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恐怖片《中邪》被看好,它的导演原本是横店的一个临时演员_娱乐_好奇心日报

王珊珊2016-08-02 14:01:40

他现在被叫做“内地版温子仁”。

有一句话常被用来表达人们对于恐怖片的喜好:“观众有被惊吓的需要”。主打刺激的类型片向来不乏爱好者,不过长期以来,中国内地缺乏高质量的恐怖片。“国产鬼片”就是“烂片”的等同标签,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票房超过 4 亿的《京城 81 号》,豆瓣评分只有 5 分。

也许 27 岁新导演马凯的《中邪》可以制造一个例外。  

这部电影还没有在任何平台上映,它是通过刚刚结束的 FIRST 青年电影展热起来的。影展 CEO 李子为在微博上写道:“今年没有《心迷宫》,没有《黑处有什么》这样的类型片,但竟然出现了制作费可能就 3 万元的处女长片,竟然秒杀国内绝大多数恐怖片。”

青海西宁每年 7 月举办的这个独立电影展,主要评选国内年轻新导演的处女作品。过去几年间《心迷宫》、《黑处有什么》、《美姐》等国产佳作,就是通过 FIRST 出名的。今年共有 1307 部影片报名参赛,最终 51 部影片入围,其中 9 部是剧情长片。《中邪》获得了本届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另外,由豆瓣 15 位大 V 组成的“豆瓣观影团”,把“影评人选择奖”颁发给了它。

《好奇心日报》参加了电影在北京的一场小规模试映,体会了一下它的细节。(以下有不太会破坏你看片气氛的轻微剧透,不过还是提醒一下)。

最恐怖的地方在于真实的乡村背景、国产迷信风俗的场景还原、以及整个故事从平常到恐惧的节奏转变。片名“中邪”的意思也就是迷信的“鬼上身”。在电影里,每当有人“中邪”,村民们就会找到一位“神婆”王婆,让她请来“纸人”,做“还人”仪式(所谓的“驱邪”)。

这是一部 “伪纪录片”(一种恐怖片类型,美国电影《女巫布莱尔》、《鬼影实录》使用伪装成真实录像的手法,降低预算,同时营造恐怖氛围。)从一开始,你会跟随两个山东济南的大学生刘梦和丁鑫,“异想天开”地跑到临沂农村,拍摄一部关于“迷信文化”的纪录片。接下来所有发生的“诡事”,都是通过他俩的摄影机“第一人称视角”呈现的。

开头 20 分钟,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刘梦和丁鑫找到了“神婆”王婆,以及她的老公兼“经纪人”刘叔。对方像聊家常一样,介绍了一番怎么开始这份“职业”的。

在接到一个“邀请”电话之后,他们开了很久的车,来到了一个偏僻到手机都没有信号的独栋小楼。一对姐弟独自住在这里。弟弟大庆告诉他们,自从其他家人离奇去世之后,姐姐就“中邪”了。

当晚,这六个人都睡在了小楼里……

她在往哪看?
窗户外面是什么呢?

《中邪》的背后没有专业影视公司,基本由马凯和他的朋友们一起拍摄完成。制作成本只花了 5 万元。画面未经修饰,配乐则完全没有。First 评委唐棣评价《中邪》:“影像质量不足,但是很巧妙地利用了不足。导演意识很棒。”

其实这是马凯人生中第一次被人正经称呼为“导演”。在他对《好奇心日报》的描述里,7 月 21 日在西宁参加 FIRST 影展起,此后一连 10 天的感受都是“怎么会这样?”——他指的是现场观众、媒体、电影工作者对他和《中邪》表现出来的热情。

在此之前,马凯是像坚持一项兴趣爱好一般,坚持拍着电影。他真正用以谋生的工作是在浙江横店影视城做临时演员。

实际上,山东人马凯是因为有“演员梦”才来到横店的。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萌发了想演戏的念头,然后就一直为了理想折腾着。马凯初中念的是山东省武术院,然后执意上了山东省电影学校的中专。2011 年,他在考了 18 所艺术类大学统统失败之后,把一张成绩单说成是录取通知书,骗父母自己考上了重庆大学。做卖鱼小生意的爸妈轻易相信了。他假装出发去重庆,其实转车到了横店。

而马凯的“导演梦”则是到了横店之后慢慢产生的。

可想而知,他的“演艺路”并不顺利,演到过最大的角色,是陈宝国主演电视剧《正者无敌》里的一个士兵,有四句台词。他大部分时候就是在各个剧组间流转,哪里需要一个背景人物,就站到哪里,一天赚一百块钱,三个月能赚一万。

而另一方面,在旁观了很多电视剧的拍摄过程后,他觉得“它们拍得太烂了”,“自己也能试试”。他开始有意识地进行电影自学,学习方式就是看电影,看所有最出名的文艺片,每天看一部——他还记得第一部看了黑泽明的《七武士》,“完全看不懂,这啥啊”。直到这么看了两年以后,他觉得自己“有了些变化”,开始懂得欣赏《七武士》,也能“挑出一些商业片的毛病”。

从 2012 年开始,马凯开始自己拍电影。实际上在《中邪》之前,他已经断断续续拍过三次短片,拍的都是恐怖片。他自己写故事、当导演,找横店的朋友来当演员。他为此自掏腰包,一共砸进去十几万,这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

