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意大利男人又找回了真正属于他们的时尚_时尚_好奇心日报

Guy Trebay2016-01-20 18:00:01

“意大利式优雅,”意大利王室子弟 Antonio Rummo 说,“就是把小细节混搭在一起的本领,穿的衣服简单、不张扬,体现出对面料材质、纹理和剪裁的尊重。”

在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一边执政、一边上演 bunga bunga” 性爱派对的年代里,粗俗而非优雅在意大利一统天下。贝卢斯科尼曾是意大利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地狱,他在位的那些年就是对高雅智识与美学成就的长期民粹主义彻查,这些文化精髓定义了意大利的建筑、艺术、工业设计,尤其是 20 世纪的时尚。

如果你是通过总理小丑般的杂耍、或是五频道《男人和女人》节目(Uomini e Donne,有身材肥硕的男人与橙黄肤色的女人竞相设圈套的真人秀)这些文化糟粕来了解这个国家的话,你就很难相信曾经有过《甜蜜的生活》(La Dolce Vita)这样的时代存在。2013 年影片 《绝美之城》(La Grande Bellezza)对逝去的世界发出费里尼式的慨叹,而现实情况不就是这叹息的前提吗?

在这部奥斯卡获奖影片中,主角 Jep Gambardella 的这种厌世语气与意大利观众产生了共鸣。他身着浅色亚麻西装游走于面目全非的罗马社交场。文艺复兴过去 5 个世纪,意大利是否已经只剩下菠萝披萨和嗑药的锐舞派对?

在某个时候,我们不得不干掉大师,最近,米兰的工业设计师 Carlo Borromeo 说,他指的是意大利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艺术传奇。我们继承了过去的巨额遗产,在后来某段路上,就得把它丢掉。

意大利时尚记者 Angelo Flaccavento 用“慢性毒害”来形容这种情况。虽然正在发生,但这并非是不可逆转的过程。当然了,在贝卢斯科尼时期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可能已经穿上尖头鞋和牛仔裤了。这就像生在“便装星期五”的美国男人们,突然发现了细丝针脚和牛津鞋这类神奇的东西,于是乎,越来越多意大利男人开始去探寻自己国内的男装传统。

设计师 Borromeo 在家里。

举个例子,现在的小孩子都风度翩翩的,”30 多岁的 Borromeo 说,他们在传统服饰中探索,用自己的方式来改造、变花样。

去年夏天,Flaccavento 在佛罗伦萨马里尼博物馆(Museo Marino Marini)策划举办了一场展览,献给尼诺·切瑞蒂(Nino Cerruti)的个人衣橱——这位 85 岁的男装设计师是意大利式男性优雅的典范。令 Flaccavento 感到意外的是,展览取得的最大反响居然来自年轻人。

那是极大的反响,他最近在米兰的电话里说,每个人都被深深触动,切瑞蒂的造型居然这么现代、优雅,令人耳目一新,又一点不招摇。

切瑞蒂的着装风格强调流畅线条、柔和色调,还有悠久服装传统缔造的精致剪裁工艺。佛罗伦萨男装展(Pitti Uomo)每年举办两次,吸引多达 1200 个参展商和 3 万多买家前往佛罗伦萨。近年来,在这里吸引眼球的卡通式装扮与切瑞蒂的造型水准简直相差几个光年。

这些在佛罗伦萨周围昂首阔步的人,带着猎鹿帽,留着 Gabriele D'Annunzio 式胡须,或穿着德比鞋,披个歌剧院披风,放到 Instagram 上,叫他们孔雀都不够准确,索性叫笨蛋吧。

“Pitti 完全变成了马戏团,” Flaccavento 说,让人很难过,但这是事实。

Raffaello Napoleone 是佛罗伦萨交易会的举办方组织 Pitti Imagine 的主管,他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东西都很难看,”——他指的是贝卢斯科尼时期。逐渐地,这种情况开始好转。

