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好奇心的人、人工智能之父马文·明斯基去世_智能_好奇心日报

Glenn Rifkin2016-01-27 21:09:15

“他有一种风范、一种爱玩的好奇心,这对我有着巨大的影响。他总是会鼓励你去质疑现状,也很喜欢别人和他争论个什么事儿。”

1968 年,马文·明斯基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里。图片版权:麻省理工学院

人工智能这项工作启发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诞生,而作为开创了人工智能领域的探路者,马文·明斯基身上融合了科学家对知识的渴求和哲学家对真理的追求。周日,他在波士顿去世,享年 88 岁。

他的家人说他的死因是脑溢血。

明斯基教授是麻省理工学院一名受人尊敬的计算机科学教育者,在微处理器和计算机科学出现之前很久的时候,他就证明了将常识推理能力赋予计算机的可能性,从而为人工智能领域奠定了基础。

“在计算机科学领域,马文是极少数用视野和观点解放了计算机的人之一。计算机以前就是一个浮夸的计算机器,而马文开始让人们意识到它其实肩负着历史使命,是人类奋斗过程中最重要的力量放大器之一,”计算机科学家、明斯基的朋友和同事艾伦·凯(Alan Kay)说。

从他在哈佛大学读本科时起,明斯基就被人类智力和思考能力的神秘给吸引住了,因为他发现,人类的思考过程和机器的思考过程其实没有什么差别。从 1950 年代初开始,他就在努力用计算机的理念来描述人类心理过程中的特征,并总结出了如何使机器具有智力的理论。

1959 年,明斯基和他的同事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一起创立了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项目(M.I.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Project,也就是后来的人工智能实验室[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人工智能”这个术语就是麦卡锡创造出来的。

然而,除了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贡献以外,该实验室还对现代计算机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让人们对计算机和软件设计文化充满了热情。它为“数字信息应当被自由分享”这一理念埋下了种子——后来这一理念发展成了所谓的开源软件运动(open-source software movement),而且该思想也成为了最初的阿帕网(ARPAnet,也就是互联网的前身)理念的一部分。

明斯基在科学方面的成就涉及多个学科。他设计和制作了部分最初的图像扫描仪和带有触觉传感器的机械手,这些科技进步都影响了现代机器人的发展。1951 年,他打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随机连接神经网络学习机(randomly wired neural network learning machine),他给它起名叫 Snarc 。1956 年在哈佛大学时,他发明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聚焦扫描显微镜(confocal scanning microscope)——它是一种拥有极高分辨率和图像质量的光学仪器,现在依然被广泛应用在生物科学领域。

明斯基自己的思维能力涉猎广泛,他的兴趣也兼收并蓄。在哈佛大学攻读数学学位时,他还同时在学习音乐,而作为一位受过良好训练的钢琴家,他后来有一次还乘兴坐在了一架钢琴边上,即兴弹奏了一曲巴洛克赋格曲。

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的马文·明斯基。图片版权:Louis Fabian Bachrach

明斯基曾获得诸多荣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 1969 年颁发给他的图灵奖——这是计算机科学界的最高奖项。

1970 年代初,他继续和著名的教育家、计算机科学家西蒙·派珀特(Seymour Papert)合作研究出了被他们称为“心智社会”(The Society of Mind)的理论,该理论结合了发展儿童心理学和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洞见。

明斯基出版于 1985 年的《心智社会》是一部具有巨大影响力的著作,正如他在自己的网站上所写的,这本书提出,“智力不是任何单一机制的产物,而是多种善于随机应变的智能体受控互动的结果”。

构成这一假设的基础,是他和派珀特对于“人和机器之间不存在实质性差别”的坚信。他们坚称,人类实际上也是某种机器,人类的大脑是由许多半自主却并不聪明的“智能体”(agents)组成的。他们说,不同的任务“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机制”。

他们的理论革命性地改变了关于大脑运作机制和人类学习机制的思考方式。

“马文是定义了计算科学和计算科学研究到底讲的是什么的人之一,”凯说。“以前一共有四到五位超级有才华的人物,他们是计算科学领域的先驱,不仅全面掌握了这个学科,且在这个领域留下了他们的人格和印记——马文就是其中一员。”

