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汽车暂时还不能真正做到“无人”_智能_好奇心日报

John Markoff2016-01-20 18:11:25

实际上,这样的产品距离真正进入人们日常生活最少还有十年的距离。

不久之前,汽车业的高管们齐聚加利福尼亚州的森尼韦尔市(Sunnyvale),探讨各自公司汽车中使用的无人驾驶技术。听完他们的介绍,车迷们可能会产生误会,以为无人驾驶汽车很快就能离开展厅,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是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本月 7 号,他在公司位于硅谷的研发实验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日产公司(Nissan)将在未来四年内推出 10 辆全新的无人驾驶汽车。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是特斯拉公司(Tesla)的首席执行官,他也提升了人们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期待。在上周与记者进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上,他宣称公司的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目前可能比人类的驾驶技术还要好”。据悉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在去年秋天正式被安装在特斯拉公司的 Model S 型号汽车上。

马斯克先生还表示,一两年之内,他们就能在技术上实现将一辆位于美国东海岸的特斯拉汽车“召唤”到西海岸自己身边的壮举。

汽车公司的高管们将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描绘的光鲜动人。但大部分人在听了高管和科学家们描述的无人驾驶汽车后想到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而且,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对日产无人驾驶汽车的原型车进行试驾。与特斯拉汽车一样,日产的新款无人驾驶汽车依旧需要人类驾驶员在一旁进行监督。

我们先把翻山越岭横穿美国这样夸张的功能放一边不谈。其实,马斯克先生和戈登先生所描述的都是具备高级功能的汽车。这些汽车具备的功能能够帮助我们驾驶,甚至能在复杂的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比如在车流量很大的街上自动完成平行停车。

波士顿咨询公司底特律办公室总经理泽维尔·莫斯奎特(Xavier Mosquet)表示,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汽车是类似于谷歌最近在硅谷园区附近测试的气泡外形无人驾驶汽车那样的产品。这些无人驾驶汽车具备一切功能,可以自动完成全部操作。实际上,这样的产品距离真正进入人们日常生活最少还有十年的距离。

“这需要一个发展过程,我们可能要等相当漫长的时间。”他说。

随着无人驾驶汽车研发的深入,越来越多投资和合作开始出现。去年,Uber 公司宣布计划与卡耐基梅隆大学合作开设无人驾驶汽车研究中心。最近,通用汽车公司向 Uber 的竞争对手 Lyft 公司投资 5 亿美元,目的是为无人驾驶汽车打造一个“叫车网络系统”。另外,一直有传闻称谷歌要和福特汽车公司达成合作,一同打造无人驾驶汽车。

上周,连白宫也加入到无人驾驶汽车的话题中来。奥巴马总统在下一财年的预算计划中提出,政府要在未来十年中拿出 40 亿美元支持与无人驾驶汽车有关的研究。美国交通部长安东尼·福克斯(Anthony Foxx)也表示,美国政府会帮助无人驾驶汽车扫清发展之路上的障碍,并在未来六个月内出台进一步的指导方针。

汽车目前已经能在特定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而在未来的几年中,它们会在电脑控制下越多越多地实现自我控制,摆脱驾驶员的操作。届时,无人驾驶汽车能够实现在蜿蜒的道路顺畅行驶,变换车道,通过十字路口,停车和启动等一系列功能。

不过,无人驾驶汽车还是需要接受人类的监督。值得注意的是,当无人驾驶汽车遇到复杂的路况或者遭遇紧急情况时,它们还是会将车辆控制权转交给人类司机。

在汽车产业里,这种情况被称为“切换问题”。汽车工程师们承认,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可没有那么简单。目前为止,汽车设计师还没有找到一种有效的方式帮助驾驶员顺利完成驾驶模式切换。当无人驾驶汽车在自动行驶时,人类驾驶员可能会忙着发短信、查收邮件或者观看电影。在紧急情况出现后,我们很难让驾驶员从精力不集中的状态中迅速振作起来,立即接管汽车控制权并化险为夷。

