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能不能再重新发明一次个人电脑?接下来就看这个人了_智能_好奇心日报

黄俊杰 2016-01-21 01:48:51

我们和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聊了一会儿

iPad Pro 卖了两个月,当我们问负责全球市场营销的苹果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是否对销量满意时,得到的答案也在预期之中,大致上:各种满意,但数字不能说(还是等下周财报)。

对于定价 5888 起,想要取代笔记本电脑的 iPad Pro 来说,销量暂时还不是最要紧的问题。

”iPad 是苹果关于未来个人电脑的最清晰想象。一块支持多点触控的简单玻璃,可以瞬间变成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库克 9 月在发布会上将 iPad Pro 分成两部分:硬件,那块玻璃;应用,让玻璃瞬间变成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那块玻璃无可挑剔。12.9 英寸的巨大屏幕被苹果压在 6.9 毫米厚、713 克重的机身里——不到 4 个大号 iPhone 重。依然有评测抱怨新 iPad 没有 SD 卡和 USB 口,不过类似的抱怨苹果早已习惯,在它一个接一个砍掉软驱、光驱、网线的时候。

硬件从来不是苹果需要担心的事。“未来计算的想象还没变成现实,是因为 iPad 的软件暂时还不能变成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iPad Pro 发售后,《好奇心日报》的好奇心实验室栏目请 7 位不同行业的人尝试只用 iPad Pro 工作一周。实验的情况是,iPad Pro 的确是最适合办公的 iPad,但面对不同职业需要的专用工具,它还是缺了一些应用。

这是筛选测试者之后的结果,热爱 Mac 的主力人群程序员和 UI 设计师被排除在外,因为实在没有可用的工具。每天里都有一些应用在升级后加上”支持 iPad Pro“的说明。但缺少生产力应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现在解决应用问题的任务现在完全到了菲尔·席勒的身上。

席勒在发布会上席勒在发布会上

2015 年 12 月 17 日,苹果宣布高层改组,菲尔·席勒接管全部应用商店相关事务。

“App Store 发布那天起就是我和艾迪(艾迪·库)负责,其实现在我们还需要协作。我现在担起更多职责,是因为(随着更多类型硬件发布) App Store 有了更多机会,希望能给其它部分带来一些新点子。席勒今天中午在浦东四季酒店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介绍了自己目前的职责。

此前席勒负责开发者关系和应用商店审核,而艾迪·库管理 App Store 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建在 iTunes 平台上。

大概是现场拍摄角度的关系,席勒看上去比发布会上的照片更瘦一些。从乔布斯起,苹果最高管理层几乎人人都有固定的着装风格,席勒照常穿着泛白的牛仔裤、显活力的衬衣(这次是绿色)和灰色西装外套。套房一角,在售所有型号 iPhone、iPad、每种颜色的小 MacBook 列了一桌,就像一个小号的苹果店。

这是席勒接管 App Store 之后第一次来中国,昨天他的公开行程是:参观英语流利说的办公室、到同济大学软件学院和 iOS 开发俱乐部的学生聊天、去美克美家看苹果与 IBM 合作的企业软件

与 IBM 合作,解决 iPad 缺少商用软件的问题,在 iPad Pro 发布之前已经开始。到发布会那天,微软和 Adobe 高管登台称赞苹果的新产品,演示各自为 12.9 寸屏幕设计的新软件。这些合作显然需要努力,前者的 Surface 平板正和 iPad 竞争,高管公开嘲笑 iPad Pro 只是“伴侣”;后者早先曾因 Flash 之死与苹果交恶。

席勒很熟悉 Adobe,他 1997 年回苹果前就在那儿任职。那一年乔布斯回归苹果,早年曾在苹果工作过的席勒挖回去负责营销。之后几乎每一次产品发布会,席勒都会上台配合乔布斯介绍新产品。

和负责设计的艾维一样,席勒是 2000 年代乔布斯周围那一圈高管中极少数依然留在苹果的。因为经常上台介绍产品,并在库克过渡阶段直接主持发布会,席勒前些年也常被拿来和乔布斯对比。

这两人的生活几乎没什么相似之处,乔布斯完全不爱运动,席勒爱热曲棍球、甚至会直接写邮件和苹果博客作者 John Gruber 讨论各自热爱的球队;乔布斯从不公开展示财富,席勒则热衷搜集高价跑车。

两人接近的是商业视角,根据 Bloomberge Businessweek 的报道,席勒和乔布斯的观点是如此统一,以至于公司内流传着一个绰号“Mini-Me

此前 10 年只接受过不到 5 次公开采访的席勒今天一天接受了 4 次采访。不到 30 分钟的采访中,席勒用词谨慎。不过你还是可以听到他毫不遮掩地评论竞争对手。

当谈及中国 Android 厂商的竞争,他觉得这些公司不过是模仿者:“有意思的是,过去几年每个厂商都想跟着苹果走,每家都想做个和 iPhone 一样的东西,但没一家能做到。真正的 iPhone,只有 iPhone。”

iPhone 确实不太需要担心中国的低价竞争者,发布 9 年,每一年都比一年前更多,而价格却未见下降。

但 iPad 的情况没有这么乐观。过去两年里,iPad 每季度都是越卖越少:

iPhone、iPad 销量变化 2014 - 2015

注:图中每季度销量数字为累积式(过去 4 季度的平均数字),这种计算方式可以消去圣诞购物季的影响,反应增长趋势,库克前几年曾在台上用这种计算方法展示 iPad 的增长趋势

