员”并不好找,慢屋团队告诉我们:“在地运营班子的搭建的确是个比较麻烦的事,可能需要几个月的磨合,如果遭遇要换店长的事,该换也得换。”

他们并不能够清晰描述出需要招聘怎样的运营团队以及如何搭建班子,关于试营业、让团队如何正常化运转这件事,整个团队都还在摸索中,“只能说我们刚上路,日常的运营管理都没有达到很满意的效果。”

目前,“慢屋·揽清”客栈拥有 13 间客房,运营团队控制在 10 人左右,第二家“慢屋·极目”客栈已在大理海东镇文笔村投入试营业,23 间客房的规模,运营团队为 15 人。

他们也想过“是否应该请有经验的人来给我们上课”这件事,但落实到每家店不同的具体情况,他们又觉得,“摸着石头过河”,还是得自己去尝试。就像“慢屋·揽清”的建设周期长达两年半,从设计层面到运营层面,他们也都是边干边学,“就是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想一起盖个房子玩玩,这样的心态让我们在设计上更自如,在执行上更超脱。”但相应交出的学费也一目了然,“慢屋·揽清”酒店的造价超出最开始预算的 30-40%。往后,人力成本、逐年大幅增加的装修设备维护支出都是看得见的成本。

前述我们提到,团队做客栈的初衷是希望让这个建筑在经济上达到自平衡,但关于何时收回成本、何时达到盈利,他们并无明确的商业计划,“当时说要做客栈的时候都说得非常模糊,就想着五年还是十年可以回收成本。”

但接下来,他们决定要认真想想这件事了。

图片来源:存在建筑-建筑摄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