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公司想让你戴上首饰,放下手机_时尚_好奇心日报

马梦涵 2016-01-12 18:00:56

适合真的决心少看手机而又不错过重要消息的人群

科技的发展给人类带来的便利实在是太多太多,然而,却从另一方面完全破坏了我们的生活,“低头族”、“手机党”几乎是无人能逃脱的宿命,你我就是不能好好吃饭、专心看书、用心沟通……

伦敦一个定位为“提高生活质量的科技公司” Vinaya 的创始人 Kate Unsworth 也是一样,今年 28 岁的她 19 岁开始玩 Facebook,对社交媒体重度依赖;加上公司管理者的身份,频繁接收邮件、消息和来电。不论是在睡觉还是吃晚餐,都可能随时被一个电话打断,或者停下来回复邮件。

在这样长期困扰中她有了一个创业的新点子,用一种更时髦的方式收到你重要电话、邮件和消息的提醒,解救像她一样一直刷新、查看消息的人。

便辞职创立了现在的 Vinaya——这个词是佛教中表示“戒律”的意思。并在去年推出一个叫做 Altruis 的可穿戴智能珠宝系列,想借此让人们能少用手机,回归到最基本的生活上来。

 上图:Kate Unsworth 戴着自家智能项链和戒指

这里不得不说的是大多数可穿戴智能设备还在集中关注“智能”而忽略了“可穿戴”这一层面,毫无设计感甚至丑到人神共愤的外观看着就不想穿戴呀。作为一个时髦女性,Kate Unsworth 很关注自己的产品好不好看,这一系列包括戒指、手镯和项链,都是采用优质的氧化锆陶瓷和珠宝切割工艺而来。四周的纯银质地做成了银色、金色和玫瑰金三种配色,与一般笨重、geek 的电子设备相比精致许多,单从外观看,像纯粹的珠宝产品,大概有人会为了它的样子买单。价格在 345 到 430 美元之间。

那么,这个系列是如何实现创始人想要达到的“戒掉手机瘾”效果呢?其实很简单,你可以用蓝牙将首饰与手机相连,利用 iPhone 上的 APP 来控制。在手机上将指定联系人设为紧急然后放下手机,那么这些人发来信息时首饰就会震动。

而不论是戒指还是项链,因为紧贴着肌肤,都会非常有效通知到你。从而过滤到其它不够重要的消息,比如一个群组通知或者一个游戏邀请……同时你可以设定关键词,比如创始人 Kate 就告诉自己的朋友和团队里的人,要紧事发消息加上 “banana”或者“martini”,就不会被过滤掉。最终你只需要给自己留出时间一一回复今天错过的没那么紧要的消息,而不是从一天开始就被手机接二连三的消息提醒牵着鼻子走。

这样的想法除了她的亲身经历,还取决于她的专业背景,小时候梦想成为 DJ 的 Kate,买不起新的装备,他的父亲教她怎样修好一个坏掉的扬声器。提到这段经历她说:“一开始我不是个科技迷,但从那时我认识到真正的技术能让你实现想法、保持你的创意。”

随后她在爱丁堡获得了数学与统计学学位,又读了经济学的研究生,在学习编程期间,就已经和弟弟一起有过创业的尝试,向学生售卖一些新修好的笔记本电脑。

她同样对可穿戴技术的市场了如指掌,曾出于兴趣对这个产业进行研究写一些内部的报告,在工作之余和所有她认为有帮助的人会面或者开 Skype 远程会议,逐渐开始研究她能创造什么以及如何创造。

在电讯报对其的采访中,她说到真正促使她转变的契机,记得是在 2013 年 2 月的一天晚上,她在餐厅等人却接到对方电话说突然有事要两个小时之后到,“我想到可以在等待的时间着手我的工作,但很快手机就没电了,我还记得我很生气,但后来我要了一杯红酒放松下来随便想东想西。”也是在那时突然意识到久违的、摆脱手机的轻松感觉,生活需要真正的转变。

她决心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完全戒掉手机,下午 5 点离开办公室之后就不再碰,她说没有太影响工作,反而更有效率。

此间她开始关注身边正在发生的事,被一些场景打动,睡眠质量变好,心态也是。就像在 Vinaya 网站上所写的一样,新时代的年轻人在网络和手机的影响下,更少耐心、同情心,效率更低、更少开展一场对话、更不专注,最终,很不开心。

但在严格执行将近两周后,又慢慢重拾坏习惯,毕竟在 21 世纪想要完全断绝网络是不可能的,还有些信息、邮件和电话是必须及时回复。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有超人的意志力才能不回到之前沉迷的坏习惯,Kate 意识到她需要一个这样的设备,但市面上似乎没有,那就到了她大展身手的时刻了。

她找了两个合作伙伴,Dan Müller 是一位在珠宝公司工作的工程师,以及电子工程师 Fabio Pania。团队花费了 18 个月去制作,Vinaya 的原型完工后则让一些实验者实际使用测试了一年,最终于去年年底问世。

它并没有像市面上越来越强大的智能设备一样测心率、回复短信、显示照片等等各种多样功能,只是适合真的决心少看手机而又不错过重要消息的人群。

目前在他们的官网和类似 Farfetch 这样的时尚电商也有地址),而最红的奢侈品电商 Net-a-Porter 也将在今年春季开售这几款“珠宝”。

说到  Net-a-Porter,两者之间还有巧妙的联系,Vinaya 去年年底完成种子轮融资,筹得 300 万美元的资金,其中领投人就包括 Net-A-Porter 的最初始投资者 Carmen Busquets

这位委内瑞拉女富豪 2000 年见过 Net-A-Porter 的创始人 Natalie Nassenet, 就投资了 25 万英镑成为了早期股东之一。2005 年,股份增值为 590 万英镑,还帮助引入历峰集团作大股东,2010 年后者收购了她手上 67% 的股份。还有 Moda Operandi 等多个时尚互联网品牌的成功投资案例。

现在有 30 名员工的 Vinaya 发展迅速,目前公司分为 Lab 和 Studio 两个部分,Lab 则致力于一些研究,比如人类与科技的关系就是他们热衷的课题,还有各种对于意志力的测试与锻炼,对幸福的研究,比如这篇讲了“数字人类学”……别忘了,统计学可是 Kate 的专业。同时将研究结果注入 Studio 帮助产品的研发。

Kate 说这并不意味着更少的科技,而是更智能的科技。她也绝不是反对科技的人,这是在权衡如何与之共存。“让我们思考,如何将科技与我们的生活以一种非常有利的方式结合。这样才更像个人而不是机器。”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