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自己说话不灵,写字不行,好在能拍照|100 个有想法的人_文化_好奇心日报

马宁忆 2015-07-04 15:59:17

“你花了 3 年拍黄河,在这个变化巨快的互联网时代,你不着急吗?”“着急也没用,好东西还是要慢慢来的。”

“我说话不太灵光,写字也不太行,但我对这个世界还是有看法的,就用照片表达吧。”

四川人张克纯留着平头,穿一件靛蓝色衬衫。我们坐在上海瑞象馆的椅子上聊天,他自称不善言辞。

瑞象馆是上海的一家进行影像艺术传播的非营利性机构,它的馆长施瀚涛是张克纯个展“河流的隐喻”的策展人。作品最近在上海静安寺的 10 Corso Como 展出。

在来上海之前,张克纯已经分别在伦敦、巴黎、北京、成都等地举办过了个人摄影展。这次展出的 19 张照片选自他 2010 年至 2013 年拍摄黄河的作品《北流活(guo)活(guo)》。2014 年,这组照片被韩国策展人具本昌推荐入围世界最负盛名的摄影比赛阿尔勒摄影节的发现大奖(Discovery Award),张克纯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的中国摄影师。

这并不在张克纯的意料之中。

“拿阿尔勒奖是很意外的,我当时觉得能去参展就很好了。“张克纯说。那天晚上他本来的打算是在旅馆里看世界杯半决赛,但后来想想还是应该去现场祝贺一下其他人,所以坐在了那个阶梯式古罗马剧院的最后一排。在念到他名字的时候,张克纯从最后一排冲到台上,还背着双肩包。“我英语不好,也不知道说什么,就一句话都没说...最后是具本昌老师上台帮我说了几句。”张克纯说。

张克纯获得阿尔勒发现大奖张克纯获得阿尔勒发现大奖

具本昌第一次看到张克纯的照片是在 2012 年的北京草场地摄影季,而这也是张克纯唯一一次主动投的比赛。“我在找机会这件事上还是挺被动的。”他说道,还是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拍照吧。

2009 年,张克纯开始踩点策划,一年之后,他背着一台大画幅相机和三脚架来到黄河入海口山东东营。在成为一名独立摄影师之前,张克纯是一名在上海领了七、八年工资的室内设计师。“之前是七、八年熬夜、宅的状态,但心里还是迷恋那种走出去的状态。”他说道。

张克纯并不否认自己身上的抒情成分,张承志的小说《北方的河》算是他决定出发的一个原因。“倒不是说这本书的内容怎么启发了我。里头主人公那种一心想考地质专业的想法跟我当时的状态有点像。我辞职了之后也会有一心想做点事。”

2010 年至 2013 年,张克纯前后出发了数几十次,每次历时二十多天至一个月,携带了一台 Linhof 大画幅相机,彩色胶片以及一辆折叠单车,走过了黄河沿线的山东、河南、甘肃、内蒙古、四川等地,拍下了数千张照片。在每次出发前,他都会查阅当地资料,并且从 Google Earth 上看看地貌。一定程度上因为他的性格内向,他能够躲在相机背后,冷静的观察。

“我之前做了很多计划,但到当地就会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张克纯对我说。当时,他受到了美国摄影师 Alec Soth 影响,想要拍摄一套跟前者成名作 《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一样描绘梦想,有点小情调的照片。但真正到了黄河沿岸,他才意识到中国有太多的现实、环境以及人的状态,它们是无法回避的。

这种转变难免让张克纯失望。“经常会遇到拍不下去的状态,晚上就想不拍了,回去了,但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又出发了...”张克纯腼腆的笑笑。不安和煎熬是少不了,但有些东西还是不想错过。相应的是,付出了时间和心血的张克纯也慢慢开始明白自己想拍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还是快乐多于痛苦,不然也不会做下去。”张克纯这样描述黄河之旅的心路历程。

辞职,成为独立摄影师,在三十岁的时候做这些有些理想主义的事,张克纯有他的运气。在项目之初,他就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承担了所有拍摄经费的赞助者;因为拍摄视角非常本土,照片自然受到了缺乏中国经验的老外喜欢;几年前,以“假杂志”为代表的独立出版机构,“三影堂”为代表的摄影画廊开始系统化的整理和推广中国摄影师;去年 Photo Shanghai 的成功举证明了中国摄影师正在被世界摄影市场一片看好,发现他的韩国人具本昌一定程度上也是被这股风潮吸引来的。

张克纯张克纯

但是生存问题,张克纯还是主动提起了这个与理想主义相对的东西。由于不是科班出身,在大学才第一次开始用相机的他坦言自己走了不少弯路,而在他决定成为独立摄影师时,这还是一个比如今还要小众不少的行业。

“我一直都在慢慢转变,当时觉得只要是能拍照片就很好了。”他曾经既给媒体当过兼职摄影记者,也承接过婚纱摄影的活。事实上,摄影记者的成绩还不错,2008 年他为《华夏地理》拍摄的《地震中的狗》被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全球摄影大赛选为当年的自然类国际大奖。“拿了奖,给了我一点信心。拍了婚纱,改善了收入。生存问题稍微解决了一些,也让我可以更坚定的去做一些事。但我不会去当很久的摄影记者,拍很久挺赚钱的婚纱照。我那时候倒也不迷茫,心里还是一直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的。”张克纯说道。

在一定程度上,摄影是一个被个体审美引导的产业,同时也充斥着各种引经据典的解释。在被各种摄影评论家、文化研究者解读过之后,张克纯自己对于《北流活(guo)活(guo)》解释是“平淡之中有一丝不安”。

他将自己的作品定位为 Fine Arts ,因此也不否认会去追求一些形式感的东西。他看重构图,对色彩有预设,但后期的成分并不重。“这样的色调其中在中国还是很好找的。只要阴天出去拍就可以了。”

没有激进的视角,张克纯在寻找的除了一种平淡下的黄河沿岸常态,还有的可能就是对自己的关照。“现在看来,这趟黄河之旅还是解决了我自己的一些问题。在这个时刻拍摄这一条河流,对我人生这条河也是意味着一些。”他说道。

现在,他在创作另一组覆盖中国全境的摄影作品《山水之间》,他本人将会出现在每一张作品里,邀请当地人来按下快门。 “我们处在当下的环境里面,既是旁观者,又是参与者;既置身之外,又身处其中。”

结束采访前,我问了他 4 个问题。Q:你拍黄河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努力?Z:一般努力吧。该做事就做事情。Q:你对摄影的热爱就这么强烈吗?Z:至少现在我还不知道我还能做其他什么。Q:你最欣赏的人有谁?Z: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倒不是说他的照片能卖到世界最贵。就觉得他能把事做到一个新高度,很厉害。还有就是阿森纳的亨利,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踢球,我在兰州拍照的时候还买了双鞋去踢。Q:你花了 3 年拍黄河,在这个变化巨快的互联网时代,你不着急吗?Z:着急也没用,好东西还是要慢慢来的。

11234

更多图片请访问:http://zhangkechun.com/

题图来自 影像中国张克纯瑞象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