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越来越火,这个做惯公共项目的建筑师无意之中做了一个“爆款”_设计_好奇心日报

廖婷 2016-01-27 19:30:59

这个项目的来龙去脉,无论设计还是设计师参与其中的方式,看起来都略有一些随机性。

因为在广西阳朔建了一家民宿型酒店“云庐”,建筑设计师刘宇扬最近接到了不少电话。这些电话大多来自二三线城市意欲合作的业主,刘宇扬才发现“原来(各地的民宿项目)遍地开花”。

民宿的前身是家庭旅馆,在刘宇扬的出生地台湾,有超过 6000 家民宿。在鼓浪屿、丽江的古镇等旅游发达的地方,许多当地人都用自家房子来招揽客人,顺便接管饮食,介绍旅游路线。它们的优势在于地理位置、价格和货真价实的当地风情。

但民宿变得炙手可热,并且和建筑师发生紧密的关系是这几年发生的事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开始在乡村租用或购买当地人的民房来开民宿,这些民宿接近精品酒店,业主通常会聘请专业的建筑设计师。刘宇扬设计的“云庐”也属于这种情况。业主手上的几百万投资并不够在上海买到比较好的房子,但拿到阳朔,差不多够 20 年租期和改造装修的费用。这也是如今“民宿热”的原因之一。

一年前,在这位个人业主的邀请下,刘宇扬在阳朔完成了“云庐”酒店的改建。2014 年基本建成时,房间是在 700、800 元一晚上的价格,但到了 2015 年 8 月底正式营业后,除了单人间在 800 元左右,双人间和家庭房都在 1500 到 2200 元左右,是阳朔一带最贵的酒店之一。有不少长篇游记和贴图放在酒店下面,在目前携程、去哪儿等网站的评价里,酒店的环境设计是得分最多的一项。

酒店业主姓曲,通过景会建筑认识了刘宇扬,后两者曾经有过合作。曲先生之前并没有做酒店的经验,原本也只是想做定价 200 到 300 元的普通民宿,但刘宇扬他们看了一圈阳朔周边酒店后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个投入还不如打理干净,我们开”。

在此之前,刘宇扬做过两个酒店项目,他从大型酒店管理公司那里学到了一些行业知识,比如一个集团酒店因为高额的运营成本,没有 50 个房间是赚不了钱的。刘宇扬算了笔账,告诉业主,即便是个人运营,也得把房间做到 20 间以上。

所有这些都和刘宇扬过往做的事情很不一样。

刘宇扬做的最多的还是公共建筑。但这似乎也不完全是他自己能选择的。

他毕业于哈佛,毕业后在全球最大的综合建筑事务所之一 SOM 待了 3 年,离职回国之后做了汕头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等景观规划。后来改建了上海当代艺术中心,建立自己的同名建筑事务所。

上海陈家山入口公园及茶会所建筑上海陈家山入口公园及茶会所建筑

南京东路电话亭南京西路电话亭

这些年,他做的大多都是这些:上海陈家山公园入口和青浦豫才桥,南京西路上的电话亭、青浦环境监测站。这些项目多和政府相关,要考虑周围的环境、人居情况、政府决策者的喜好等各方面的综合因素。“政府的要求比较高,但设计费给不出那么多,还是 2002 年的收费标准,但做起来有意义。”

之所以形成这样的轨迹,倒不一定是刘宇扬的公益心。“上海的高端地产我们进不去”,这是他的说法。住宅类的建筑对市场要求很高,很难获得开发商的认可,而那些只是要求改一改外立面的会所,他也不愿意接。

所以在房地产市场繁荣和地标式建筑兴起的时候,他也还是更多做公建项目,可以实践自己的想法,也能让事务所生存下来。

民宿则不一样。与个人业主合作往往意味着有更多的自由度和自主权,像云庐酒店这样的小体量项目,正好适合刘宇扬这样的小事务所去操作,“可以完整地把这个项目落地,从设计到后面跟进施工”。

按照刘宇扬的说法,“这次的业主有开放的心态和很强的执行力,给了设计师很大的自由度”。室内和景观的部分是景会建筑负责的,刘宇扬只参与了建筑改造和餐厅设计。

餐厅餐厅

最后的设计保留了六间土坯房的外观,只在原有的墙面上增加了几层土砖来增高,重新用瓦片搭建更结实的屋顶。乍看上去,和当地的老房子没有什么区别。

新建的部分只有一个一层楼的餐厅,使用了可活动的玻璃门做墙面,是通透的,正好与土坯房有一个反差,相互之间有对照和互补。

现代感的设计还体现在一些小的细节上,比如在斜坡屋顶上开了小的天窗,白天有帮助照明的作用,晚上,橙色的光线就透出来,是现代住宅设计很常见的手法。

外观改动少的原因也在于对当地环境的顾忌。即便是想将餐厅做玻璃墙,业主都很小心,担心与周围周围不够协调,村民不同意。

刘宇扬也想过用现代的材料或者手法去加高,但发现在现有基础上衔接土砖和瓦片,因而放弃了,反而使这种纯粹得以保留。桂林阳朔一带的喀斯特地貌是这家酒店的天然优势,尤其对于生活在都市或者平原地区的人,相当于一张名片。去那里住的游客很容易产生隐居的心态。有游客在携程下面留言说这家酒店并不好找,也说明它与周围环境的融入度高。

阳朔有不少民营客栈和星级酒店,但定价上千的酒店寥寥可数。携程显示的 1100 家阳朔酒店里,只有 25 家酒店有超过 1000 元的房间,“云庐”酒店所在的兴坪古镇只有一家酒店超过了 600 元。刘宇扬在阳朔一带走了一圈,将阳朔周边酒店归纳了大概三种,100 左右的背包客类型、200 到 300 的大众酒店和 1000 多一晚的五星级酒店。背包客的酒店是最有风格的,但已经不适合 30 岁以上的人和家庭出行,大众型和五星级酒店都没有设计感,性价比很低。刘宇扬调查结论是:“阳朔周边那些有品位的小酒店,没有我们愿意去住的。”这也意味着这里的市场机会,事实证明,他们的判断是对的。

在刘宇扬看来,民宿不是一个好的生意。因为“它需要的投入和专注度有点超过普通商业项目”。

修建过程中发生了一个小的插曲,那些拿到租金的村民纷纷在周围建起来白色的砖混楼,很不好看,这让刘宇扬大感失望,觉得破坏了风景。但同样出身于农村的业主安慰他说:“在农村做项目就应该要融入当地,如果一定要让村民离我很远盖房子,那就是在画地自限,不让人与你接近。”

对于这一点,刘宇扬后来将村庄与城市做了比较,觉得农村的结构与城市一样,但房子之间有更多的联系。“村说到底是最小化的城市,你跳开一两间房以后就是小小的小广场,小街,是城市的原型。我很尊重原来农村的肌理,村它一定是有交流的,它不像你做一个城市项目,你会发现往往房子之间是没有关系的,城市所属权、人都不跟周围发生关系,只要合乎规范。农村不是这样,这个门不能对着另一家,窗不能开太大,要照顾到周边人的感受。”

诸如这些细节没有考虑周全,就可能导致整个项目的失败。用刘宇扬的话说,“要投入感情,就像管理一个家庭”。

他目前只接触到“云庐”一个民宿项目,但已经有不少项目也在计划中了。最近的项目联合了 4 个事务所,其中包括柏林的智慧城市教授 Raoul Bunschoten。不同的事务所有自己的专长,组成多元化的队伍联合竞标更有把握。

不过,他后来又补充说,要论实践的终极目标,他还是想做超高层。

图片来自 刘宇扬建筑事务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