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做大裙子的中国设计师郭培,准备进军巴黎高定了_时尚_好奇心日报

Elizabeth Paton2016-01-28 15:00:40

她说自己非常好奇,不知道其他人会怎样来诠释她的作品,但她对自己的美学非常有信心,认为它们一定会引起人们的共鸣。

巴黎电 — 直到 9 个月前,郭培还只是一位名冠东方、在西方却鲜有人知的中国高级时装设计师。但一切都在去年五月发生了转变,流行歌手 Rihanna 在网上看过郭培的作品之后,穿了一件她设计的礼服,在纽约出席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Met Gala)。这身颇受关注的行头包括一件重达 55 磅的金丝雀般的淡黄色毛领礼服和一件斗篷,花费了女缝工 50000 小时的时间来制作,整个周期超过两年,最终登上了美版《Vogue》的封面——而郭培也应邀将出席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

周三,这位 48 岁的前童装设计师、军队排长的女儿,将首次正式在大型时装周上展出自己的设计。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标志着我的事业有了一个新起点,这是一个全新的篇章,但我已经暗自期待了很多年,”她在周日说,当时她置身于离北京总部 5000 英里外一间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旁的窄小、全白的商品陈列室里。“我一直都知道,只需要一个引爆时刻,我就能被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去年五月, Rihanna 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上穿了一件由郭培设计的制作精良的斗篷礼服。图片版权:Josh Haner/《纽约时报》

郭培专注于晚装设计的公司玫瑰坊(Rose Studio)创立于 1997 年,在至今为止的 20 年里,通过为女演员、歌手以及政要精英设计夺人眼球的串珠和刺绣礼服,郭培在中国渐渐闻名。

随着中国经济走强,购物成了一种全国性的消遣,她的工作室也迅速扩张为如今拥有 300 名绣工和 200 位设计师、制版师和裁缝师的团队。今天,这间公司的年均出品量高达 4000 多件,起价 5000 美元,而且很快就进入让人泪目的高价服饰领域。

但这一天晚上,在她位于巴黎的陈列室里,只有少数几个她中国团队的成员蜷在狭窄的衣架、存储盒或者造型版间的电脑前,而一名法国发型师正在处理模特的发型,让它们和郭培新近的设计系列搭配起来。

有意思的是,我创立自己的公司时,我完全不知道这种类型的艺术也在其它地方也拥有如此丰富和悠久的传统,她说,她的中文由丈夫兼生意伙伴曹宝杰(音)翻译成英文。这个存在于西方的世界对我来说并不存在。我只是做我喜欢的、觉得真正美的东西。

那时候,传统意义上的时尚还只是刚刚开始出现在中国,她补充道:“很少有客户能理解我想要展示的是什么。精湛的手工技艺和设计可以使一件衣服大为增色,将它从一件成衣转变成真正的艺术品,但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容易理解。”

后来她渐渐地说服了这些人,她的设计价格和想设计奢华礼服的野心也一起迅速膨胀。繁复精心的设计成了郭培的标志——巨大而厚重的裙摆、缀满了半宝石串成的串珠、或是带有色彩丰富的刺绣图案——她将传统的中式设计理念嫁接到了欧洲的丝绸面料上。

“我认为我的设计并不局限于传统时尚领域,我也不做赶潮流的、商业化的设计,”她说。“我的作品展现了感知和感情,它们弥足珍贵,值得代代相传。而且在礼服制作的过程中,客人也会直接和我们交流。这些作品是我、也是他们的一面镜子,展现出我梦想的规模和对中国文化的骄傲之情。”

郭培说,她之后将致力于扩展国际市场。她的第二个工作室总部位于巴黎,同时她也会继续拓展婚服系列在中国的市场。去年,她和 MAC 合作推出了化妆品系列,而且还在上海的一家门店对轻奢产品进行了拓展。

这位设计师淡化了对中国近期经济放缓并可能影响高定市场的担忧,强调说,能有这样的机会向全新的观众展示自己的设计,她觉得十分感激。她说自己非常好奇,不知道其他人会怎样来诠释她的作品,但她对自己的美学非常有信心,认为它们一定会引起人们的共鸣。

“今年也是我涉足时尚产业的第 30 年,”她说。“第一个十年,我在学习,第二个十年,我在练习,而在第三个十年里,我相信我将收获成功。”

翻译:熊猫译社 饮墨

题图版权:Dmitry Kostyukov/《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