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污染巴西里约的海湾?_文化_好奇心日报

John Branch2016-08-03 07:36:32

这里的人类一面衰败,一面建设,加剧了大自然的负担。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源头本是一条清澈的细流,纯净而凉爽,干净到可以直接饮用,就隐藏在环绕里约热内卢的群山丛林深处。

蜿蜒一英里之后,依然狭窄得可以一跃而过的细流开始汇入位于大里约密集而混乱的居民区内的上游河段,这里到处是砖和混凝土,整个地区处于一面衰败、一面建设的矛盾状态之中。

长达 20 英里的河段中,里约萨拉普伊河(Rio Sarapuí)随着走势逐渐加宽,渐渐充满了来自各个支流的河水以及生活在沿途的数百万居民倒入的未经处理的垃圾、无用的废弃物。

流入瓜纳巴拉湾的河流小溪超过五十条,其中里约萨拉普伊河为海湾提供了大约 10% 的淡水——却没有一条河在上游过滤掉污水和垃圾。

正是像里约萨拉普伊河这样的河流,把风景如画的瓜纳巴拉湾从明信片般的景点变成了明晃晃的毒药;正是里约萨拉普伊河这样的河流,以及生活在河流沿岸的人们,虽然与今年的夏季奥运会并不相关,却又对其影响深远。

当初里约能够赢得奥运会主办权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计划收集并处理 80% 流入瓜纳巴拉湾的污水,如今主办单位承认,这种事情他们做不到——至少到八月肯定还不行。在过去的几年里,为奥运会进行训练的水上运动员披露了脏乱的训练条件和漂浮的垃圾,他们的描述和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让全世界都开始关注这片受污染的水域。有人呼吁帆船以及其它户外水上项目(比如皮滑艇、铁人三项和马拉松游泳)进行改址或延期,但并没有成功。

不过,奥运运动员也好,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也好,都不过是这里的过客,留在这里的是生活在瓜纳巴拉湾流域的约九百万居民,他们之中还有一半人没有被纳入到卫生系统之中。

有许多条河会汇入瓜纳巴拉湾,沿河的污水都没有经过处理,其中一条便是里约萨拉普伊河。

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海洋学及海岸工程学教授保罗·罗斯曼(Paulo Rosman)说:“人们站在海湾边上,看着这一片水域,说着‘啊这海湾也太脏了,污染太严重了。’好,先打住。转身 180 度,现在你看到的才是问题所在。问题并不在海湾,那只是问题所造成的结果而已。”

1502 年 1 月 1 日,葡萄牙探险家发现了瓜纳巴拉湾,并在海岸建立起定居点,里约热内卢也由此得名(Rio de Janeiro,意为 River of January,1 月的河流)。污染问题出现得相对较晚,它最初起始于上世纪 50 年代建立的炼油厂。而如今,更大的问题来自过去几代未受控制的人口增长,包括贫民窟的人口增长,卫生设施和其它基础设施无法及时跟上。

如今,不管在后勤保障方面还是财政方面,污水净化的工作都进行得十分不顺利,它需要将改装污水管道系统、把所有住满人的房屋用管道连接起来、给他们送进干净的水源并把污水送进净化厂。

来源:(美)地球资源卫星 | 注:《纽约时报》的卫星图像分析显示了城市以及用黑色标示出的空白区域。

萨拉普伊河流经的第一片定居区是充满暴力、由自卫队统治的卡马拉参议员镇,这里的人们把它称作“瀑布般的河”,并把水直接装进瓶子里喝。还没有人叫它萨拉普伊河,它还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运河。但刚刚流过几个街区,居民就会向里面倾倒未经处理的污水和废物。

向下游走上几英里,就到了中产阶级街区 Bangu,马尔西奥何塞·多纳西门托(Marcio José do Nascimento)是一个所谓的赶车人,这里的居民出钱让他收集建筑垃圾以及他们门外的垃圾。这些垃圾大部分都被拉到他家后面的河堤上,在河边堆成一大堆。

在鳞次栉比的、迷宫般的一片房屋后面,多纳西门托赤膊站在河岸上说:“不跟你说假话,我们的垃圾确实是随便乱扔。”

马尔西奥何塞·多纳西门托,赶车人。

Bangu 居民特雷齐尼娅·帕兰加巴(Terezinha Parangaba)补充道:“我小的时候常常在这条河里抓鱼,抓到后放在塑料瓶子里当宠物养着。”

随着这里的房屋越来越密集,而河水流到这里时已经被上游污染,情况就越变越糟了。

另一位当地的老住户安德雷亚·德·阿劳霍梅内塞斯(Andreia de Araújo Menezes)表示说:“人们已经习惯这样了,孩子们都不把它当作一条河,他们只知道这是一条污水沟。流到海湾里的东西就出自这里。”

在河边的一处,安东尼奥·达科斯塔(Antônio da Costa)试图用一把泥铲和六米长的粗钢丝来疏通街道下面一条狭窄的管道。从七所房子里流出的马桶和下水道垃圾通过这条管道流向萨拉普伊河,管道时常被污物、垃圾或纸尿裤堵塞。堵塞物从一个坏了的混凝土井盖里冒出来,流进玛丽亚·达斯格拉萨(Maria das Graças)家的前门。

她说:“每个月它都会堵,即使不下雨也一样。有时我一早起来就发现家里有很多污水。我是真的很苦恼,因为它就在我家门前。”

达科斯塔取出了今天的罪魁祸首:一只 10 厘米长的塑料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