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肖恩·潘专访大毒枭的故事,值得拍成一部电影啊!|好奇心人类学_文化_好奇心日报

Ravi Somaiya2016-01-12 21:13:08

文章附上了肖恩·潘的大作超链接,还犹豫啥呢,去看看吧!

几个月前,《滚石》杂志创始人之一杨·韦纳(Jann Wenner)接到了来自演员肖恩·潘(Sean Penn)的一个电话。

韦纳在周日的一个采访中说,当时潘想讨论一件重要的事,但他不愿意在电话上详谈,于是二人便很简要地聊了聊一个潜在的项目。

这场含糊的谈话最终变成了潘写的一篇文章,在上周六晚上发表后同时震撼了美国和墨西哥。文章是对被称为矮子El Chapo)的臭名昭著的大毒枭乔奎因·古兹曼·洛埃拉(Joaquín Guzmán Loera)的一场独家专访,专访时间是古兹曼去年大胆逃出墨西哥监狱后的逃亡时期。

这篇长达一万字的文章包含了对军队和古兹曼的西纳罗亚贩毒集团(Sinaloa Cartel)之间的勾结的指控、古兹曼对自己毒贩身份的认知,以及他对自己生意中隐含的伦理问题的看法。由于古兹曼的(第二次)越狱,他成为了世界头号通缉犯,并在文章发表前夕的上周五被抓获。

但在文章发表后,鉴于古兹曼身背贩毒和谋杀的犯罪嫌疑,由于杂志和他了打交道、还让他去核准了最终发表出来的内容,很多相关伦理的问题被提了出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周日在 ABC 新闻频道的节目《本周》(This Week)上承认潘去会见古兹曼是宪法赋予他的权利,但他也说这个访谈很荒谬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史蒂夫·科尔(Steve Coll)表示,他对古兹曼(对该文)的编辑核准感到忧心。但最后他又说,不管那名记者是谁,对通缉犯的独家专访都是合理的新闻。

韦纳声称自己并没有想到杂志可能会被卷入古兹曼的案件。他们抓到了想要的人,还需要我们做什么呢?他说。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了。

韦纳说,在潘和他决定去做这篇文章后,《滚石》杂志曾努力将此事保密。他透露说,十月初他曾有几天联系不上潘。而当潘来联系他时,说自己已经和之前说好的那样和古兹曼见了面。会面的参与人还有凯特·德尔卡斯蒂略(Kate del Castillo——这个墨西哥女演员曾在一部肥皂剧中扮演过毒枭。在肖恩打草稿的几周时间内,这件事只有我和他知道,韦纳说道。

杂志的律师兼执行主编杰森·范恩(Jason Fine)最终也被请来参加这个项目,在编辑的过程中帮忙。韦纳表示,文章的撰写工作在大约两周前就全部完成了,但由于《滚石》的出版周期原因,所有参与人都极尽煎熬地等待着下一期的出版。而在这期间,古兹曼被抓获了。

文章的报道和编辑过程都在某种程度上尽量回避了当局。韦纳说:我担心的是,我并不希望提供会导致他被抓获的细节信息,我们和肖恩都非常谨慎,保持着安静,用我们服务器中单独受保护的一部分来发送邮件。

感恩节前后,潘在和古兹曼及其中间人进行着谈判,希望为采访加入一段视频(最后由快递送到了他的手里),杂志则在此时相信自己将不得不顶住来自美国和墨西哥当局的压力,因为此二者都希望获取尽可能多的和古兹曼下落有关的线索。

我们确保了自己在发表的文章以外没有向他们提供任何信息,他说。但(如果有泄漏)我们会采取和传统新闻媒体一样的措施去保护信息源。

韦纳表示,古兹曼在逃亡期间似乎对和自己联系的人员毫无戒备,无论潘写不写这篇文章,他都极有可能已经被追踪。根据一名了解相关行动的墨西哥官员的说法,古兹曼和潘的会面是在当局监控之下的。十月,当局对古兹曼在杜兰戈州(Durango)的宅院发动了突袭。虽然他当时得以逃脱,但行动却更被当局牢牢掌握。

这篇文章由韦纳和范恩共同编辑,发表前的最终定稿由范恩负责。该文有着独特的写作风格(在社交网络上遭到了嘲笑)和不少诸如胃胀气和科技等离题十万八千里的内容。对此范恩回应道,这是肖恩·潘的作品。肖恩·潘有着一种特别的风格和视角,对此我感到高兴。

自文章发表后,潘还未对其公开置评。

范恩表示,他自己也考虑了发表这篇文章和杂志在这个人物的安排上所涉及的伦理问题。他说,如果古兹曼想要改动文章内容,杂志可以选择不发表它。

记者采访从当局手中逃出或因为其他原因而令人生厌的人物,这种事毫不新鲜。本拉登在 1990 年代接受过访问,那是在他宣布对美国发动圣战之后(虽然在 911 袭击之前)。2013 年,前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为潮流媒体 Vice 前往北朝鲜会见了该国独裁者金正恩。

至于给了古兹曼对文章的最终审核权,韦纳说: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含义。在过去我们也让人核准采访稿中对他们话语的引用。

他表示,古兹曼不说英语,看起来对修改肖恩的工作也缺乏兴趣。在这种情况下,这对我们所获得的东西来说是小事一桩。

《滚石》的批评者们仍然未被说服。职业记者协会(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s)的伦理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希曼(Andrew Seaman)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允许在一个故事内容中有任何信息源的控制都是不可原谅的。

预先核准的做法,他说,不论是否为故事主人公所要求,都破坏了整个故事的可信度。在此案例中,为了令文章不被驳回,作为一名演员和社会活动家的作者可能会进行更有益于主人公的描写和忽略不讨好的事实。

科尔同意给古兹曼预先核准这一条件是错误的。但他说,很难判断《滚石》当时的考虑是什么,因为显然否决权并未被行使,杂志没有面临两难选择的困境。

对杂志而言,韦纳说,对矮子的专访是一桩可喜的事件。据信这是古兹曼几十年来所授权的第一次采访。

去年,《滚石》杂志由于一篇不足信的文章而遭到过猛烈批评。该文指称弗吉尼亚大学内发生了一起残酷的轮奸案件。在发表后,了解情况的警察和人们都对文章的真实性表示了质疑。

在文章面临了诸多争议之后,《滚石》杂志委托第三方出具了一份报告(科尔为共同作者之一),其结论是关于强暴的这篇文章是报道和编辑流程中各环节都失败了的一个结果。杂志撤下了文章,还因该事件成为了被告。

潘的文章则是基于亲眼检查事实的跟进采访,韦纳说。这不算是一个平反,而是对我们有多好、多强的一个重申。

翻译:熊猫译社 Ariel Yang

题图版权:《滚石》杂志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