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方们在奖项分配上动足了脑筋,但对奥斯卡管用吗?_娱乐_好奇心日报

Cara Buckley2016-01-15 20:49:11

毕竟到最后,还是学院说了算啊……

《火星救援》(The Martian)是一部引人爆笑的剧情片,讲述了一名被独自留在没有人的火星上的宇航员机智而又绝望地努力生存的故事。这部影片怎么就赢得了金球奖最佳音乐/喜剧片类电影两个奖项呢?这无疑是周日揭晓的金球奖最令人费解的一大问题。

“这不是一部喜剧片,”摘下本届金球奖电影类音乐/喜剧片最佳男主角的桂冠后,影片主演马特·达蒙(Matt Damon面无表情地对记者说道,“这是一部音乐剧。”

这部剧情片怎么赢得最佳音乐/喜剧片大奖的?亲爱的读者们,这是因为二十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希望这样。本届金球奖电影类最佳剧情片已经有了两个有力的竞争者——《聚焦》(Spotlight)和(另一部福克斯出品的影片)《荒野猎人》(The Revenant),因此福克斯没有让《火星救援》参与这一奖项的角逐,而是让这部影片报名参选了最佳音乐/喜剧片。负责评选金球奖的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对此言听计从,尤其是在《火星救援》斩获两个大奖之后,整个虚幻的电影圈儿都表示很惊讶。

但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拒绝了另外两家影视公司的提名建议:焦点电影公司(Focus Features)想要让艾丽西亚·维坎德(Alicia Vikander(她在电影《丹麦女孩》[The Danish Girl] 中饰演了那位变性人主角的妻子)参选最佳女配角,而温斯坦公司(Weinstein Company)也想让鲁妮·玛拉(Rooney Mara(她在电影《卡罗尔》[Carol] 中饰演其中一位女同性恋者特芮丝 [Therese])竞选这一奖项。 11 月,玛拉在戛纳电影节(Cannes)赢得最佳女演员后,金球奖的评委认定这两位演员在影片中饰演的角色是主角,不适合参与最佳女配角的角逐。对于此事,玛拉此前已经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发表过评论称,如果这部电影的两位主演性别不同,他们就都能作为主角参加评选了。Variety、《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以及其他一些报刊媒体也对这些电影公司的策略提出了质疑,说他们是胡乱或采用欺诈手段报名不该报名的奖项。(不过上个月,另一位《Variety》的作家发表意见称,胡乱报名奖项并不值得人们这么紧张。)

电影《卡罗尔》中的凯特·布兰切特(左)和鲁妮·玛拉。

考虑到“欺诈”通常指的是更加严重、更加具有破坏性的欺骗行为,使用这个词来形容胡乱报名奖项的情况似乎有些太过了。《Bagger》刊文称,一个形容这一情况更好的词或许是“显而易见的小花招”(Glaringly Obvious Sleight of Hand),简称 GOSH 。

人们批评称,影视公司想要把那些主演身份具有争议的演员硬塞进配角类奖项的竞争,这是因为:1)他们知道这些演员更容易获得配角类奖项的提名并最终赢得奖项;2)同一部电影里还有其他演员竞选同类奖项;3)有些演员要么太过出名不容易被认为是配角,要么名气不够响亮不容易被看作是主角。

就《卡罗尔》这部电影而言,玛拉今年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可能就是和她一起主演这部电影的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如果她们两人都进入了主角类奖项的角逐,她们就要窝里斗了。(公司最后决定让一位演员参加主角类奖项的竞选,一位演员参加配角类奖项的竞选时,并没有考虑到莎拉·保罗森 [Sarah Paulson]。她在影片中相当出色地饰演了一个绝对算是配角的角色。)此前 2005 年的电影《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也很有争议地运用了同样的策略:尽管希斯·莱杰(Heath Ledger)和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在影片中扮演了一对恋人,但莱杰参加的是最佳男主角的竞选,而吉伦哈尔参加的却是最佳男配角的竞选,最终两者都获得了他们各自竞选奖项的奥斯卡提名。

而今年,布兰切特、玛拉和维坎德都没能赢得金球奖电影类剧情片最佳女主角。最终,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赢得了这一奖项——她在电影《房间》(Room)里扮演了一位和儿子一起遭到囚禁的母亲。但是,照 GOSH 的标准来看,这部电影还是遭到了一些胡乱报名奖项的指责。许多人认为,片中扮演儿子的雅各布·特伦布莱(Jacob Tremblay)也是这部影片的主角,但是这部影片的制片公司 A24 却让他参加了最佳男配角的奖项角逐。(在此前一些评论协会举办的影视奖项中,有的提名他为最佳男主角,有的提名他为最佳男配角。他并没有获得金球奖的提名。)