iPad 卖少了不是因为 Android 或 Surface 平板的竞争。每一个第三方统计数字都指出 Android 同样增长乏力,而且产品卖出后的实际使用率非常低。而 Surface 更多被用作笔记本电脑——否则 Windows 应用商店的平板应用不会像现在这样少而且长久不升级。

iPad 卖不掉是因为大多数人把它放在家里上上网、看看视频。这样的需求,2011 年的 iPad 2 已经非常够用。到 2015 年年中,超过九成 iPad 用户还在用 2013 年甚至更早的产品:

iPad 各型号使用率iPad 各型号使用率

越来越大的 iPhone 和越来越轻巧的 MacBook 让 iPad 进入一个尴尬的位置。

iPad Pro 的推出,意味着苹果将挽回 iPad 业务的希望放在生产力工具上。席勒多次谈到自己眼中苹果产品的相互竞争:

“(竞争)不危险,(竞争)几乎可以说是精心设计的。你得让不同的产品互相为了生存空间、为了使用时间而竞争。iPhone 变得如此出色,你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需要一个 iPad;iPad 变得如此出色,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需要笔记本电脑;笔记本电脑变得如此出色,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需要台式机。每个产品的职责都是相互竞争。”

iPad 的未来已经被定为去和 Mac 竞争,以一个不同的操控方式。iPad Pro 的界面完全依靠手指触摸屏幕,键盘和笔都只是辅助。所以苹果没有把这些配件列为标配、iOS 系统界面坚持不支持触摸板、不为 Apple Pencil 优化。

库克所说的未来个人电脑,是直接用手指触摸屏幕,而不在依赖鼠标/触摸板之类间接的操控工具。

更大的屏幕需要相应的软件设计,而苹果不能指望消费类应用——iPad 不像 iPhone 一样 7 x 24 在用户手边,社交、电商、新闻的未来一定是让自己适应随身带走的小屏幕,而不是反过来。

依然有许多地方可以用得上大屏幕。相对于最大 5.5 英寸的 iPhone,大尺寸的 iPad 才更接近教师看的教案、DJ 面前的混音器、设计师桌上的画板、店员对着的收银台、飞机上厚重的飞行手册……

刷个微信、看看新闻,小屏幕里就挺好。但当面对复杂的工作场景时,大屏幕才能提供足够的效率,尽管它们的用户可能不像智能手机那么多。

目前随 iPad Pro 到来的专业软件开发商多为微软、Adobe 之类的巨头。它们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但你很难指望它们带来软件交互上的创新,让它们发掘这块大屏幕的新用法。按照 iPhone App Store 诞生后的发展,交互创新一定得依靠中小开发者。

但  App Store 目前并不特别适合针对企业和专业工具的中小开发者。有两位开发者的观点可以代表不少人。

Mac 设计工具 Sketch 的开发者 Emanuel Sa 公开表示:“缺少试用导致 iOS 应用售价特别低。我们不会在无法预期收回投资的情况下开发 iPad Pro。”

文档协作工具 Quip 创始人,曾在 Facebook 担任 CTO 的 Bret Taylor 则说:”(比试用更严重的是)所有企业软件公司都靠订阅和团队订购。iOS 的支付方式假定每个人支付自己的账单。“

席勒认为第二个问题不存在,因为 App Store 也有企业账户,可以实现相同的功能。不过企业账户的体验比目前商用工具的在线销售麻烦许多。

至于试用,他说对《好奇心日报》说:“试用在工程上需要非常谨慎,如果我们大范围提供试用,怎么保证不出现用户下载别的应用也都用一下就删?我们在寻找一些解决方法,确保在提供所有开发者都能接受的试用功能。”

App Store 有 140 万应用,席勒相信依赖试用的只是一少部分。但苹果现在需要的正是少数开发者帮助,需要他们帮助自己将 iPad 真正“可以瞬间变成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当然,席勒接下来的究竟要做什么调整只有他自己知道。除非故意,否则苹果的高管从不提前透露任何消息。

席勒昨天参观英语流利说席勒昨天参观英语流利说办公室

不过席勒自己倒是真爱用中小开发者的应用。采访间隙,席勒戴上眼镜低头看着左腕上的 Apple Watch,屏幕上露出蓝底白色三角的 Logo,明显是去年推出的邮件客户端 Spark。

包括 Spark 在内,席勒的 iPhone 上有三个邮件客户端,他对 Spark 的设计不太满意,抱怨说读完邮件之后 Inbox 顺序会变很不直觉。

Twitter 客户端也有三个——Twitter、Tweetbot 和 Twitterrific,除了头像是 Marine Boy 动画剧照的官方认证账号以外,他还有几个小号。这位 Twitter 活跃用户大概是真有这需求,大号太受关注了: 负责第一代  iPhone 硬件的副总裁 Tony Fadell 加入 Google 以后,很快就有人发现席勒悄悄取消了对老同事的关注。

现在,类似 Spark 这样的小众专业工具软件开发者决定着 iPad 的未来。这可能是苹果公司改名、靠 iPhone 从变成消费品牌以后的第一次。而拉拢这些人,现在是席勒的职责。

”关于苹果,我可以谈的有件事是它一直在变,从 1997 年我回苹果开始——变化是生存的一部分。“采访结束前,席勒这么谈自己在苹果 19 年工作的体会。

现在苹果可以再做一些改变了。

题图来自 The Next Web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