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David Bowie 有关的 10 个瞬间,每次都改变了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好奇心人类学_设计_好奇心日报

谢舒敏 2016-01-14 19:30:40

10 个瞬间无法绘出 David Bowie 的生涯,只是简单揭示他如何给设计的世界,如何给人类文化带来影响与启发。在形容他的生卒年时,一个说法流行起来,那是“1947—∞”。

“抬头看向这里,我就在天堂

我身负伤疤,世人无法看见

人生如戏,但独此一份

而我的名字,已无人不知。”

David Bowie 在他生前最后一张专辑中的歌曲《拉撒路(Lazarus)》中唱道。《圣经·约翰福音》故事里,耶稣的祷告拯救了病逝的拉撒路,后者从墓中复活,见证了耶稣的神祗。Bowie 的辞世令人错愕、震惊、悲痛。新专辑《★》确是一份很好的 69 岁生日礼物,却也是他在离开之前通过音乐和艺术向这个世界道别。如此 David Bowie 的方式。

天赋异禀,变幻莫测,永远在探索,创造。David Bowie 本人将自己的生涯视作一场表演,认为他不过是为不同角色换装,在不同身份间游离和转换。而事实上,近半个世纪以来,他不仅是摇滚史的传奇,也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艺术和时尚风向。他汲取与融入不同文化与艺术形式,不断探索自我身份认同,在此过程中逐渐超脱出任何固定形式,也超越了时间。无论他愿不愿意,David Bowie 已经成为一个艺术形象和文化符号,难以复制,同时却能激起无数回想和共鸣。

设计杂志 Dezeen 从设计的角度讨论 David Bowie 10 经典瞬间。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他给我们留下的那些时刻——浪漫,勇敢,激越,激发灵感,是的,它们配得上这些形容。

1971 年,《Life on Mars》MV 中的浅蓝色西装

Life on Mars》是 David Bowie 早期的经典歌曲,歌曲 MV 中穿浅蓝色西装的形象也成为他在生涯早期的代表。这种并不常见的亮眼的蓝色和他同样明亮的红头发形成对比,很有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

1973年,《Aladdine Sane》的专辑封面,“闪电妆”

1972 年,David Bowie 在专辑《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中创造了一个极具颠覆性的、同时在摇滚史上已经不朽的形象:Ziggy Stardust。服装炫丽,妆容妖娆,性别模糊,尽管是 Bowie 虚构的来自外星的摇滚歌手, Ziggy Stardust 一诞生便被 1970 年代年轻人认定,这就是他们所等待和渴求的音乐偶像。

1973 Bowie 的专辑《Aladdin Sane》延续了这个形象,封面里是红发的他半边脸画上红蓝相间的闪电妆。这个闪电妆至今仍是最常被模仿、最受音乐人与艺术家推崇的妆容。

1973 年,Ziggy Stardust 的“太阳妆”

太阳妆同样来自 Ziggy Stardust 这个前卫叛逆的外星人。他的妆容里用了大面积的红色腮红,金属色眼影,前额绘上一轮金色的太阳,又用浓烈的的大红唇色加强戏剧感。这样的妆容强化了他雌雄同体的形象。

1973 年,宣传《Aladdin Sane》的巡演时,日本设计师山本宽斋为 David Bowie 设计的连体服

David Bowie 的艺术风格可以说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他曾师从艺术家 Lindsay Kemp,通过 Kemp 接触到先锋戏剧、哑剧和日本歌舞伎的表演,并向后者学习如何依靠肢体语言表达想法。

后来,Bowie 结识了日本设计师山本宽斋,他为 David Bowie 设计了演唱会的舞台服装。其中最出彩的是一件带条纹的连体服,裤腿似传统日式服装般宽大,而整套服装又带有现代主义的几何感,正与他的红发和太阳妆相搭配。山本宽斋的服装设计帮助 David Bowie 鬼魅、先锋的造型更加深入人心。

1974 年,《Diamond Dogs》专辑巡演的舞台设计

1974 年的专辑《Diamond Dogs》被许多人认为是 David Bowie 即将告别华丽摇滚(Glam Rock)的转型之作。他来到北美宣传这张专辑。演出的舞台模拟一座颇具未来感的城市,形状不规则的摩天大厦上,流淌着鲜艳的彩色颜料。据说,这张专辑的概念与歌词,灵感来源于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

