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被挂牌出售时,手里的用户数据也会跟着被卖掉_商业_好奇心日报

 Natasha Singer, Jeremy B. Merrillj2015-07-02 21:00:00

所以这些网站的隐私条例真的安全吗,谁来管管?

Hulu 是一家拥有约 900 万订阅用户的在线视频网站,在它的隐私政策的最一开始就是一句声明,说 Hulu “尊重您的隐私”。

但如果公司被卖掉,或者它破产的话,这种尊重也可能跟着消失。Hulu 可以收集关于订阅用户的许多细节,比如姓名、出生日期、电邮地址、看过的视频、设备的位置以及其他信息,到那个时候,根据写在隐私政策页面里好几屏内容之后的某个条款,这些信息的所有权可以被转到“一个或多个交易所涉及的第三方”。Hulu 的隐私政策并没有保证说会在数据易主的时候联系用户。

像这样的条款实际上就是一种甩卖条款。根据《纽约时报》对排在互联网分析公司Alexa 所列出的榜单里前 100 位的网站进行的分析,在那些最流行的网站中,像这样的条款正在变成一种标准说辞。

《纽约时报》的分析发现,在 99 个有英文服务条款或者隐私政策的网站中,有 85 个网站称,它们可能会在合并、兼并、破产、资产出售或者其他交易发生时转移用户的信息。写明了这些条款的网站包括了像亚马逊、苹果公司、Facebook、Google、LinkedIn 以及 Hulu 这样的著名消费类科技公司。

“它们的意思就是‘我们永远不会售卖你的数据,除非我们不得不这么做,或者除非我们必须卖掉公司’,”德州助理总检察长哈尔·莫里斯(Hal F. Morris)解释了一下这个行业的惯常做法。

Hulu 拒绝就此置评。

网站、手机应用、数据贩子和营销分析公司都在收集着越来越多关于人们个人生活的细节——我们的社会关系、健康担忧,以及我们在不同设备间切换的方式。这些信息往往被用来为人们提供定制的上网体验,或者向人们展示定制的营销内容。这类数据同时也有可能会被用来推断人们的财务状况、个人嗜好、医疗状况、健康状况,以及他们想要遵从或者喜欢遵从的政治或宗教信仰。

当网站和手机应用被收购或者破产的时候,它们收集的消费者数据可能就成了这个公司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这也就让一些在线服务商有了去收集大量用户信息的动力,而这些服务商却不会给用户决定自己的信息最终落到哪家公司或者哪个行业的权力。

“事实上,当公司声明自己处于弱势地位,或者说自己对消费者的隐私实际上几乎没有采取保护措施的时候,它们是在进行竞次竞争(race to the bottom,也就是比谁更次,更糟糕,译注),”华盛顿一家非营利性研究中心——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总监马克·罗滕伯格(Marc Rotenberg)说。

两年前,当德州普兰诺一家相亲网站 True.com 在走破产程序时,修订上述甩卖条款这件事才变得明朗起来。当时 True.com 试图把它有着 4300 万用户信息的数据库卖给一家加拿大的相亲网站,这些账户信息里包括了消费者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取向、种族、宗教信仰、犯罪记录、照片、视频、联系信息以及其他信息。

由于该网站的隐私政策承诺过,未经用户许可,永不出售或者分享会员的个人信息,因此德州政府得以以涉及到大约 200 万德州居民私密信息为由,介入并阻止了对客户数据的销售。

“对于走私此类信息,或者将其出售给出价最高的买家的行为,人们是有权禁止的,”德州助理总检察长莫里斯说。“我认为这是涉及到消费者安全的重大问题。”

然而,如果隐私政策中含有不受限制的数据迁移条款,消费者和政府当局就没什么办法了。

在《纽约时报》分析过的前 100 个网站中,至少有 17 家网站说,如果用户的个人信息易主的话,它们会以比如在网站上发布通知的办法告知消费者。但只有手工艺电商网站 Etsy、Weather.com 和少数几家网站承诺会让人们选择在特定情况下,不把自己的数据交给第三方。

