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火车站来了一群“时髦人”_商业_好奇心日报

邓若虚 2016-01-06 22:00:00

2015 年 11 月开始,上海 WPP 集团旗下的 26 家公司总计 3000 多名员工陆续入驻上海火车站附近恒丰路上的达邦协作广场。这是个事儿。

作为告别,王翩翩和几位同事一起到公司附近的东家小馆吃了一顿饭。这家馆子在巨鹿路上,附近环境不错,几条马路安静又文艺,毗邻的主路常熟路又比较热闹,中午吃饭如果想挨个尝试过去,一周可能都不会重样。

提起东家小馆,她第一反应就是“要点醉蟹”。

王翩翩在群邑集团工作,2015 年 12 月 11 日是她在世纪商贸广场上班的最后一天,不久后就要搬到位于上海火车站附近的达邦协作广场。对于群邑乃至其所属的整个 WPP 集团上海公司的员工来说,搬家是一件大事。

WPP 是全球第一大传播集团,通过大宗收购达到了今天的规模(当然,整个广告传播业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形成今天的格局的)。它史上最重要也是著名的一次收购就是奥美。当年的 WPP(全名 Wire & Plastic Products Group ) 对奥美和它的创始人大卫·奥格威来说无异于“门口的野蛮人”,虽然后期两者冰释前嫌,但是资本运作永远是这家公司的基因之一。

如今这个巨无霸旗下已经拥有 60 多家广告公司,客户包括宝马、壳牌、思科等世界 500 强。2014 财年,WPP 集团的营业额达 760 亿美元,收入为 190 亿美元。

当然,跟搬家这件事比起来,这些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和搬家最相关的词是虚荣心,或者换一个好听点的说法:生活方式的改变。

如果你看过《广告狂人》,就会知道它旗下的奥美、智威汤逊这些名字是跟纽约第五大道、麦迪逊大道这样的地名联系在一起的。人们不会无缘无故探讨这部美剧里 1960 年代的复古风,广告从业者向来必须把自己捯饬得光鲜一点,这样他们才能证明自己是新鲜、创意和趋势的代言人。这跟银行的建筑大多高大肃穆是一个道理,因为要说服每个人把身家都交付给它——广告业,要的则是客户的寄托。从办公室、办公室选址到在办公室里上班的人,看起来都不能输。

王翩翩的新办公室位于恒丰路 399 号。这座 33 层的写字楼被命名为“达邦协作广场”。2015 年 11 月底起,WPP 上海 26 家公司的 3000 多名员工分别从其他办公楼搬到这里,占满其中 20 层楼。是的,不是全部,但大楼顶部已经挂上了三个巨型字母:WPP,天气好的时候,你在“老静安”就能清晰看到这个标识,比如泰兴路那块儿。

这样的解释显得比较含糊。如果要跟人解释自己搬到了什么地方,最方便的解释是“上海火车站”这个地标。手机地图显示,达邦协作广场和上海火车站的距离是 760 米,步行需要 11 分钟。

和之前提起的“安静文艺的小马路”给人的感觉相比,火车站的确要复杂一些。粗暴地说,这儿没有那么“高级”了。

地铁 1、3、4 号线在这里交汇。如果坐 3、4 号线上班,你得经过一条通道,两旁小摊位会摆出《故事会》、《知音》,以及“菩提金刚 檀木佛珠”的牌子。从地铁口走出来去往邦协作广场的路上,有人拿着扩音器在宣布“只要你们伸个手,只要你们示个意,我们的礼品就会出现在各地”,随后将手机配件等礼品抛向人群。

1 号线通往 3、4 号线的通道1 号线通往 3、4 号线的通道

在这附近,还有一些小范围的施工。2016 年春运开始之前,上海火车站站厅会完成一轮的扩容改造,这是火车站周边整体改造的一部分。

WPP 搬家之前,社交媒体 Social Beta 曾发布过一篇文章,刷了公司很多人朋友圈的屏。文章后面两百多条评论里有这样的话:“好想去附近卖盒饭,要发”、“希望广场上的大妈能和世纪商贸一样跳跳交际舞啥的”、“午休出去兼营贴个膜,生活不容易。”以及,由于多家广告公司都在同一大楼上班,“前任和前前任都要见面了”。