马凯的这种行为,在周围大部分人看来自然是“不可理喻”。他的确也没有立场反驳,尤其是当面对一个糟糕的事实——他前三次拍片都是不了了之,没有任何“成果”。马凯虽然拍了,但是回来却没有把素材剪辑成片。马凯给出的理由是他在拍摄过程就受到了打击,“我想的是一回事,拍出来是另外一回事,完全不一样,不想剪”。但他可能多少有一点“浪费自个儿钱”的任性在里面。有一位一直支持他的“场记姐姐”刘君杰,劝他“先剪出来看看”,他就是不干。

但是通过这三次教训,他终于比较清楚剧组应该怎么运转,“导演该做什么,工作人员该做什么”。另外他也懂得了更多拍摄的技巧,“你本来看别人的东西,看起来是那样,根本不知道怎么拍出来的,自己去拍才知道”。

马凯在片场照片

2015 年秋天,马凯决定拍《中邪》,但已经没有一点钱。于是他给一个关系很亲近的朋友、之前武校的同学孙德强打了个电话,请他当投资人。马凯跟孙德强讲了《鬼影实录》的赚钱故事:1.5 万美元成本,1 亿票房。当然,他没有说审查、排片之类的事情。

其实孙德强也没钱。他是济南的一位电焊工人,妻子因为开美甲店赔了 20 万,还欠着一堆债。但是他跟马凯感情好。他们在武校是“结拜兄弟”,孙德强是“老大”,马凯是“老二”。“我们每个月都通几个电话,知道他在横店的状况。我看老二这么想拍,反正也不在乎再赔 4、5 万了。”孙德强对《好奇心日报》说。

孙德强在《中邪》片尾的署名是制片人。其实他也直到 First 影展才第一次完整看电影,看完觉得“后半段很吓人”。马凯之前给他看了些飘忽的镜头,他表示欣赏不了。他曾经更乐意拍“泰国小清新”,因为“感人有力量”——马凯给他的反应是,“你疯了吧?”

但是在创作过程中,孙德强实际给了很多帮助。马凯的剧本只写了 10 多天,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实地考察”上面。孙德强带着他到自己老家临沂乡下,跟当地真正的“神婆”交流。实际上,电影里面呈现出来的“还人”场景,都是跟着“神婆”,“一招一式”学来的。另外“纸人”也不是随便做的道具,是找人“请来的”。这些准备工作,都帮助影片达到了最后的恐怖效果。

马凯、孙德强、“场记姐姐”刘君杰。

《中邪》于 2015 年 11 月开拍。整个剧组 11 个人,包括 6 个演员。这些人都是马凯在横店的群众演员朋友,几乎没拿钱,免费来帮忙的。拍摄前后一共花了 18 天——但是实际有效的只有 14 天。因为前 4 天收音设备出了故障,没录上音。

拍摄进展总体是顺利的——毕竟 14 天产出了 110 分钟正片,还有一些关于恐怖片拍摄的幕后佐料——马凯他们自己也挺害怕,因为取景地都在偏僻的度假山庄、小树林,“氛围吓人”。马凯本来围绕“纸人”想了一些恐怖桥段,但是“一对着它拍就感觉太瘆人”,最后放弃了。

拍到结尾的时候,剧组出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意外——男主角董天文在晚上拍奔跑戏份的时候,失足跌下了山坡,把腰摔断了。电影成本最后增加到 7 万,其中有 2 万块用来给董天文看病。

因为董天文当时无法再演,马凯临时修改了结尾剧情,带着剩下的人拍完了。在 FIRST 青年电影展上,这个结尾被认为出现得很突兀,也被一些观众形容为“败笔”。

拍摄现场
开机横幅花了 10 块钱,“院线电影”是写着玩的。
这栋拍摄用的小楼,其实是孙德强开过的武术学校。

2016 年初,马凯在孙德强家里待了两个多月,把电影剪辑出来——终于完成了第一部作品。“因为不是我的钱,必须剪出来”。

剪出来的效果让他深受打击。他把处女作拿给别人看,得到的几乎全是差评。“七八十个人看过,都说你这拍的是啥。只有一个女孩喜欢,她觉得特别吓人。”马凯觉得这些普通朋友们不喜欢,是因为他们“和电影节的影迷观众不一样,完全不适应独立电影的镜头”。当然,可能有一部分人带着“不靠谱”的心理预期。

不管怎样安慰自己,马凯完全没自信去找视频网站“谈生意”了。他起初设想的回收成本的方式,是把恐怖片卖给视频网站。他转而抱着碰一碰的心态,选择了独立电影界的流行路径——报名参加电影节。

他投了台北电影节,完全罔顾后者只收台湾本地电影的申请,而后投了厦门双栖影展,也不清楚其实那是个学生电影节。不过双栖第一个给了回复——他们很喜欢,为电影特别设置了展映。

当 6 月份 First 影展回复邮件,通知《中邪》入围的时候,马凯和剧组人员都激动坏了。刘君杰高兴得大哭了一场。

马凯说,刚到西宁的时候他计划到处看看,一位策展人劝他抓紧时间休息,“放映之后有的累的”。他当时还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才有所感受。

《中邪》只是拿到一个艺术奖项,之后是否能够上映,该如何去做宣传,都需要马凯去解决。在影展上,已经有一些影视公司主动来找他,商谈关于《中邪》的发行,关于对他之后电影的投资。

没有人知道最后结果会是什么样。《心迷宫》虽然被称为近年最好看的国产悬疑片,但是上映的时候也被当做“文艺片”对待,排片不佳,最终票房 1000 万。

马凯的初步想法是要带着这些朋友,组成一个工作室。他现在有两个新的构思:一部是拍一个发生在剧场的惊魂故事,“好玩的商业片”,另一部是 5 个短片的集合,“鬼故事、凶杀故事的集合”。

他说他不会回横店继续当群众演员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