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在线旅游业热闹极了,刚拿到 6000 万美金的穷游接下来要怎么做?_商业_好奇心日报

费丽婷 2016-01-11 19:30:00

对于穷游这个以社区、内容起家的网站来说,下一步要做的是让用户把最后一步的交易也留在穷游。

2015 年,在线旅游行业喧嚣了一整年。

这种势头看上去在 2016 年还要继续。出境游平台穷游网 1 月 6 日宣布,完成近 6000 万美元 D 轮融资,由众信旅游领投,海纳亚洲 SIG 跟投。

提起穷游网,在不熟悉它的人眼里,它是个聚集出境游游记和攻略的社区,风格上可能会和豆瓣、果壳这类网站联想到一起,都是年轻人喜欢的、带着点生活方式类色彩的公司,有点自己的价值观和态度。

在 2004 年创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穷游都是这样一个自由行论坛。但 2011 年起,穷游开始了商业化,现在它对自己的定位是“出境游一站式服务平台”,除了社区,还提供目的地攻略“穷游锦囊”、旅行规划工具“行程助手”和自由行产品零售商城“最世界”。

简单来说,穷游下一步要做的是,让你看完攻略之后,把最后一步购买旅游产品的步骤也留在穷游。

穷游称这一轮融资将用于丰富产品线,加大对大数据以及人才的投入。穷游网 COO 韩哲说,获得 D 轮融资后,穷游将启动一轮以“大数据”为驱动的战略升级,希望能将用户消费需求和旅游服务进行更精准的匹配。

穷游主页的三个主要入口:目的地、做行程、买折扣穷游主页的三个入口:目的地、做行程、买折扣

此前,穷游在 2011 年获得挚信资本数百万美元 A 轮融资,2013、2014 年相继获得阿里巴巴领投(挚信资本和 SIG 跟投)的数千万美元 B 轮和 C 轮融资。而这一次的投资者众信旅游是一家国内老牌出境游旅行社,2014 年在 A 股市场上市。

放在整个在线旅游的行业背景中,可能更容易理解穷游和众信的合作。
2015 年,在线旅游行业相当热闹。携程先是收购了艺龙,又通过百度换股成了去哪儿的最大股东,坐稳了老大的地位,还收获了百度这个最大股东。
途牛 5 月获得京东 3.5 亿美元投资,仅隔半年,又获得海航旅游的 5 亿美元战略投资。老对手同程也获得了万达的 35.8 亿元人民币投资。此前还有消息称,途牛和同程也将合并,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美团和大众点评也将入局旅游行业。7 月初,美团已宣布将酒店旅游业务成立独立的事业群,与外卖配送事业群、到店事业群(团购业务)并行。10 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又获得了腾讯新一轮 10 亿美元的领投。
阿里则有自己亲生的阿里旅行。
除了这些巨头,淘在路上这种新的创业公司也在兴起,目的地旅游成为这一两年创业的热点。总体局面更为分散,各家都在拉帮结派、储备弹药,激烈的市场争夺即将开始。

旅游业普遍认可的说法是,2010 年到 2020 是个人休闲旅游的黄金十年(前一个十年是商务游的黄金时代)。个人休闲旅游,是个人人都看好的大市场。

穷游商城“最世界”穷游的自由行产品零售商城“最世界”

在这种行业背景下,穷游和众信的合作就不难理解了。从 2004 年开始做旅游论坛的穷游,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自由行用户群。但接下来若想在商业竞争中有所突破,则需要更多资本的进入,才能具备玩下去的资格。

而众信所拥有的目的地资源,也正是穷游想要的。近几年,众信陆续通过资本方式加深对目的地的布局,与复兴资本共同投资了旅游度假村地中海俱乐部 Club Med;投资了目的地旅游公司德国开元、战略入股境外自由行碎片整合运营的世界玖玖;投资了巴黎的明宇丽雅酒店;以占股 54% 的方式战略投资“行天下”,深耕澳大利亚、新西兰出境游市场;战略投资美国“天益游”。
在商业变现方面,众信可以为穷游在供应链端提供更多资源,二者考虑未来成立一个合资公司。穷游创始人兼 CEO 肖异称,这种合作将帮助穷游网提高用户转化率。