这些话都基于一种预设,不管火车站如今是什么样子,很多人心中只有对它最初的印象。对于上海这样的城市来说,生活的确很割裂。你经常出没的区域决定了你对这个城市的印象。火车站原属于闸北区,而王翩翩原来的办公室在静安区。按照老上海人的话说,静安区是“上只角”,意思是有钱人的地段,原指旧上海租界里买办名流聚集的地方。而闸北区,则是“下只角”。

这些广告从业者,不会觉得自己是“下只角”的一部分。在此之前,上海绝对大多数大型广告公司都集中在繁华地段淮海路和南京路周边。他们得跟大客户在一起。

一个名为“奥美红坊”的微信公众号在一篇《年底了,我们想搞个大新闻》的文章里这样介绍他们搬迁之后的感受:“天天有人丢手机”、“天天有人拉肚子”和“星巴克的生意突然好起来了”,以及,“大伙儿发现物价降下来了”。

不过就在准备搬迁的时候,2015 年 11 月 4 日,上海市静安区和闸北区宣布合并为新“静安区”。

博雅公关副总监何斌说,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家的感觉从小的失落开始,会慢慢地往上走。”

从大楼望出去可以看到上海火车站从大楼望出去可以看到上海火车站

博雅公关是搬到这里来的第一家公司,副总监舒萍第一天和同事中午去吃饭,选择了对面太平洋百货地下美食广场,跟她原来公司附近的 K11 比起来,她觉得价格要便宜不少。“那边基本上平均 50 每一餐,现在 20、30 就可以。”他们还在好奇的探索中。

外卖仍然是最为常见的选择。要想怀念并维持以前的生活状态,比较省事的办法就是下楼去买一个附近全家或者罗森的盒饭。蓝瀚的员工 Nic Hu 有时就这样解决午餐,或者中午开车出去别的地方吃。蓝瀚的员工有一半是外国人,“他们都叫外卖或者对面 wagas。” Nic Hu 说。

搬了新地方给 Nic Hu 带来的好处是开车回家不再拥堵了。以前在世纪商贸广场上班的时候,下班高峰期长乐路在地图上显示是一条红线,现在她从恒丰路出发,走长寿路回家,问题得到了解决。刚开始,在公司楼下停车场停车免费的,1 月 1 日才开始收费。

博雅公关刚搬进来的时候举行了一个庆祝仪式博雅公关刚搬进来的时候举行了一个庆祝仪式

智威汤逊之前的上海办公室,这是打包收拾的样子智威汤逊之前的上海办公室,这是打包收拾的样子

这座大楼的布置和设计始于 2014 年。

博雅公关副总监舒萍代表公司参与了装修公司的挑选和洽谈。“当时有七家顶尖的装修公司帮我们去选,他们召集我们所有的 admin 和 HR,去 WPP 整个 center。”舒萍说。这些公司包括仲量联行、海沃氏、玛祖铭立、PDM 设计等等。博雅公关位于 29 层,奥美集团位于 9 层,王翩翩所在的群邑集团在 17-23 层,每一家公司的装修和设计风格可能都不一样。

搬家准备第一件事,就是给各公司安排楼层,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需求,有些彼此还是竞争对手,光这件事,就进行了两三个月。

搬进来之后,很多人对这座大楼的设计感到新奇和欣慰。“有一个专门吸烟室,这点是我比较满意的。”王翩翩说。在世纪商贸广场上班的时候,吸烟需要跑到楼梯间去。

除此之外,大楼里还有母婴室、吸烟区、开放空间、户外花园以及各类规格,有着各类好玩名字的会议室,比如王翩翩公司里的会议室有“绿灯侠”、“蝙蝠洞”之类。他们探索了一些大楼里的“机关”,比如会议室可以隔成两半或合二为一。

达邦协作广场六楼的咖啡吧 OLA & RESTAURANT ,可以刷员工卡,有意式蔬菜汤、扬州狮子头等几种菜式可选达邦协作广场六楼的咖啡吧 OLA & RESTAURANT

办公空间也更大了些。华通明略上海分公司董事总经理 Chirantan Ray 最乐于看到的设计就是开放空间,他们原来在名人商业大厦的办公室是隔间居多,职位高的同事会有个小办公室。“现在 3000 人同时工作,对每一个人都是开放的,我们也需要更多的合作。”达邦协作广场是这个集团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同地办公项目之一。

