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对付最古怪的城市,Uber展开了游说大战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里约2015-06-25 15:57:00

Best On The Web 是一个推荐性栏目,每个工作日我们会从互联网世界中找出最好看的内容,希望这个栏目让我们始终与阅读、知识和美好在一起。

Bloomberg 

This is How Uber Takes Over a City 

在美国俄勒冈州最大的城市波特兰,当地的人们都习惯于运用波特兰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他们并不喜欢激进的改变。这里到处都是那些手工酿造啤酒的小酒馆和公平贸易咖啡店,看上去体面而和谐。 

所以当 Uber 来到这里,打算用自己一贯的快节奏行事方式攻占这座城市的时候,它遇到了一些阻力。不过考虑到 Uber 在政治上的能量,游说和政治较量,给予了它攻克任何城市难以对付的优势。

波特兰市长 Charlie Hales 就遭遇了这一切。有一天错过了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人的电话,电话留言里说他曾经为奥巴马竞选团队工作,熟络地感谢波特兰当时的贡献——重点来了,这个人说自己现在为 Uber 工作,希望有机会和他谈一谈。

Uber 在全美国雇了大量这样可能有从政经历的说客。根据彭博社的 Karen Weise 关于 「Uber 如何攻占一座城市」的报道,在波特兰这个美国第 28 大的城市,有 10 个人专门替 Uber 进行游说。他们成为了市政厅一股持续不断的动员力量。当地官员说从来没见过这种规模的游说。

Charlie 大概猜到了对方想跟他谈些什么,从 2010 年开始,Uber 在全美一个城市接着一个城市的和政府和政客打着交道。四年之后,估值 400 亿美元,全球 300 个城市,这是它的成绩单。这通电话之前,Uber 已经在波特兰的一些周边郊区运行,波特兰市长团队的人也跟 Uber 交涉过,希望在它们调整了出租车政策之后,再进入这座城市。

一年前科罗拉多最早在美国通过了汽车共享法令,随后有 50 个地方通过了认可 Uber 和 Lyft 作为新的交通方案的法令。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州政府,都经历了自己拟定法规的一套程序,但是大多数最后基本就是照搬了 Uber 已经拥有的背景核实、保险覆盖和一些检查规定。

换句话说,Uber 制定了规则,这些政府只是来遵从。

这看上去是 Uber 自己所说的「民心所向」(The power of the people),但也是这些说客们的力量。它事实上就是用了政治的法则,来和政治打交道。过去一年,几乎每个州议会都被安插了 Uber 的说客。它聘请了 29 个在国会山注册的游说公司的 250 名说客,差不多比沃尔玛的三分之一多一些(后者可是个一直和工会政府要打交道的大公司),这还不算那些在地方上的说客。

很难知道 Uber 在这样的游说「地面战争」中究竟会花费多少,很多州政府并不要求披露这些游说费用。但影响政府改变决策的行为可真是耗资不菲——过去一年,Uber 在加州花掉了 68.4 万美元,在马里兰州花掉了 20.8 万美元。

如此也并不奇怪它接连不断的融资,成为上市前融资规模创纪录的公司。除了无人驾驶等技术上的投入,在面对越来越多的监管规定下,它需要的法律和游说费用只增不减。 这可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