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军团》拿下金球奖,它背后是美国电视业的什么变化?_商业_好奇心日报

John Koblin2016-01-13 20:48:06

“这部电视剧以一种真的很不可思议——而且有时候相当悲剧——的方式,反映了当时现实世界里正在发生的事。”

加州比佛利山庄电 — 过去十年间, NBC 环球(NBC Universal)有线电视部门负责人邦妮·海默(Bonnie Hammer)时不时就会身穿牛仔裤和运动鞋,头发向后梳起,坐上 E! 电视台影视制作卡车,低调地前往金球奖(Golden Globes)颁奖现场。等到红毯秀结束,金球奖颁奖仪式正式开始时,就会有人招来一辆豪华轿车,叫上一块披萨——海默这晚的工作差不多也就结束了(因为没得奖,所以走完红毯任务就完成了,译注)

然而上周日晚间,情况却和以往大不相同。那天晚上,美国有线电视台 USA 电视台(USA Network)大受欢迎的新剧集《黑客军团》(Mr. Robot)捧回了金球奖电视类最佳剧情类剧集奖(Golden Globe for best television drama)。这是 USA 电视台第一次在金球奖上有所斩获。随后海默发现,自己成为了 NBC 胜利狂欢庆功派对上的中心人物。

“这就是那位让我们美梦成真的女士。”《黑客军团》里的新人主演拉米·马雷克(Rami Malek)把手臂挂在海默身上说道。

“这就是那位做出了这个决定的勇士,”这部剧集的另一位演员克里斯蒂安·史莱特(Christian Slater)拿着他的金球奖电视类最佳男配角奖杯说道,“她无疑将电视台带往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发展方向。我非常感谢她愿意冒这个风险。”

对于电视界而言,今年的金球奖大家都各有斩获:没有哪家电视台赢得的奖项超过两项——而 USA 电视台和 Amazon 电视台正是在本届金球奖上获得两个奖项的两家电视台。对于 USA 电视台而言,这一成绩尤其惊人。此前,在这样一个前卫节目或广受好评的节目随处可见的时代,这家一直以来以收视率高而闻名的电视台却始终没有出过什么有名的前卫节目或者好评节目。颁奖之夜从来都不是 USA 电视台的天下。

但电视行业现在也今非昔比了。如今电视节目的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节目收视率却在大幅下降,而你所能想到的任何类别的节目的制作人都有可能获奖。比如说, Amazon 电视台推出的《从林中的莫扎特》(Mozart in the Jungle)这样相对而言比较晦涩的剧集,就赢得了本届金球奖电视类最佳喜剧类剧集奖(best TV comedy)——这已经是这家流媒体服务商连续第二年获得喜剧类奖项了。

“想要从 400 个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排名前五的顶尖节目?好吧,你可以和每个你认识的人聊聊,要是所有人都认为你的节目是个绝赞的好主意,那你有可能就有些落伍了,应该再想个别的点子。”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负责人罗伊·普莱斯(Roy Price)说道。

那也正是 USA 电视台高管们所做的。过去十年间,(总是将世界表现得晴空万里的)“晴空节目”(blue skies programming)推动 USA 电视台成为了最受欢迎的有线电视台。而《黑客军团》这部剧集说的是黑客行为、数字生活的隔离效果等目前红极一时的主题,内容比此前所谓的“晴空节目”更加阴暗。

“这是个颠覆性的奇怪迷你剧,”《黑客军团》编剧山姆·伊斯梅尔(Sam Esmail)拿着他的金球奖杯说道,“我本来觉得,这部剧集最多也就只能在小众发烧友里火起来——剧集能受到小众发烧友的欢迎就已经是我的梦想了。”

事实上,《黑客军团》的表现比伊斯梅尔原先的预期更棒。观看了这一节目的将近 300 万名观众将这部电视剧推入了 2015 年度有线电视台顶尖剧集之列。这近 300 万名观众中,有大约一半都是广告主最看重的群体——18 至 49 岁年龄层的观众。

几年前, USA 电视台朝着《黑客军团》的成功迈出了第一步。当时海默和 USA 电视台总裁克里斯·麦克康伯(Chris McCumber)意识到,曾经一度为 USA 电视台带来成功的节目已经开始展现出了种种疲态。

“此前我们有这样一个筛选机制:电视剧里的人物角色必须得有缺陷但却讨人喜欢,故事还得掺有一点幽默,”海默提到了长期以来为《火线警告》(Burn Notice)、《灵异妙探》(Psych)等剧集赢得人气的一大策略,“接着,我们意识到,许多看了 USA 电视台好多年的观众基本上都已经老了,不再是广告商做广告的对象了——那些四十来岁的观众如今已经五十多了。我们不得不说:‘好吧,我们明白了。我们得把目光放到三十来岁和千禧一代的年轻人身上。他们想要看些什么?’”

克里斯蒂安·史莱特和拉米·马雷克在 USA 电视台推出的《黑客军团》中。图片版权:Peter Kramer/USA 电视台

海默和麦克康伯意识到,这一群体想要看到的内容和 USA 电视台播放的内容并不相同。

“这个世界并不是晴空万里、一碧如洗的,这个世界非常复杂,”海默说道,“现在正在成长的这一代人愿意接受这样的观点,他们明白生活是复杂的,知道做决定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他们不会因为有趣而收看节目,而任何触及到某根诚实可信的神经的东西,他们基本都会买账。”

电视剧和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种种事件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是需要关注的一大要点。虽然《黑客军团》把重点集中在了黑客行为上,但索尼被黑客攻击一事的新闻公开后,这一情节已经有人拍过了。去年八月,《黑客军团》第一季最后一集推迟了一周才播送。这是因为,当时弗吉尼亚一位电视新闻记者和她的摄影师在进行直播时遭到了枪杀,而电视剧这一集里有一个场景涉及到一起在直播视频中自杀的事件——人们认为,在发生了这样的枪击事件后,播送这样的内容是一种相当麻木不仁的行为。

“这部电视剧以一种真的很不可思议——而且有时候相当悲剧——的方式,反映了当时现实世界里正在发生的事。”麦克康伯说道。

伊斯梅尔说,和一个突然之间愿意接受全新创作方式的电视台合作,在他看来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如果我去了另一家有自己特定风格和声音的电视台,那家电视台的人肯定会想要把他们的风格和声音强加到这部电视剧上,那我可能就要做出更多的妥协和让步,”伊斯梅尔说道,“而和 USA 电视台合作是一个好机会——我能自己来定义这部电视剧该拍成什么样。”

《黑客军团》获奖之所以是 USA 电视台所喜闻乐见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在于,和许多有线电视频道一样,今年 USA 电视台的观众数量也出现了大幅下降。收视方面,观众总人数减少了约 15% , 18 — 49 岁观众人数减少了约 20% 。海默表示,仔细查看收视率数据是一种以回顾过去的方式思考当下的好方法,而且这也正是 USA 电视台改变其策略的原因之一。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想要在有线电视行业大赚一笔,我们也确实做到了这点,”她说,“我们接受了我们不会得到大量奖项的这一事实。而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商业领域。如今的竞争已经不光是有线电视业务上的竞争,好内容也成了我们竞争的一大重点。”

如果收视率持续下降,广告商还会愿意为所谓的好内容花钱吗?

海默说:“我肯定是希望他们继续花钱的,不然的话我就要被炒鱿鱼了。”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Monica Almeida/《纽约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