1976 年,“瘦白公爵”西装

创造了 Ziggy Stardust 之后,David Bowie 也变得大红大紫,但他没有延续这一受到粉丝狂热崇拜的前卫形象,而是在一次演唱会中宣布一切将会到此为止Bowie 感到有时候自己已经难以分别自我与 Ziggy Stardust,而他不希望自己被这一分裂出来的人格控制。他选择改变,方式是唤醒他的另一重人格与身份。

在专辑《Station to Station》中,David Bowie 成了一个苍白、瘦削的公爵。穿着剪裁精良的衬衫、西裤和西装背心,他看起来有些病态却风度翩翩,而且更重要的是,前所未有地靠近主流

1980 年,《Ashes to Ashes》MV 中的小丑戏服

1980 年的《Scary Monsters (and Super Creeps)》是一张口碑与销量双收的专辑。专辑中主推的一个概念和形象是蓝色小丑,从封套到主打歌曲《Ashes to Ashes》都能看到打扮成哑剧小丑的 David Bowie。他头戴一顶白色帽子,穿着一身蓝色而闪闪发亮的紧身衣,衣服上饰满带着金属感的“花瓣”,妆容十分戏剧化,浓烈的白色与红蓝相对。

1986 年,电影《Labyrinth》中妖精国王 Jareth 的戏服

大家都知道,David Bowie 也曾出演电影,并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和《饥饿(the Hunger)》是其中比较出名的两部。1986 年,David Bowie 主演了魔幻电影《Labyrinth(中译魔幻迷宫)》,在其中饰演一个妖精国王。他的造型同样妖媚邪气,穿着正面带着褶皱的衬衫,搭配带亮片的夹克和灰色紧身裤,发型和妆容跟后来的视觉系乐队风格相近(当然,至今仍有不少人无法接受这样的风格)。

也有人认为,这是冷幽默版的绿野仙踪,甚至带着邪典电影的色彩。David Bowie 作为主创,参与了电影配乐的创作。

1996 年,Alexander McQueen 设计的“英联邦”长外套

1990 年代,David Bowie 与当时的新锐设计师 Alexander McQueen 相识并开始合作。McQueen 为他设计了一件优雅而大胆的服装——一件英国国旗为图案的长外套。Bowie 穿着它拍摄了随后的专辑《Earthling》的封面照,出席时尚颁奖典礼,并在自己的演唱会中把它当做演出服来穿。

2013 年,《The Next Days》专辑封面

2013 年 月 日,Bowie 在他 66 岁生日那天发布了新单曲《Where Are We Now》,随后则是时隔十年的新专辑《The Next Days》。这张专辑封面用一个白色的方块覆盖住 David Bowie 1977 年的经典专辑《Heroes》封面中 Bowie 的面部特写,黑色的标题字样“The Next Day”位于中央,很具张力。

设计这个封面的是英国平面设计师 Jonathan Barnbrook他曾这样解释他们为什么选择基于旧专辑封面来设计

“我们本想来点特别的——在这个已经什么都有人做过的领域实在很难——但我们敢于相信这是个新的想法。通常,用旧图片意味着‘回收利用’或‘精选集’,但在这里,我们指的是标题所说的‘第二天’。用白色方块遮盖《Heroes》专辑封面,这是想表达‘当下的’流行与摇滚乐精神正在遗忘或抹去过往。

然而,我们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无论我们如何尝试,都不可能完全摆脱过去。假如你有创造力,那么你的过往会在各个方面显现——它从你的每个创举中渗透出来。无论你怎样试图逃离过去,它总是赫然突现,而人们会对你进行道德判断,还牵涉到那些往事。将过去的专辑遮蔽也和一个更普遍的人类社会现状有关,在生活里,我们无情地走向新的一天,却把过往抛在身后。这是因为,(事实上)我们别无选择。”

10 个瞬间无法完整绘出 David Bowie 的生涯,只是简单揭示他如何给设计的世界,如何给人类文化带来影响与启发。在形容他的生卒年时,一个说法流行起来,那便是,“1947—∞”。

 

附《拉撒路(Lazarus)》歌词全文:

“抬头看向这里,我就在天堂

我身负伤疤,世人无法看见

人生如戏,但独此一份

而我的名字,已无人不知

 

抬头看向这里,我身处险境

但我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我飞得如此高,大脑旋转不停

将手机从高处坠落

而我是否也像它一样

 

当在纽约时

我的生活似国王

接着我却花光所有钱

一切不过指望于你

 

这样生活,或者死去

你知道,我都会自由

就像那蓝色的知更鸟

现在我是否像它一样自由

 

哦,我会自由

就像那只蓝鸟

哦,我会自由

我是否会像它一样自由”

图片来源:dezeenhypebeastgladyspalmeraesquir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