关于穷游接下来的发展,我们和穷游网创始人兼 CEO 肖异、总裁兼联合创始人蔡景晖聊了一下。

Q&A

Q:穷游 B 轮、C 轮是阿里投的,为什么在 D 轮选择了众信这样一家线下旅行社合作?
肖异:因为阿里已经投了够多了,就算 D 轮不投,他还是我们很大的战略股东。阿里其实是更宏观的战略合作伙伴,除了旅行,还有电商、支付等更大范围的合作。而最近一年,在线旅游风起云涌,巨头们都在合纵连横,我们觉得也需要做一些这方面的布局。
蔡景晖:从表面看,众信的业务偏传统,但实际上它的核心优势是对当地旅游资源的控制,包括酒店、门票等等。以前众信更多是做跟团游这种标准化的产品,但这些资源怎样打包、售卖,完全可以有其他选择。
穷游这边有用户需求、数据处理,然后众信有很好的资源提供,这个资源就可以重新去组织,更高效地支配。众信的高层也意识到未来的旅行一定是越来越个性化的。
Q:在双方的合作中,众信旅游扮演的角色是一个供应商吗?
肖异:如果只是把众信的产品放到穷游的平台上卖,我觉得太初级,只是这样是无法和更大的竞争对手去竞争的。还是要发挥双方团队在各自领域的优势,做一些创新的东西,深耕一些深度用户的内容。
众信其实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传统”,他们高层的思维是很与时俱进的,能敏锐地看到一些新的机会点。

我不会把穷游和众信形容为产业链中的上游和下游,更多的是战略伙伴。未来在线旅游的市场很大,竞争各方面不确定因素也很多,所以更多是双方在一起做很多协同。

穷游创始人兼 CEO 肖异穷游创始人兼 CEO 肖异

Q:在交易这一步,穷游怎么和去哪儿这种旅游搜索引擎竞争?

肖异:用户在搜索一个旅行产品之前,他首先要考虑去日本还是韩国。第二他要为此做一些攻略,然后才去搜索机票。这是我们觉得穷游的优势,可以在更上游去获得这个用户。
同时,即便是在交易领域,如果这个交易跟我们的锦囊、穷游 APP、行程助手能够有更好的结合,就会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一种体验。比如你在我们这做一个行程,我们会把当中需要预定的元素都以实时的价格通过动态打包的方式推荐给你,你也不需要去那么多网站了。

Q:从内容到交易,穷游如何提高转化率?

肖异:以“行程助手”这个产品为例,它融合了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很好的信息素材,为用户提供非常智能的推荐引擎。门槛降低之后,用户就会更容易生成行程,反过来更多的用户样本也会让我们推荐引擎更加智能,形成一个正向反馈。

过去一年,在没有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行程助手出现了指数型增长,从 2014 年底每天 2 - 3 千个新建行程,到 2015 年底翻了 10 倍,总共累积了 400 万个行程。
但即便是这样,在我们的蓝图当中,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围绕行程助手这个产品,未来可以衍生的点非常多,比如后续和商业产品的对接。我们之前拿酒店做了一个尝试,转化率达到了 30%,而行业的平均转化率是 2% - 3%。
这仅仅是酒店,用户在一次旅行当中,需要从签证、机票、保险、邮轮、租车、WiFi、目的地门票,这些东西未来有大量潜在可开拓的地方。单就行程助手这个产品,未来的想象空间非常大。

除了行程助手,其实我们的锦囊、社区、目的地未来都会延伸,都会跟交易有一个更好的结合。

穷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蔡景晖穷游总裁兼联合创始人 蔡景晖

Q:和竞争对手相比,你认为穷游最本质的竞争优势是?
肖异:多年积累下来的“生态”优势,从社区的 UGC、PGC,加上工具和商业服务。
蔡景晖:公司的立身之本,对我们来说就是用户群。
并不是产品功能、技术有什么特别,而是用户场景。用户来穷游的目的很明确,有一笔钱想更好地花,获得更好的体验。穷游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这个,让场景更加明确,让决策更加容易,同时把交易融入所有决策中,信息的消费、场景、交易是顺畅的。这个场景和心态是非常关键的。
举个例子,有个业界巨头做行程助手比我们早,发现我们起来之后,把界面完全改成和我们一样的,但用户场景不对,也是做不成的。
其实穷游一直是,做自己的事,然后等风来。像他(肖异)从 04 年,到 11 年开始商业化,等了多少年。而且真的等风起来,你再去做,已经晚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