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做地球仪的处女座劲头,不亚于爱马仕做包_设计_好奇心日报

张金晶 2016-01-27 03:00:00

更难得的是,他还把这件事变成了一个生意。

我们有了 Google Map 和 Google Earth,但依然有人会想要一个地球仪。它和所有的老物件一样,都代表了旧时光。但市面上充斥着的,大多都是教学用的,粗制滥造的地球仪,别说美观了,连起码的精准都无法做到。而古董地球仪往往面临时光摧残,已经有所损坏,地图界限也需要更新的局面。

伦敦的 Peter Bellerby 就为此烦恼。他本来想送给父亲一颗完美的地球仪,作为其 80 周岁的生日礼物,但寻觅两年未果。于是他决定自己动手做一颗。

Bellerby 原本以为花个几千英镑,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找一颗球,把地图贴上去就可以了,他是这么以为的。然而,光是校正地图中的许多拼写错误和位置,就不得不每天投入六小时,并持续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市面上没有手工地球仪,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之后他又开始学习 AI (Adobe Illustrato),并请求朋友帮忙写个程序,将矩形地图转化成精准的“gores”——适合贴在圆球体中的三角形地图块。这样的好处是如果出现损毁,就可以便捷地补充上其中的一块。

因为没有什么现有的经验可以学习,目前所有的技术都是在实践中遇到问题总结出来的。例如怎样制作完美的轴心,来做到球体时刻平衡,可以自如旋转,并让其稳定在转动后的那个位置,而不是来回随意晃动。

连球体本身都需要重新研究如何制造。市面上的球体往往并不完美,因为制作方面不够严格,形状总有一些偏差。但即便只有 0.1 毫米的差距,都会使后续贴三角地图时产生宽达 2.4 毫米的空隙。最终,Bellerby 使用的球体都是寻找专门的工厂,并指定用树脂制作完成。

把地图贴上去才是制作过程中最繁重的一部分。别说要将纸条严丝密合地贴上去需要多久的训练,给黑白的地图上色这个步骤,就能花费数周的时间。这都不是数码打印的,而是用画笔一层一层画上去的,这样才能体现层次感,进而产生质感。

结果这第一颗地球仪费去了他整整两年的时光。他也由此创办了一个叫做 Bellerby & Co. Globemakers 的工作室,目前工作室有 8 个人,一年只制作 200 颗手工地球仪。大小不一,最大的地球仪直径长达 127 cm。

做成生意以后就不得不考虑更多,比如精确度要求更高了。“如果我把地球仪带到印度售卖,结果发现不小心把他们国家的边境画错了一点,那我就得面临 6 个月的牢狱之灾喽。”Bellerby 对 Freunde von Freunden 说。

现在,Bellerby 算是火了。好莱坞电影、BBC 电视节目、大量的短片和 MV 中也可以看到他的工作室生产的手工地球仪,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都曾买过他的地球仪。目前他们承接下了卢浮宫的委托,将复刻一枚拥有 300 多年历史的,曾经归属于路易十四的一颗黄铜地球仪。“之后可能会谈一个合作,那样人们就能在卢浮宫礼品区买到一个缩小版了。”Bellerby 说。

这里还有个视频可以观摩他们如何制作,视觉享受程度不亚于爱马仕制包过程: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