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 Instagram ?|2015 好奇心日报年度公司_商业_好奇心日报

杨樱 2016-01-05 15:00:15

它依然是个简单的产品,但是背后有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并且已经战胜了 Twitter,成为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受瞩目的公司。

Instagram 在中国不能正常访问有一年多了。

不过你现在去看那些 Instagram 大号,诸如奢侈品大牌的创意总监、时尚博主、阿迪达斯官号之类的,很容易就可以在评论区看到中文垃圾小广告。它们大多格式相近:原单包包/鞋/手表,款式俱全,支持专柜验货,请加微信号***查看产品细节。

顺着那些微信号摸过去,你真的能在它们的朋友圈帖子里看到款式俱全的假货,基本上都是最新和最热的大牌,展示方式细心到位——除了细节图,还有各种小视频展示五金件的质量。如果要知道更多信息,就得加它们微信号了。

垃圾小广告整个互联网无处不在。它们也是信息宣传方式的一种,只不过单调粗暴,也不怎么礼貌。但无论如何,它们要完成所有宣传都得完成的使命:让目标客户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所以回到 Instagram 这个话题:为什么一个在中国禁了一年多的社交网络里,还会有中文广告的市场?给谁看?为什么主要挑时尚大号发?

事实上,Instagram 里的中文广告主要有三种。一种是上述垃圾小广告,专门跟着当红的大号后面;一种是品牌帐号本身的更新(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内容),很少有中国品牌玩得好;最后一种,则是在 Instagram 瀑布流里的广告投放。这个机制让 Instagram 在 2015 年成为了社交平台之星,因为生意做得太好,它在 2015 年 9 月 23 日宣布当年度广告收入可以达到 6 亿美元。而 eMarketer 预测,2017 年,Instagram 的移动广告收入就会超过 Twitter 和 Google。

移动广告成为热门话题已经至少 5 年了(还得拜苹果的 iPhone 3g 所赐),每一年都有预测机构发布蓬勃增长的市场总值、大公司的转型,以及在这里面谁会成为赢家。Facebook 吃下 Instagram 的时候,人人都看得见其中的野心,但未必会想到它有朝一日会抢到移动广告业的先机。

2013 年 10 月,Instagram 首次在时间流里插入广告,这个举动当时的确帮助了不少大品牌吸引了消费者关注。2015 年 3 月份,Instagram 又开始在应用里允许广告主发组图和内置广告链接;6 月,Instagram 帮助广告主直接促成消费:用户通过点击照片下方的按钮,在不跳出应用的情况下,进行购物、安装应用或是注册服务。

Instagram 的广告后台和 Facebook 一样,是自助下单的模式。广告主在后台选择要投放的语言区域、目标用户年龄、偏好等等,然后提交审核。如无意外,他们很快就能得到批注,广告就出现在设定好的用户的瀑布流里。

我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了图片应用“黄油相机”投放的广告。创始人斯日告诉《好奇心日报》,他们陆陆续续投放了两个月,素材主要是用户上传的照片。广告投放总金额和单价他都不愿透露,但是他说:“这里用户质量比较高,多花一点钱也值得。”

。。。

没有人公布过它们在 Instagram 投放后到底收获了多少新用户和销售收益,但人人都相信这个平台的用户质量。曝光率和参与度是两个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后者主要是通过照片得到的“赞”和评论的数量加权而来。而图片社交这个属性,让 Instagram 吸引了大量关注时尚和生活方式的品牌。

我们可以看一看过去这一年关于 Instagram 的一些数字:

从 2015 年 2 月 12 日至 2015 年 3 月 12 号,Instagram 上时装周相关的图片吸引了超过 1.4 亿的“赞”和评论。

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门(Exane BNP Paribas)一份报告显示:就奢华时装品牌而言,Instagram 带来了更显著的高客户参与度(通过加权“赞”数和评论数),其百分比为 93%,而其 Facebook 只有 6%,Twitter 只有 1%。

美国的流行乐明星 Demi Lovato 帮助 Céline 获得了 809364 次/内容,而 Céline 本身并没有社交媒体账户。

纽约数字营销研究机构 L2  3 月发布了关于 Instagram 社会化营销的研究报告,评估了 Instagram 上包括汽车、美妆、电子产品、饮品、时尚、零售、运动装、旅行以及腕表珠宝等 9 大类中的 250 个品牌。在这其中,运动装类是拥有最多粉丝的,电子产品是粉丝数增加最快的,汽车是活跃度最高的。

美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 Macy’s 也出了一份大同小异的报告。年收入 306 亿美元的 Nike 公司在 Instagram 上有 470 万粉丝。排在第二的是 Adidas original,排在第三的是 Louis Vuitton。 

2015 年 9 月 23 日,Instagram 宣布,月活跃用户突破 4 亿,而 Twitter 的月活为 3.16 亿。扎克伯格很高兴,为此拉着 Instagram 的创始人在楼顶花园里散了散步

人人都在研究 Instagram。在《好奇心日报》和 Instagram 相关的 688 篇报道里,随处可见行业反思和趋势研究。换句话说,大家都试图总结 Instagram 改变了什么、颠覆了什么以及预示了什么。

厨师开始改变菜谱,因为希望菜品拍出来更好看,更容易在社交网络里传播

年轻人都喜欢去哪里旅行,喜欢怎样的博主、内衣、球鞋、唇膏、小众电商、设计酒店……

模特行业固有的经纪模式被打破,新人崭露头角不需要再通过层层人际关系;

新的化妆品牌、新的妆容、造型更容易脱颖而出,时尚杂志不再是最权威的趋势预测者;

但是要论它颠覆了什么,恐怕还是整个时尚行业的运作规则。

2015 年 7 月,The Lucky 集团的首席创意官陈怡桦(Eva Chen)成为了 Instagram 的新任时装关系主管。她与每一个人一道工作:从刚刚崭露头角的设计师、大品牌到造型师、化妆师再到模特,帮助他们在该平台上创作独特的故事。

10 月 3 日,《纽约时报》时尚版主编 Vanessa Friedman 这样写道:“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这基本上就是时尚圈的现状。每一场秀都需要有一个大特写来让人们看清时装的剪裁和细节。”“但现在说时尚爱 Ins 或是 Ins 爱时尚云云早已经成了陈词滥调(据报道称,Instagram 的 CEO 凯文·西斯特罗姆也到了巴黎与设计师们闲谈)。在我看来,因为 Ins 遇到了时尚,它成了这个时代更具有破坏力的创造。”

是的,罪魁祸首不只有 Instagram,YouTube、Tumblr、Snapchat,还有所有的社交平台都要算在其内,这些社交媒体共同催生了“颜值经济”,这就促使设计师们不得不用极端的设计来博眼球。因为消费者过于希望“所见即所得”,时装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