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对公司和政府的“花式抗议”,是另一种非暴力不合作_文化_好奇心日报

朱凯麟 2016-01-03 15:30:00

环保组织和社会活动家们的抗议活动越来越有创造力——靠各种夺人眼球的方式来给公司和政府施加压力。

“抗议”这回事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1995 年的 Brent Spar 事件可以说是一个标志——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fce)的船只亲自驶向被壳牌废弃的 Brent Spar 储油平台,呼吁在陆地上拆解它而不是将其沉入海底。
还有那些静坐,那些示威游行,古老的“抗议”的对话通常存在于双方,环保组织抗议破坏环境的公司、工会抗议要求企业加薪、社会活动家抗议政府的不公行为,但现在人们的“抗议”变得更多元化,方法越来越有创造力。

他们把抗议当作一次营销,以便博人眼球,或在互联网上拥有更强的传播力。

2015 年,各式各样的环境问题、权利平等的话题一直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这些“抗议营销”功不可没:

把“抗议”当成创作

海报、横幅、音乐一直以来都是抗议活动的辅助工具,现在它们几乎成为主流。

今年巴黎召开 COP21 气候峰会期间,一个叫 Brandalism 的民间组织就制作了这么一系列海报,它们全部伪装成大公司广告的版式,但上面的文案和图像全部是讽刺大众汽车、陶氏化工、法航……这些峰会的赞助企业。

一夜之间巴黎街头的 600 处户外广告牌全换上了这套海报,这做法有些激进,严格来说并不合法,但确实引发了很多关注。

同样是那段时期,艺术家 Olafur Eliasson 和科学家 Minik Rosing 从北极圈的格陵兰岛千里迢迢运了一大块冰到巴黎,希望这块一路融化的冰能直观地提醒政府气候的严峻变化。

类似的创举还有如英国艺术家 Jason deCaires Taylor 的雕塑“涨潮”,四匹在泰晤士河涨潮时会被淹没的马,警示英国的洪灾问题。

绿色和平组织最近则邀请美国插画师绘制了一幅反金枪鱼过度捕捞的海报,指出金枪鱼公司 Thai Union 破坏性的捕鱼行为,以及侵犯人权的问题。多个复杂的“抗议诉求”集中在这一张海报里。组织的媒体发言人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它们希望用更创新的方式来打动人们,尤其是当这件事是关乎全球的——图像是最有能力完成跨语言沟通的媒介。

艺术家们的这些创作某种程度上确实能够拓宽科学、政策的讨论,而这一类的好作品仍然太少。今年,300 多名音乐家、演员和作家聚集在巴黎签署公开信,督促协议的达成,其中就包括 David Bowie、Emma Thompson 等人。
(12 月 12 日,法国外长法比尤斯宣布,《巴黎协议》获大会接纳,近 200 个缔约方签字,承诺本世界中叶全球实现碳中和。)

“手工主义”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场“手工主义抗议活动”,由公益组织 ShareAction 雇了一家叫做 Craftivist Collective 的手作公司——它们笃信手工刺绣的是一种更柔和但有力的抗议方式。

Craftivist Collective 的创始人 Sarah Corbett 在参加多次游行和抗议活动之后,开始怀疑这种方式的有效性,于是她开始寻求另外一种办法。

通过把“保障最低工资”的诉求缝在玛莎百货的手帕上,组织呼吁董事会和股东们提高员工的最低工资。这些手帕被送到英国 6 个城市的玛莎百货门店。

致玛莎百货致玛莎百货”(玛莎百货在一月份和活动家们召开会议,讨论这个问题。)

CraftCraftivist Collective 其他的作品

同样,今年 11 月由冰淇淋品牌 Ben & Jerry's 联合气候保护联盟在伦敦举办了一场“艺术、手工、行动和冰激凌”的活动。人们把一颗绿色爱心别在手臂上,作为运动的一部分。

融化了就完蛋了!融化了就完蛋了!”

跳舞,表演和行为艺术

在西班牙,弗拉明戈舞快闪族多年来一直和银行家们针锋相对。这些舞蹈家们由反资本主义团体 Flo6x8 组织在一起,精心编排一段舞蹈,到银行员工和顾客前大跳弗拉明戈,宣泄他们的沮丧和愤怒。

快闪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弗拉明戈快闪——这是一种起源于安达卢西亚的社会边缘群体间的舞蹈形式,在表达经济危机中的痛苦时确实和它的起源呼应起来,让人们能够重新思考这个如今常见的文化现象曾经和现在的含义。

全球平权运动团体 One Billion Rising 也在用歌舞来宣称她们的权利,打击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舞蹈能够展现力量,促使人们正视这个群体。

2015 年 6 月时,一群表演艺术家占领了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状大厅,抗议英石油公司赞助的画廊。他们在地板上写字、戴着黑纱坐在那看石油危机相关的书籍,这场用身体和文字构成的表演长达 25 小时。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法国,他们在卢浮宫外示威呼吁取消博物馆和法国石油巨头 Tatal 和意大利石油公司 Eni 的合同。他们赤脚走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脚印,借此象征石油公司操纵了博物馆。 

抗议这回事,永远有好有坏——1995 年那个引发争议的储油平台其实从环境的角度来看,沉入海底是更好的选择,而当时鼓吹简单解决方式的活动人士并不理解这一点;人们有时候也确实会采取激进的方式来吸引注意,表达自己的焦虑(比如巴黎街头的那些海报),但这个世界如果想要越变越好,还是需要那些异见者,因为所有的这些“花式抗议”的存在,大公司和政府们才会持续地感受到压力,让更多人参与到这些关乎所有人的讨论中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