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经理进了英国裁缝街,他能带来谋略,还是只有虚荣心?_商业_好奇心日报

Elizabeth Patonjan2016-01-16 20:00:34

这个生意是这样:一旦你切身体会到了剪裁带来的私密魅力,你就会臣服于它的脚下。但在新时代,这一切要如何言说呢?

伦敦电  在全球奢侈品巨头旗舰店林立的新邦德街不远处,萨维尔街上绅士的裁缝们还在继续保持着对传统和习俗的坚持。在客人到来时,红木装修的走廊上方的铃铛会响起;来自英国最好厂家的大幅格纹面料、羊毛面料和十字纹面料被高高摞起;裁衣工弓着背坐在地下室和狭小的里屋,忙着完成全世界富有的客户所下的订单。

但在伦敦梅费尔区(Mayfair)的这些场景背后,众多小商家们为了跟上男装市场转变的步伐,也在不断地进行自我变革。

2008 年金融危机后,一些店铺关了门,另一些则陆续被大企业收购,这些企业均热衷于出口这条街在定制方面的丰富遗产和盛名。比如中国贸易帝国利丰的老板、亿万富翁冯国纶现在就控制着包含 Gieves & HawkesHardy AmiesKilgour 在内的一连串定制品牌。

Huntsman 店铺内部。

然而,已经有 166 年历史、在这条街上也有着最响亮名声之一的 Huntsman 却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变革典型——或许从另一个方面看,也可以说是前车之鉴。

定制会保持强劲的未来,但萨维尔街是一个微妙的缩影,它需要大量的裁缝,这样才能吸引优质的学徒和合适的服务人员,从而继续确保属于它的顾客的光顾,” Gieves & Hawkes 董事长、萨维尔街定制服装协会(Savile Row Bespoke Association)创始人马克·汉德森(Mark Henderson)说。某些品牌做到这一点容易些,其他一些则没那么容易。

我认为值得庆幸的是,《萨维尔定制命悬一线》的消息上头条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汉德森说道,这主要是由于几个品牌在努力让这条街继续存在下去,让它成为英国男装和全球奢侈品令人尊敬的一部分。

Huntsman 是萨维尔街上最昂贵的一家店铺,两件套的定制西服售价 5000 英镑起,它的顾客则涵盖了从克拉克·盖博到温斯顿·丘吉尔、从国王爱德华七世到滚石乐队的各类显要。

在被一个由 15 人组成的财团持有达几十年以后,2013 1 月,这家店铺被帅气的比利时对冲基金经理皮埃尔·拉格朗日(Pierre Lagrange)买下,收购金额则未曾披露。他任命了英国出生的苏丹女装设计师鲁比·勒鲁比(Roubi L’Roubi)为店铺的创意总监。(当时勒鲁比为拉格朗日的男友。)

Huntsman 创意总监坎贝尔·凯瑞。

周四,最新一届伦敦男装周的前夜,53 岁的拉格朗日表示:虽说投资创意产业是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但收购 Huntsman 的决定却来自于纯粹的激情。

如果不是看到一个极好的培养空间,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拉格朗日说。定制是极致的奢华——它是只为你而打造的艺术品。并且随着人们正越来越多地在寻找没那么品牌化、更加个人化的汽车、珠宝、枪支和衣橱,我看到了一个真正可拓展的商业机会。

在最初几个月,萨维尔街的不少人对这两位外来者充满了怀疑。当他们中的一些人狡猾地指出勒鲁比缺乏男装经验、给 Huntsman 历史悠久的经典剪裁带来了微妙的改变的时候,其他一些人则对拉格朗日闹得极为公开的离婚大战表示侧目。他和妻子凯瑟琳(Catherine)达成了 1.5 亿英镑的离婚协议,并将二人名下价值 9000 万英镑、带 15 个卧室、位于肯辛顿宫花园的宅邸卖给了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

但现在,拉格朗日似乎成为了这条街的金童。

皮埃尔开启了自己和 Huntsman 以及整条街的关系,给它们注入了活力,汉德森表示。

Huntsman 店铺地下室的裁衣室之一。

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的首席执行官卡洛琳·拉什(Caroline Rush)赞美了拉格朗日串联起定制业多个侧面的能力。

他绝对已经为 Huntsman 注入了新的生命,也给行业带来了新的视角,拉什说。他明白,在成衣市场繁荣的年代,为了确保萨维尔街的生存,我们需要为它在国际市场上建立起声誉。

作为投资公司 GLG 的联合创始人和 Man GLG 的现任董事总经理,拉格朗日的身价估值约为 2 亿 5 8 百万英镑。成为 Huntsman 的非执行董事后,他一手执掌了该品牌业务的方向。他成立了一支新的管理团队,并监督了对萨维尔街总部的装修。随后,在 2015 年,他又成为了萨维尔街定制服协会(Savile Row Bespoke Association)的主席,把自己的决心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恕我直言,萨维尔街的店铺中,很多并没有商业运营的历史,但它却靠少数几家小店在国际上赢得了强大的声誉,拉格朗日说道。

作为一个从事金融业的裁缝门外汉,我看事情和这里的很多人不同,他说。Huntsman, 我已经可以为其提出可持续增长的新路径,同时仍对定制的知识和工艺技巧保持巨大的尊重——这也是对这条街灵魂的尊重。如果我们能够建立国际影响力、树立萨维尔街的品牌地位,这将会保护每一个传统裁缝的利益。

去年 5 月,有人走出了一条出人意料的新路:勒鲁比已不再为 Huntsman 工作。 他和拉格朗日于去年分道扬镳。

在勒鲁比的位子上,拉格朗日聘请了苏格兰人坎贝尔·凯瑞Campbell Carey),他是一个在这条街上工作了 20 年的老人儿,在此期间为自己打造了横跨大陆的声誉(他最近的身份是 Kilgour 的首席剪裁师)。

我一直把 Huntsman 看作萨维尔街这顶王冠上的宝石,凯瑞说。这里的历史和工艺质量是无与伦比的。

在创意总监的身份之外,凯瑞还(和达里奥·卡内拉[Dario Carnera]一起)担任了联合首席剪裁师一职。他现在致力于延续 Huntsman 的标志性美学:单颗钮扣的休闲口袋、有力而又自然的肩线以及高腰夹克。

它更多是一个店铺而非品牌,而相比创意总监,我也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个创意托管人,凯瑞说道。

拉格朗日和凯瑞都认为, Huntsman 商业方面的未来取决于它在国际扩张上的努力。2014 年的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把一间虚构的定制店铺同时当成了布景和灵感来源,在那里,一个男孩被裁缝打造成了一颗耀眼之星,而店铺则充当了一个秘密特工团体的隐秘指挥基地。特别是在亚洲,电影还为这条街带来了小小的粉丝军团。

去年秋天,Huntsman 举办了涵盖 8 个城市的首届亚洲巡回衣箱秀(trunk show),而他的第一家海外店铺——在纽约 57 街的一间俱乐部——也将在二月开张。

我们客户群中大约 60% 是美国人,但萨维尔街其他店铺的这个比例还要更高。在这个时代,如果以为每个人都还会来到伦敦(做衣服)就未免天真了,拉格朗日说。为了让客户感觉到他们的重要性,我们就必须去他们那里。

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既保护令我们独一无二的东西,也要去向 21 世纪的奢侈品产业证明我们自己。

翻译:熊猫译社 Ariel Yang

文中图片版权:Tom Jamieson/《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