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忽视这些情绪症状,它可能是老年痴呆的前兆_文化_好奇心日报

Pam Belluck2016-07-27 07:15:56

早期诊断有利有弊,但专家称不应该忽视这些症状。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问卷里有个问题是:“她/他变得焦虑、好争吵、易怒或者情绪易波动了吗?对于自己的权力、财富或者技能,她/他有不切实际的信念吗?”

或者也可能会有其他方面的性格变化:“她/他是不是对什么都不关心了?”

根据一群神经精神病学家和阿尔茨海默病(即老年痴呆症)专家研究的结果,如果在以上问题(或者某个新列出的清单上的其他问题)中,有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这种性格或者行为的变化已经持续数月,那它可能预示着非常早期的痴呆症

他们正在提议确立一种新的诊断结果:轻微行为受损(mild behavioral impairment)。他们的目的在于识别并衡量一种某些专家认为常常被人忽视的东西:情绪和行为的突然改变,可能比痴呆造成的记忆和思维问题更早出现。

这个科学团队是在周日于多伦多举行的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上发表这一结论的,他们还展示了一份列有 34 个问题的清单,该清单可能在某一天被用于识别那些患阿尔茨海默病风险较大的人。

全美抗衰老协会(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阿尔茨海默病中心(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s)计划主任尼娜·希尔弗伯格(Nina Silverberg)没有参与编制这份清单,也没有参与提出这一诊断结果。她说:“我觉得我们确实需要类似这样的清单。”

“大多数人认为阿尔茨海默病主要是记忆紊乱,但我们经过多年的研究确实也发现,它一开始可能体现为一种行为上的问题。”

根据此次的提案,对轻微行为受损的诊断要先于对轻微认知受损(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的诊断——轻微认知受损是十几年前确定的一种诊断结果,用于描述人有了某些认知问题、但依然能完成大部分日常活动的状态。

扎西努尔·伊斯梅尔博士(Dr. Zahinoor Ismail)是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的一位神经精神病学家,也是提出新的诊断结果的团队中的一员,他说,一些研究和轶闻认为,情感和行为上的改变是一种“秘密症状”,它们是痴呆症发展过程中的一部分,并非与其无关。

他说,那些在痴呆症发展过程中损害记忆和思维能力的东西,同时也可能影响大脑里负责情感调节和自我控制的系统。

他还说,如果两个人都有轻微认知受损,那么那个发生了情绪和行为变化的人发展成彻底痴呆的速度会更快。那些有情绪和行为变化的阿尔茨海默病病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会变得糟糕得多”,在他们去世之后进行的尸检也显示,他们大脑受到的损伤更大。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经历了由年龄引起的情绪波动的人都会面临患痴呆症的风险。伊斯梅尔强调说,要确认轻微行为受损,这种症状应当持续了至少六个月,而且它指的“不只是行为的暂时变化,而是根本上的改变”。

不过也有一些专家担心,确诊这种早期症状、并把它作为筛查的依据,最终会把一大群人都划进来,而现在还没有针对阿尔茨海默病的有效疗法,这会让其中一些人开始担心自己会患上这种病。

对因阿尔茨海默病去世的病人的脑部组织进行扫描后显示出的淀粉样蛋白斑。图片版权:Yankner Laboratory, Havard University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内科教授肯尼斯·兰加博士(Dr. Kenneth Langa)说:“早期诊断有潜在的好处,它可以发现那些情况更容易恶化的人。”但“它的另一面就是过度诊断,它会给一些人贴上标签,把人们推入临床阶段,然后他们就得开始做测试、做更多的脑部成像、更频繁地去看医生、变得更焦虑。如果这一切成为常态的话,要花的可是巨大一笔钱”。

兰加博士曾写过和轻微认知受损相关的文章,其中引述过被诊断出该症状的人的体验。他说,即使又过了十年,许多曾被诊断为轻微认知受损的人也没有发展成彻底的痴呆症,其中多达 20% 的人的认知功能后来又被认为是正常的。

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在接受筛查的那天,他们的认知功能比平时要差,这有可能是他们为治疗其他病症而服用的药物所致。

兰加说:“这就是让我对确定轻微行为受损这一诊断深思熟虑的原因。”他建议医生开始使用这个清单之前,先让研究人员来对它进行一番测试。

其他人的热情则要高涨得多。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神经精神病学家阿瑟·托加(Arthur Toga)说:“我们必须提升我们发现处于风险中的人的能力,有效的疗法会有的,对于这种病,我们不了解的地方毕竟还是太多了。”

托加说,他的母亲在 70 多岁的时候表现出了沮丧以及其他情绪上的变化,几年以后,她得了阿尔茨海默病。他认为,作为一名退休教师,他母亲的这种情绪源于她内心的伤心之情,她在努力向家人掩饰当时大家都还没有注意到的一些东西:“她一直在退化的词语认知能力”。

兰加和其他人都说,记忆力测试确实并不总是能检测出早期的问题,因为一些人、特别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可能会很有技巧,足以使他们的测试得分反映不出自己认知能力下滑的全部情况。

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精神病学、神经学和流行病学教授玛丽·甘古利博士(Dr. Mary Ganguli)说,经常有人跑来说,他们或者自己家里的某人不再做他们以前喜欢做的事情了——比如烤某种感恩节点心,或者在春天的时候修修剪草机。

她说,甚至连患者本人可能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所以不再对这些活动感兴趣,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事情了”。

通常情况下,甘古利都会向患者询问他们是否在记东西方面存在问题,她说:“他们会说‘是的,但这不是最大的问题。’但如果我对他们进行测试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记忆力出了问题。”

一些支持新的诊断结果的专家说,与大多数认知能力方面的病症不同,一些情绪和行为上的症状可以通过某些疗法和服药来治疗。甘古利说:“我们可以让他们睡得更香、可以减轻他们的失落感、可以帮助家人学习如何应对这些问题。”

伊斯梅尔说,对一些事物缺乏积极性是一种常见的症状,但他见过变化更大的情况。一位 70 多岁的女性患者突然在性方面变得无拘无束,她从一个正经人变成了一个性关系很随便的人。另一位遵纪守法的 67 岁女性突然“开始吸毒”。这两个人后来都得了痴呆症。

一直以来,情绪和行为上的改变都被认为是额颢叶痴呆(frontotemporal dementia)的早期预警信号,额颢叶痴呆在痴呆症里占到大约 10%。

鲍尔默·波斯瓦尔(Palmer Posvar)是甘古利治疗过的一名患者。她的丈夫威斯利说,在她 50 多岁的时候,她开始从其他人的盘子里夹东西吃、开始向朋友借钱,并开始试图典当祖上传下来的珠宝。在 54 岁时,她被确诊患有额颢叶痴呆。现在已经 64 岁的波斯瓦尔已经不会说话了,而且经常会摔倒,最近还从自己位于宾夕法尼亚福克斯查珀尔的家里搬到了一处疗养院里。

不过当被问到要确定一种叫轻微行为受损的病的时候,威斯利说,“早期诊断是一把双刃剑”。

他说,此事积极的一面在于,“有药物可以帮助控制情绪和行为”,而且这些患者可能会有资格参与一些临床实验。但他也在想,“这些症状被写入病历之后,保险公司或者其员工也能看得到”。

“而且你真的想知道(自己有可能得痴呆症)吗?因为现在还没办法治愈它啊。”

一些专家称,他们认为新的诊断结果的益处大过它们的不足。

甘古利说:“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些症状、等着认知方面的表征出现,因为我们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错失良机。”

翻译 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www.consumeraffairs.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