Gianmaurizio Fercioni 在米兰 Brera 地区,他的刺青工作室和家坐落在此(右侧)。

另一种时尚风格的化身,越来越多在 Pitti 和欧洲时尚之都出现了,像意大利品位另一变种的继承者。可以把他想像成一位穿着上世纪 20 世纪那不勒斯裁缝做的柔软西装的男人,这些裁缝曾经被亲英派的客户们送到伦敦萨维尔街去偷师。

想象他是个在米兰街头的男人,轻轻擦亮的系带皮鞋体现出了精心的养护,而这与摄影迷的社交媒体内容没有半点关系。想象他是 Borromeo 这样的男人,他避开大衣,更喜欢穿夹克衫或马甲,与领带相比,他更偏爱丝巾,他似乎有意大利人特有的一种本事,敢穿彩色的裤子——曾经只有菲亚特继承人 Gianni Agnelli 和有名的花花公子才会穿。

Agnelli 的名字在这里很值得一提,因为一提到意大利的活衣架,他的形象会自动跳出来。众所周知,他那个很有媒体缘的孙子 Lapo Elkann 继承了祖父的衣橱。在那个时代,Agnelli 就像是 Instagram 这种现代公关机器打造的时尚潮人,和 Nick Wooster 差不多。

而人们最熟悉的 Agnelli 式风格——穿 Tod’s 靴子左脚不系带,腕表戴在衬衫的一个袖口上面,领带挂在套头衫外——都被认为是真正的优雅。

按照著名的公式少即是多”,译注,如果说优雅是一种婉拒的话,那么一群男人就足以把它解释清楚了。其中有设计师 Stefano Pilati,他曾在 2013 年加入 Ermenegildo Zegna,深入了解品牌的匠心传统和每季意大利男装的历史;还有造型低调休闲的工业设计师 Borromeo;或是知名米兰刺青艺术家 Gianmaurizio Fercioni,他华丽刺青作品的灵感来自肯特公爵、温莎公爵和可可·香奈儿等人的素净风格;再比如 Flaccavento 这样的人,通过观察祖父那一代西西里岛小镇居民来学穿衣。

意大利式优雅,意大利王室子弟 Antonio Rummo 说,就是把小细节混搭在一起的本领,穿的衣服简单、不张扬,体现出对面料材质、纹理和剪裁的尊重。

Guglielmo MianiLarusmiani 服装公司的 CEO,位于米兰 Camparino

这种本领,很可能与过去 5 个世纪的其他西方美学成就有共同的基础:那就是文艺复兴,Bonnie Clearwater 说,她是 NSU 艺术博物馆(NSU Art Museum,位于佛罗里达州罗德岱堡)的总监和主策展人。

在意大利,人体是所有设计的中心;这是人文主义,人的形象在人文主义中永远是关键,” Clearwater 说,她策划了展览《Bellissima:意大利与高端时尚 1945-1968》(Bellissima: Italy and High Fashion 1945-1968),展览将在下个月开幕。

设计师 Brunello Cucinelli 在最近一封邮件中写道,我得说,在外旅行时,我总能感知到人们对美丽的、受人敬仰的意大利美学的偏爱,而这种审美在国内正经历着国民与经济上的复苏。他还补充说,他观察到了,在意大利国内,更精致的美学传统格调在复活。

Guglielmo Miani 想到了个例子,他是 Larusmiani 服装公司的 CEO,这家公司在 20 世纪 20 年代由他的祖父创立。“对任何事物而言,看起来过分或者用力过猛的,基本就是错的,”Miani 说,他算是你能遇到的绅士里,穿着最无可挑剔的人了。

每一季他都有 15 套西装和差不多数量的夹克衫轮换穿,还要从 10 双鞋和自己品牌的一堆定制衬衫中进行挑选,尽管如此,每天早上他造型的时间都不会超过 10 分钟,Miani 说。而且本该如此。

他遵循的原则是把你喜欢的单品组合起来,不用考虑太多,”Miani 说,关键是了解必要的原则和元素,然后把它忘掉。

翻译:Alicia Lee

文中图片版权:Alessandro Grassani/《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