Etsy 的总法律顾问乔丹·布雷斯洛(Jordan Breslow)说,让用户得以掌控自己的个人信息,这和公司尊重用户信任的价值观是相吻合的。

(《纽约时报》网的隐私政策中说,当发生业务交易时,消费者的信息可能会被包括在被转移的资产内。它并没有承诺如果发生此类状况时告知用户。)

在一个由数据驱动的服务收购了另一个服务以后,它可以让消费者来质疑它将如何使用用户的信息。除非公司已经在之前承诺会告知用户,或者这些数据受到像联邦《视频隐私保护法案(Video Privacy Protection Act)》这样的法律特别规定的限制,否则网站和手机应用一般不需要就用户信息的转移发布通知。

比如在去年,Facebook 花了将近 220 亿美元买下了独立通讯服务 Whatsapp。随后,一些经常同时使用这两个服务的人,比如英国伯克姆斯特德(Berkhamsted)的数字项目经理尼尔·柯克帕特里克(Neil Kirkpatrick),就开始注意到了一些很奇怪的巧合。

“在我加了一些人到我 iPhone 通讯录里,以便能和他在@Whatsapp 上聊天之后,现在 Facebook 也在推荐他们作我好友了,”柯克帕特里克最近在 Twitter 上写道

s德州助理总检察长哈尔·莫里斯协助阻止了相亲网站 True.com 出售 4300 万用户数据。

在电话采访中柯克帕特里克说,他此前并未允许 Facebook 访问他的通讯录,而且他的 Facebook 个人信息也被设置成禁止不是他的好友的人通过手机号找到他。所以他不理解 Facebook 是如何把他在 Whatsapp 上的新联系人和他联系到一起的。

“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坦率而诚实地告诉我们他们有我们的哪些信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信息,”柯克帕特里克说,“现在给我的感觉是,我无法掌控自己的数据。”

Facebook 的发言人乔纳森·肖(Jonathan Thaw)说,Facebook 并未使用来自WhatsApp 的联系人数据。他还说,Facebook 会利用一系列信息——比如共同好友、工作和受教育的信息来推荐好友。

Whatsapp 没有回应要求对此置评的电邮。

h

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 2000 年起诉了破产的在线玩具零售商 Toysmart.com 之后,一些网站率先对从网站访客那里收集数据的行为采取了欺骗性举措。虽然 Toysmart 的隐私政策承诺永不向第三方分享用户信息,但它当时是想把用户信息(包括用户孩子的姓名和出生日期)卖掉。

为了避免类似的投诉,其他网站开始把出售或分享用户信息的权利加入到了业务交易的条款中。

随着各大公司推出新的互联网产品,比如可以收集信息、并持续将其上传到云端的联网汽车和视频摄像头,这种做法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普遍。

但许多人在网站上注册之前,都不会费力去读完网站上的数据使用政策,而只是会点击“同意”按钮。

“我认为整个社会都把它看作是一项为了转入下一页而必须去做的事,”律师艾莉丝·弗雷卡(Elise S. Frejka)说。她在最近的 RadioShack 破产案中担任了消费者隐私申诉专员。

但通读网站的数据分享政策却是一件让人困惑的事情。

制造可以连接互联网的自动调温器的 Nest 公司便是一例,它的产品可以让人们通过移动设备控制家里的能量使用。去年,Google 斥资 32 亿美元收购了 Nest,在 Nest 的网站的隐私政策页面上,它的表述却似乎有前后矛盾之处。

它的一个页面上以口语化的英语说,公司看重人们的信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努力针对任何人保护您的数据,以及为什么您的信息不会被拿来出售给任何人。”

但在放了 Nest 的官方隐私政策的另一个页面上却是这样说的:“当公司或/及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资产被出售或转让时,您的个人信息可能被包括在被出售或转让的项目中。”

在一封邮件中,Nest 的发言人亚历桑德拉·佐兹·库齐亚斯(Alexandra Zoz Cuccias)说,这两种表述“并不矛盾”。

她说,第一个页面上的信息“目的是明确地解释我们对隐私的看法,并从一个侧面帮助用户理解我们的业务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她说,比如 Nest 就不会把它的顾客名单卖给第三方。

她说,而真正的隐私政策却是在说明,顾客数据可能会作为公司出售资产的一部分,“我们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必要的、详细的论述,说明了 Nest 使用和处理数据的具体方式。”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