无人驾驶汽车会使驾驶员精力更不集中,这样就带来了危险:汽车自带的安全技术可能会对驾驶员造成新的危害。

约翰·莱纳德(John Leonard)是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专业的一名教授。他说:“无人驾驶汽车如何与车内驾驶员和车外的其他人进行互动?这是人工智能领域要解决的一个实际且重大的问题。无人驾驶汽车要能够了解驾驶员是否准备好接管汽车,还要知道自己是否给驾驶员提供了足够的提示以便他们顺利切换驾驶模式。总体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特斯拉公司称自己的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功能强大,能够“在高速公路上自动驾驶,并根据交通情况变换车道和调整车速”。但是,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近期的一次试驾却将该系统的局限性清晰地暴露出来。特龙博士是一名机器人专家和人工智能专家,他率领斯坦福大学的团队在 2005 年赢得了五角大楼举办的无人驾驶汽车 Grand Challenge 挑战赛。此后,他又领导创建了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

虽然特龙博士在几年前离开了谷歌,但他依旧活跃在人工智能领域。他称自己是特斯拉汽车的狂热粉丝。在最近的一次试驾中,他记录了特斯拉汽车存在的局限和问题,这其中就包括了他称之为“关键干预”的情况。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驾驶员必须接管汽车驾驶权,改变汽车原本规划的驾驶行为。

特斯拉的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允许驾驶员双手离开方向盘,但会在很短时间之后提示用户重新接管汽车的控制权。同时该系统还会在特定情况下给驾驶员发出警告,提示他们需要重新掌控汽车。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在高速公路上表现很好,而且特斯拉公司最近修复了一个导致汽车行驶到高速公路出口时突然转向的系统漏洞。不过,该系统在城市道路和乡间小路上的表现就称得上是“令人恐惧”了。为了确保不驶离道路,特斯拉汽车只采用一个摄像头识别道路标识。但是这种解决方案在遇到弯路时表现不甚流畅。而且,自动驾驶系统在接近弯道时还没有提前减速。

特龙博士最近开着特斯拉汽车从加州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一路行驶到太浩湖(Lake Tahoe,位于加州与内华达州交界处),全程 220 英里。他表示,一路上自己不得不十多次干预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

特斯拉公司本月九号称,公司将发布新版本的 Autopilot 系统。新版本软件在操控功能限制和驾驶性能改进方面都有所提高。

与特斯拉汽车一样,日产公司的新型号无人驾驶汽车也需要人类驾驶员进行监督,而且不能在全部场合和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日产公司的工程师承认,即便是旗下最先进的汽车也无法在所有环境中实现无人驾驶,比如在雪天、大雨天和某些夜晚就需要驾驶员掌控汽车。

雷诺-日产联盟技术研发部门的执行副总裁山口刚(Tsuyoshi Yamaguchi)说:“无人驾驶技术有特定局限性,在一些天气情况下无法正常工作。比如你想要在大雪或者大雨天出行,那么无人驾驶系统就无法工作。我们要确保车辆能够识别这些不利的外部条件,并对驾驶员发出警告提示。”

法律法规对不适用无人驾驶的情况进行了进一步完善规范,要求在特定情况下汽车必须切换到人类驾驶模式。在欧洲,1968 年《维也纳公约》明确写道:“所有行驶车辆或者车辆组合都必须配置一名司机。”该条约还要求:“所有司机必须始终能够控制自己的汽车。”虽然此后人们对这个条约提出了修正案,但是新的立法目前还未生效。

在美国,谷歌于 2011 年开始在个别州开始了广泛的游说活动。但是该公司在去年也承认,加利福尼亚州车管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出台的法规草案意味着自己遇到了挫败。该草案规定,汽车内必须乘有一名可以控制汽车的人类驾驶员。

不过,所有一切的挫折和障碍都没能击退部分特斯拉汽车的狂热粉丝。道格·卡门(Doug Carmean)是微软公司的计算机设计师,每天上下班都要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和雷蒙德市之间往返。他说自己曾经遭遇过特斯拉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导致汽车驶出道路的系统故障,并称那是一个“可怕的”经历。

他每天上下班要开 45 分钟的车。这段车程行驶速度缓慢,经常走走停停。在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的引导下,他的特斯拉汽车可以轻松地跟上车流。这令他获得解放,可以在路途中使用车载大显示屏上网浏览。

他说:“虽然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有时候会出现令人惊恐的问题,但我还是很喜欢它。总体而言,乘坐无人驾驶汽车是一种既令人敬畏又令人愉悦的体验。”

翻译:康平

文中图片版权:Elizabeth D. Herman/《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