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徐冰拍了部电影,画面都来自真实的监控视频_娱乐_好奇心日报

王珊珊2016-01-19 23:19:22

预告片出了,能看懂吗?

《蜻蜓之眼》将是一部非常特别的电影。海报上画着三个女人,左边尼姑,右边普通女人,这两位都是小鼻子小眼的丑陋画法,唯独中间有位妖艳的漫画式美女,手里抓着一道黄色的警戒线。

恐怖动画?犯罪片?鬼片?女性文艺片?

都不是。海报中间的两行字说明了电影的独特之处:“这是一部既没有摄影师又没有演员的剧情长片,本片影像全部来自公共渠道的监控视频。”

2

比起电影,或者纪录片,听上去更像实验艺术。实际上,导演正是一位有名的当代艺术家,徐冰,1955 年生人,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他的成名作是 20 世纪 80 年代末开始创作的《天书》系列,创造了近四千多个伪汉字,但包括徐冰本人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从中读出任何内容来。

这些看上去是字又不是字的作品引发了广泛讨论,一种评价是,“以图象性、符号性等议题探讨了中国这个象形文字民族的文化的本质和思维方式”。他后来的作品还包括《新英文书》、雕塑《凤凰》、《烟草计划》等。

2天书》

《凤凰》《凤凰》

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徐冰的一个创作特点是运用文化中大量存在的某类素材,编辑、创造,最终完成一种表达含义的作品。因为作品本身和人们的生活文化息息相关,所以当它以崭新而反叛的形式出现,你开始思考背后的含义。

而他这次创作电影的方式也是如此。电影的所有画面都来自全国各地搜集来的上万小时的监控视频,包括在各地电视台播出的视频资料和网络公开渠道获取的视频资料,经过 10 多位工作人员近一年的归类、编辑和再创作。

创作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搜集到足够的合法素材。徐冰说:“这部片子在 4 年前就开始策划,当时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各种各样的监控视频素材,但由于法律风险和渠道问题,很难找到足够的监控资料。一番纠结折磨之后,项目作罢。直到 2015 年,才发现各地电视台法制类节目和网络公开平台上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监控视频画面。在经过法律风险评估、版权评估和严谨咨询后,项目重启。”

在 4 分钟的预告片中,我们已经能看到它大概的模样。真的就像是法制新闻节目的素材集锦。既包括撞车、坠机等事故镜头,又有寻常女人聊天的日常画面。

目前还完全看不出来故事性。但是徐冰说最后你会发现一些惊人的巧合,电影是有一位女主角的,能够串联起她的故事。

徐冰说:“在监控发明之前,我们往往会以为很多东西不可能那么巧合,或者说我们相信一些奇特的事件,但没有证据,而如今监控系统,让我们看到了这些之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地存在我们身边。”

他说电影特意回避和放弃了某些“真实到触目惊心”的镜头:“和好莱坞大片里刻意营造的暴力和血腥不同,监控视频里的血腥往往让人不敢目睹,因为它是真实发生的。”

对于这部电影,我们最大的疑问当然是能看懂吗?到底有艺术价值吗?看完预告,的确感觉奇特且诡异,但是如果说有什么思想性,有点不知所云。

当然徐冰自己很自信:“根据我的创作经验,但凡之前没有过的东西在制作过程中常会自我质疑,在没有被证明之前,它都会面对疑问。这部作品为有电影梦的年轻人探讨了做一部电影的可能性。”

《蜻蜓之眼》不会在院线上映,年中会在网络上看到。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