马文·李·明斯基(Marvin Lee Minsky) 1927 年 8 月 9 日生于纽约市。他是一名早产儿,父亲叫亨利·明斯基(Henry Minsky),是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首席眼外科医生。他的母亲梵妮·雷瑟尔(Fannie Reiser)是一名社会活动家、犹太复国运动的支持者。

由于痴迷于电子产品和科学,年轻的明斯基去了位于曼哈顿的文化伦理学院(Ethical Culture School)上学,这是一所先进的私立学校,曾经监督制造了第一枚原子弹的罗伯特·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就毕业于该校。(明斯基后来转到了它下属的、位于里弗代尔的菲德尔斯顿学校[Fieldston School]。)随后他又去了布朗克斯科学高中(Bronx High School of Science)就读,然后又去了位于马萨诸塞州安多佛的菲利浦斯中学(Phillips Academy)。

二战期间,他完成了在海军的定期兵役后,就到哈佛大学攻读数学专业,并在普林斯顿大学拿到了数学博士学位,在那里他遇到了和他一起读研究生的约翰·麦卡锡。

明斯基终其一生都没有停止过思考,就在他拿到博士学位的那一刻,他就努力想从数学转到其他方面去。在认定基因科学虽然有趣但却不够深奥、物理学稍微有点儿吸引力之后,他选择专注于智力本身。

“智力的问题看起来无可救药地深奥,”《纽约时报》杂志 1981 年简要介绍他时,他对记者说道。“我不记得我当时考虑过任何其他值得我去做的事情。”

为了进一步推进这方面的研究,他再次和麦卡锡联手。1956 年,麦卡锡曾被授予麻省理工学院的奖学金,当时明斯基还在哈佛大学,1958 年,他也到了麻省理工学院,加入了林肯实验室(Lincoln Laboratory)。一年之后,他和麦卡锡创立了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项目,也就是后来为人所知的人工智能实验室。(1962 年,麦卡锡离开麻省理工去了斯坦福大学。)

明斯基在麻省理工学院的课(他坚持在晚上上课)吸引了几代研究生来听,听课的许多学生自己后来也成为了计算机科学领域的超级巨星。

其中包括发明家和未来学家雷伊·科兹韦尔(Ray Kurzweil),著名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教授杰拉德·苏斯曼(Gerald Sussman),以及后来在明斯基让出人工智能实验室领导职位后担任实验室主任的帕特里克·温斯顿(Patrick Winston)。

1990 年代初,他的另一个学生,发明家、企业家丹尼·希利斯(Danny Hillis)和别人一起创办了超级计算机生产商 Thinking Machines 。

希利斯说,他此前是如此被明斯基的学识与魅力所折服,以至于他找了个办法悄悄潜入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在那里找了份工作。最后他还住进了明斯基一家位于马萨诸塞州布鲁克莱恩的房子的地下室。

“马文教会了我如何思考,”希利斯在一次采访中说。“他有一种风范、一种爱玩的好奇心,这对我有着巨大的影响。他总是会鼓励你去质疑现状,也很喜欢别人和他争论个什么事儿。”

明斯基的名声远播麻省理工学院之外。在准备制作 1968 年那部科幻史诗巨片《2001 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的时候,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曾经拜访过明斯基,了解计算机图形的发展状况,还问他是否认为计算机到 2001 年时能清楚地说话。

明斯基去世后,他的家人依然健在,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内科医生格洛丽亚·鲁迪什(Gloria Rudisch)、两个女儿玛格丽特和茱莉安娜、儿子亨利、妹妹鲁丝·安姆斯特(Ruth Amster)和四个孙辈。

“从某种角度上讲,他把他的孩子也当作自己的学生一样看待,”希利斯回忆道。“他们会叫他马文,而他会激励他们、鼓励他们和自己讨论,就像他对学生们做的那样。”

1989 年,明斯基加入了麻省理工学院正在初创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他就是那个可以把最好的人吸引过来的偶像,”媒体实验室的创始人、前实验室主任尼古拉斯·内格罗彭特(Nicholas Negroponte)说。

对于凯来说,明斯基留下的财富是他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他过去常说:‘如果你只理解一件事物的一面的话,那你还没有真正理解它,’”凯说。“他以前从来没觉得他真正做完过任何事情。”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skampakis.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