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这位“中国首位亮相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吗?_时尚_好奇心日报

Natasha Tauber2016-01-18 18:00:18

她用了 30 年的时间,在家居与时尚装饰艺术领域里交织起了中美两种文化

本文由 Coolhunting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作为中国首位亮相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韩枫成名于 1990 年代。韩枫同时受到东方与西方的影响,这或许并不是一种巧合,因为她将自己的时间平均地分配在了上海的一间工作室和纽约 NoMad 区的一间 loft NOrth of MADison Square Park 是一个位于曼哈顿麦迪逊广场以北的街区,汇集了新奇科技、创意产业、餐厅和酒店,译注),韩枫在这里展示了自己和一些正在崭露头角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这间 loft 也是她在曼哈顿足迹的展示,她用了 30 年的时间,在家居与时尚装饰艺术领域里交织起了中美两种文化。

和三宅一生的信徒一样,韩枫的追捧者也都很迷恋复杂的褶裥。他们搜集着这些可穿戴的丝质雕塑,而它们每一季都会出现新的颜色和式样。这些设计的特色(包括使用拉条花束、围巾、丝质风车等图案)在进行了透视裁剪的羊绒大衣上迂回蜿蜒,还包括带有突起部分的手袋。韩枫说:褶裥用简单的方式创造了某种戏剧化的东西。

这是一个标志,但也仅仅是对那些已经接受它的人而言的。我的时尚和潮流没有关系, 15 20 年之后,它还是能穿,她继续说道。韩枫没给自己的服装做过广告和市场营销,她的解释是:我们不召唤人们来买。她的客户都是冲着特立独行的细节而来的——带有中国丝绸经典印花的直筒羊绒裙裤和巴洛克式的珍珠以带有生命力的形式散布着,此外还有那些千奇百怪的配饰。宽松版的丝质外套上缝缀着蜿蜒的图案,充满了存在感和戏剧性,述说着韩枫的另一种国际声誉。她还常常被找去设计歌剧戏服

韩枫的兴趣变化多端,但主要围绕着她对顾客、对他们的故事的着迷。利用这样的机会和平台,她将顾客的陈述融入了作品,以此作为对客人的回馈。一块褶皱的面料压在一张 Joseph Hoffman 设计的桌面玻璃下,从中国背过来的茉莉花茶潺潺地从 Augarten 的东方系列作品中流淌出来,仿佛在述说着她的东西方融合。韩枫只通过直接销售来卖她设计的服装,她喜欢和客人亲自见面,和他们交流各种享乐的偏好,同时分享彼此的推荐。在一件衣服上将生活和作品无缝融合,这与她早年的职业生涯完全不同。那时候我拼尽全力要证明自己,这位早年广受赞誉、如今更喜欢私人平台的设计师说。我很幸运,我做了我喜欢的事情,她说。

韩枫的热情好客给她带来了很多朋友,而在朋友们的鼓励下,韩枫的设计也受到了关注、并为人所知。2002 年,她的好朋友、一家博物馆的馆长送了她一趟赴意大利威尼斯的旅程。没有行程安排,韩枫说,她就是想让我获取灵感。在被引荐给 Murano 岛上一家玻璃制品工厂之后,韩枫热切地在布鲁克林找到了一家工作室,并且在那里制造出了拉伸卷曲、违反重力的玻璃模型。她将如此灼热、沉重、柔软的玻璃制造与冥想所需的专注进行了类比。最终的成品在 2006 年的 Cooper Hewitt 设计三年展上展出。

就在 Coolhunting 拜访韩枫的那天,她正在筹备名为再见,乌托邦(Goodbye, Utopia的装置,这是一件来自丁世伟的影像艺术作品,它将投影在横跨了整个 loft 的三块嵌入式幕布上。自从三十年前成名之后,韩枫就开始支持很多当代的作品,如今再看她的空间,它就像一个策展平台,一个帮助中国年轻艺术家们获得关注的纽约基地。

韩枫并没有住在这个 loft 里,而是和她的先生 William Kalush 一起生活,他是一个魔术师中的魔术师、书籍搜藏者和艺术研究中心 The Conjuring Arts Research Center 的创始人,这个艺术研究中心的藏书可以追溯到 15 世纪,大多都是关于对魔术以及和它相关的艺术的解读。与 Kalush 一样,韩枫因为能做我想做的事情而感到很幸运,这项工作没有终篇,只有无尽的追求。当被问及她早年一跃成名之后有意识地从公众舞台上退出的原因是什么时,韩枫解释道:我对功成名就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当你成为大人物之后,你就会关注那些数字,而不是专注于创造。现在我很享受创造。

图片来源 Natasha Tauber

翻译:熊猫译社 饮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