至于最佳女配角,今年的金球奖将这一奖项颁给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中的)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这位女演员对于胡乱报名奖项可不陌生。 2008—2009 年度电影奖颁奖季中,她凭借自己在电影《朗读者》(The Reader)中扮演的角色参加了最佳女配角的竞争,又凭借自己在《革命之路》(Revolutionary Road)中扮演的角色参加了主角类奖项的角逐——但其实她在《朗读者》中饰演的是主角。最终,她既赢得了当年的金球奖电影类最佳女配角,又赢得了金球奖电影类剧情片最佳女主角——干得好,凯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不允许演员同时有两个角色参选同一类奖项,而且他们会让投票者来决定演员应该属于主角还是配角:凯特没有凭借自己在《革命之路》中扮演的角色获得提名,但却因为在《朗读者》中的表现赢得了当年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美国太平洋时间本周四清晨,本届奥斯卡提名公布时,我们就会知道学院在今年奖项划分上的共同想法了。但是那只会暂时平息胡乱报名奖项的争议——这是一件常年争议不断的事情

更为人所熟知的一场争议发生在 2003 年。当时,凯瑟琳·泽塔·琼斯(Catherine Zeta-Jones)想要凭借电影《芝加哥》(Chicago)参加最佳女配角的竞选。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不同意她参选这一奖项,而是让她参加了主角类奖项的竞选——最后她没得奖。但是,学院却同意她参加最佳女配角的竞选,而且她最终获得了这一奖项。

电影《卡罗尔》中的凯特·布兰切特。

二十年前,尽管一些鲜明强烈的观点认为,1994 年的电影《低俗小说》(Pulp Fiction)中的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和塞缪尔·L·杰克逊(Samuel L. Jackson)两人都是影片主角,但米拉麦克斯电影公司(Miramax)决定让特拉沃尔塔参选最佳男主角,让杰克逊参选最佳男配角。一年后,詹姆斯·克伦威尔(James Cromwell)凭借自己在《小猪宝贝》(Babe)中的表演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其实他在那部电影中演的算是主角,但奥斯卡金像奖的划分意味着学院数千同行全都同意,他扮演的角色是小猪的配角。(公平点来说,这部电影毕竟是叫《小猪宝贝》啊。)

被问到对于此事的看法时, A24 公司通过发言人称,公司其实也不想这样。焦点电影公司的人表示,他们是在和演员们的代表人、电影制作人和制片厂聊过后,才决定让维坎德凭借《丹麦女孩》参选女配角的。温斯坦公司表示,重点关注演员应该参选什么类别的奖项,会让我们错过《卡罗尔》的优点,而且这证明了我们现在已经堕落到了多么低下的地步。

“好莱坞似乎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编造凯特和鲁妮之间并不存在的竞争关系上,这是一个相当悲哀的情况,”温斯坦公司负责宣传事宜的总裁丹尼·温斯坦(Dani Weinstein)说道,“真正有意思的其实是你通过谁的眼睛来看这个故事。卡罗尔是个母亲,而特芮丝正在觉醒,还有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情——(大家关注的应该是这些内容,)而不是她们出现在银幕上的时间长短。”

有一些人认为,演员出现在银幕上的时间不应该被当作决定演员到底是主角还是配角的考量因素——这似乎是衡量演员在影片中重要性的一种很悲哀的方法。而且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应该规定演员出现在银幕上的最低时间?朱迪·丹奇(Judi Dench)凭借其在《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1998)中的表演赢得了当年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而她只在影片中出现了大约 8 分钟;因为 1976 年的《电视台风云》(Network)赢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的比阿特丽斯·斯特雷特(Beatrice Straight)只在影片中出现了 6 分钟。但是,他们在这些影片出现的那几分钟多么惊人,多么有力度啊!

(胡乱报名奖项参选)公平与否通常是一种主观性的判断,人们对此的一切讨论争议都关乎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不仅是演员推进自己事业的好机会,而且还是影响一部电影市场营销的主要因素。

“《美国骗局》(American Hustle)没能得奖。这真的重要吗?不重要,”另一位好莱坞业内人士表示(考虑到公开直言会影响自己的就业,他要求媒体隐去自己的名字),“不管在哪里售卖这部电影,片方永远都会说这部电影‘获得了 10 项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包括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而那正是影片包装和重新包装的方式——每当有新的影片格式出现(即需要重新以新格式推出影片)的时候,甚至未来人们在脑内植入芯片播放电影的时候,(影片都会用这种方式进行宣传。)”

由于奥斯卡金像奖的投票者确实有权选择演员到底是主角还是配角,因此这会给人一种感觉——他们的最终决定可以矫正演员胡乱报名奖项的这一情况。不过并非所有的参选者都会同意投票者的裁定,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自己可能一开始就错了。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文中图片版权:Wilson Webb/The Weinstein Company

题图来自 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