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时候也拦不住自己不懂装懂,对吧?_文化_好奇心日报

潘姜汐熹 2016-01-19 18:00:17

介绍一个不太新的新概念——达克效应,用来描述无知让人更自信的心理状态,通俗来讲就是所谓“一瓶不响,半瓶晃荡”。

鸡毛秀(Jimmy Kimmel Live)曾经在“西南偏南”音乐节现场做过一次街头采访,他们胡乱编了几个乐队的名字,然后问现场乐迷对这些乐队的看法,结果许多显得很懂音乐的朋克们纷纷开启瞎扯模式,对压根不存在的乐队评头论足。

比如一位戴粗框眼镜穿奇怪图案 T 恤的 boy ,被问到“最近的热门话题都是关于 Dermatitis 的,你认为他确实能引领新的潮流吗?”时,迷茫的他表示:“当然咯!”而 Dermatitis 其实是皮炎的意思,压根没这么个乐队。

另一位镇定的年轻姑娘不仅听说过不存在的“Tonya and the Hardings”,还知道不少——“许多男人都在谈论她们呢,说她们实在太难忘了,话说这些男人本来都不饭什么女团的,他们都这么说了可见这个乐队很棒啊。”仅仅根据少量给定的信息和一些联想出的脑洞:这个乐队是真的;看名字应该是个女子乐队;感觉应该挺特立独行的……她就拼凑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模像样的评论。

这个恶作剧是鸡毛秀的一个特色栏目“说谎的目击者”(Lie Witness News) 的一部分,这个栏目总是在调侃那些自以为是的潮人们,记者会问他们各种各样的问题,而问题前提都是错的,像是上面的例子一样,他们还问过时装周观众对一些编出来的牌子的看法。

被调侃的胖友们看起来也是蛮让人心疼的,他们有些明显只是想在镜头前说点什么,来掩饰自己对话题的一无所知;有些是想取悦记者,免得回答“我不知道”让对方扫兴,结果都变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对于最自信的那批人来说,陷阱是更深层次的,他们往往显示出确实 get 到一些线索,就好像真的有什么事实、记忆或者直觉让他们确信自己的答案是合理的。

类似的,豆瓣上也有这样的事。一位名叫@雪盲的豆友在豆瓣上添加了一部根本不存在的电影。片名叫《即使变成甲壳虫卡夫卡还是进不去城堡》。剧情信口胡诌,IMDB编号是TA的生日,演职员表是同事的英文名,插图是帕拉杰诺夫的[石榴的颜色]。当时该豆友表示完全是自娱自乐,没想到一年后这部片子有2457人想看…更牛的是还有207人看过,并且煞有介事地写下了简评……

这就是达克效应的体现,很多时候,无知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惊慌失措、困扰或是更加谨慎,相反地,它有时会让自以为懂一点点的人们变得盲目自信。

达克效应来源于康奈尔大学教授 David Dunning 和他当时的学生 Justin Kruger,他们于 1999 年在《性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论证了在生活中的很多领域,不称职的人没有或者说不能意识到自己的不称职。后来这种现象就被称为“达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用以描述无知者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反而显示出盲目自信的心理状态。

不止是鸡毛秀里随机采访的普通人,就连一些通常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会印证“达克效应”的存在。在康奈尔大学心理学系的 Stav Atir、Emily Rosenzweig 和 David Dunning 教授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询问受访者是否熟悉一些物理学、生物学、政治学或地理学概念,其中混杂着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概念,比如“视差板”(plates of parallax)、“超级脂肪”(ultra-lipid)等等,结果表明 90%的人至少熟悉所问到的 9 个概念中的 1 个,但其实 9 个都是假的。

美国作家 William Feather 曾经把受教育定义为“拥有区分你所知道的与不知道的能力”,这和孔老夫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无疑都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事实是,很多时候教育只是让我们误以为自己知道得更多罢了。试试回想你大学里学过的那些概念知识,有多少你只是听了耳熟,实际上根本讲不出个所以然。

一颗无知的头脑从来不是空空如也,而是混杂了各种偏见、鸡汤,和 shi 一样的所谓“干货”。

至于药方,Dunning 教授说,我们正确检视自身的方法是告诉自己“我不知道”,这并非失败,而是成功的开始。

不过我们觉得,仅仅是承认“我不知道”恐怕只能是一个诚实的无知者,配合一点好奇心服用药效更佳。

这篇报告来自 Pacific Standard,你可以在这里了解更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