华通明略的办公室内景,更强调“开放空间”华通明略的办公室内景,更强调“开放空间”

达邦是 WPP 集团、南丰集团和宝矿集团一起签下的协议。企业的迁入会给原闸北区带来收入。原静安区的面积是 7.62 平方公里,原闸北区是 29.75 平方公里,前者的开发已经到了尽头,而后者靠土地出让还有很多潜力。“闸北从苏州河到中环外,未来还有大把的地能卖,简直钱途无量。”在地产基金公司做项目管理的张兆栋在知乎上表达他的看法:“是静安抱了(闸北)大腿。”

张兆栋此前曾经接手过一个原闸北区的项目,跟达邦协作大厦相似,正好也是静安闸北合并之际,是沪太路晋城路交叉地界的一个 14 万方商业和 4.8 万方办公的商办综合体。由于办公项目只能整栋出售,比按照每层或者每套出售难很多。张兆栋觉得,类似这样的一些出让条件的限制让办公楼的销售一直不温不火。“静安和闸北合并后,受关注度有一定的提升,应该也是并区利好的部分体现吧。”

闸北静安合并之后,原闸北区住宅的成交均价在一个月内就涨了 8000 元,房价超过了徐汇区和虹口区,火车站附近的苏河融城均价已经达到 7 万元/平方米。房价上涨还有一个别的因素:合并之后,初中学生可以同时选择两区的高中就读,直接影响升学概率。

政府希望这个地方可以变成上海的“新静安”,而改造后的上海火车站可以成为上海新门户地标。为此,上海市还为此举办过一场历时 9 个月的“铁路上海站地区城市设计大学生国际竞赛”,哈佛大学、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同济大学等都参加了比赛,最后哈佛大学获得了冠军,他们建议建造长 1.7 公里、宽 60 米的商业公共步行走廊,这个意见会变成改造计划的一种参考。

这样的老区改造,会让人联想起美国宾夕法尼亚火车站之类的例子。在 19 世纪末,那里被视为纽约“最黑暗肮脏的中心”。从南北战争至今,前后经历四次改造(虽然因为拆了老站成了建筑史上一个耻辱),如今成为了纽约的门脸。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纽约中央车站,它百岁之际,苹果公司将自己全球最大的专卖店开在了这里。

宾州车站,图片来自维基百科宾州车站,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纽约中央车站,图片来自维基百科纽约中央车站,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现在,闸北区的上海火车站改造计划已经提上日程,它周边苏州河,天目西路、恒丰路这些地方会有更多的高端综合体崛起,更多公司和商户进驻,而物价会慢慢提高。理想情况下,这个“下只角”将逐渐消失。

说到广告,当年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可说过一句话,“不当总统就当广告人。”广告业在当时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经济复苏助推器,一个吃香的行业,广告人拥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和身份,“时髦”又“洋气”。但是这些概念已经不能再套用在如今的广告业身上。“变局之说”已经被讨论了好几年——数字媒体正在冲击传统广告行业,WPP 所代表的传统广告人面临的威胁来自 Facebook、Google 这些懂技术的互联网公司、创新型广告公司,还有,“去中介化”这样的公司常常被提起。在新技术和新平台的趋势之下,作为理应对这个世界变化最敏感的人群,广告人也多少会感到力不从心。

比起面对这个新的环境,他们更需要面对的就是这个变局。搬到一个正在改造的老区,又算多大的事情呢。

在家里过渡工作两天之后,王翩翩在 12 月 16 日那天搬进了新楼,她是世纪商贸广场最晚走的一拨。之前公司已经做好了搬家培训:大家把东西收拾好,装进箱子里。每个箱子都会有一个标签,标注着代表不同楼层的颜色,上面写着名字和座位号。她是 98 号,也就是达邦协作广场 22 楼她的办公座位号。那天去上班的时候,那个箱子就在座位旁边放着。

除了去附近馆子吃上一顿,世纪商贸广场那家星巴克也成为了很多人朋友圈“告别仪式”的内容之一,还有人拍星巴克对面那架钢琴。在王翩翩他们全部搬过去之前的那个周五,午间表演的曲子恰好是《教我如何不想她》。

题图来源:m.yinews.cnwww.pinterest.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