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建筑展,或许能帮你更了解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_设计_好奇心日报

胡莹 2015-06-26 16:20:00

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楼或是他晚年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位于北京国贸商城西楼的路易威登旗舰店,是世界上第 22 个路易威登之家。

过去这几天,很多人光顾这里,都径直绕过了东侧的店铺,而转向西侧的一个“白盒子”空间,这里正在展出 86 岁的美籍加拿大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建筑展览(Fondation Louis Vuitton Building)。

入口处的接待人员会耐心地询问每一位访客是否曾在 LV 的店里留下过注册信息,其中很多都非 LV 的消费群体,而是奔着弗兰克·盖里的名头而来。

他是建筑界的老顽童,总是喜欢设计一些具有奇特不规则造型的雕塑般外观的建筑,早在 1989 年时就拿下了普利兹克建筑奖。人们乐于谈论他的“跳舞的房子”、沃特·迪斯尼音乐厅或是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皆因其极具张力与流动性的视觉观感。LVMH 时尚帝国的老板伯纳德·阿诺特就是因为钟情于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设计而选择了弗兰克·盖里,他认为这种反常规的建筑体量恰好与他对路易威登基金会建筑的设想不谋而合。

(沃特·迪斯尼音乐厅)

(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

跳舞的房子(荷兰国民人寿保险公司大楼,位于捷克共和国布拉格)

现在,当人们再度谈起弗兰克·盖里时,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大楼又成为了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这或许是他晚年最重要的一个作品,因其是盖里建筑创作生涯中技术最为复杂,表现力最具艺术感的一个,用盖里的话说,“法国人的特质中本身就充满着复杂性,我自然地受到这种复杂性的牵引。”

此前,中国观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他作品的机会是中国美术馆新馆,但在包括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扎哈·哈迪德( Zaha Hadid )、马岩松以及库哈斯领衔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在内的一众竞标大腕的比拼中,弗兰克·盖里的方案没能最终胜出,也错失了他的作品落地北京的绝佳机会。

去年 10 月,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正式向公众开放。9 个月后的今天,路易威登基金会希望能借着这座建筑来中国展现弗兰克·盖里的创意世界,当然也还包括这座建筑想要在艺术领域有所作为的决心。

在展览现场,你不仅可以看到弗兰克·盖里本人的设计图原稿,还有整个建筑项目进程中所制作的各种建筑模型,比如基地规划与建筑配置,方案构思,室内空间的设计,冰山建筑体的局部细节,甚至还有玻璃船帆的原材质样品展示。如果你不仅仅是把其当作一场建筑展览来看的话,就模型本身的展出,也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装置艺术。除此之外,主展厅黑漆漆的背景色中还置有两个庞大的投影装置作品,以各种视角呈现这座建筑。

111

除了主策展人 Frederic Migayrou 与副策展人 Sebastien Cherruet ,弗兰克·盖里的团队也参与到了这一次的策展工作中。

整个展览空间包括一个纯白色的小空间与一个黑色为主调的主展厅。白色展厅内主要是一些路易威登基金会大楼的背景信息展出与弗兰克·盖里的代表作品展示,真正的展览始于那间神秘的黑色主展厅。

展厅里的向导一开始就会告诉你观展的合理路线,有助于了解弗兰克·盖里的团队设计建造这座建筑的始终、进展,同时,你也可以带着耳机在微信语音导览的帮助下认识这个作品。

这座建筑是以马塞尔·普鲁斯特时代的玻璃花园庭院建筑为灵感设计的,建筑外立面由 12 片帆状玻璃结构组成,特殊的半透明外观反映着变幻的天空与公园内流动的自然,同布洛涅森林这个巴黎重要的历史与文化区域的过去与当下相互呼应。

去年当它落成时,国外各大建筑设计类媒体都在报道盖里与他的最新作品。但直到这次在展览现场看到一座 1:20 的建筑模型(也是本次展览最大的一个模型)时,我们才能够深入其中一探其内里的结构。

去年,钢琴艺术家郎朗在路易威登基金会的开幕音乐会上演奏了莫扎特、肖邦等人的经典曲目,而在他眼中,这座建筑的结构看上去也像是一部交响乐,”它有很美好的,很美丽的和声同时又有一些非常具有现代感的和弦来支撑这个建筑,我觉得仿佛看到了一个交响乐非常丰富的音响的混合体。”

这的确是弗兰克·盖里作品的魅力。仅仅从一些图片或是草图来看,你好奇的或许只是那个长得形似船帆的外立面屋顶,但在看过现场展出的模型后,你可能会了解到,它不仅有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壳子,也不是一座仅从外观造型进行构思的雕塑。

这个高达 40 米的单体支撑式玻璃建筑外立面的下方,是一个功能与空间多样化的综合建筑体,包括 11 个用来展出各类藏品,举办艺术家展示及临时展览的展廊,多功能演播厅。

11

但前来观展的毕竟大多都是建筑设计领域的“门外汉”,内部的结构再精巧,也抵不过整体建筑如船帆一般的造型,它是玻璃与金属的僵硬结构与柔软灵动的轮廓线条的完美结合。

弗兰克·盖里本人就是一名航海爱好者,为了传递这种航海时的壮景,他用 3600 片独一无二的弧形玻璃面板组构成了 这 12 面巨型船帆,创造出棚罩式的室外空间,可同时欣赏艺术品和四周的大自然美景。

仅仅是在展厅里,这些玻璃船帆的模型已能够透过幽暗的光线变换出不同的模样,如若是置身于巴黎的实景前,随着白昼光线的不断变化,参观者不仅可透视这些梦幻般的晶莹船帆,也能瞥见树木与天空的倒影,是它们成就了这座建筑最为醒目的部分,而这也是本次展览中最受人瞩目的展区,人们低头端详小模型,抬头细看模拟版的屋顶轮廓,一旁竖着的原材料展示架更是引起了人们的研究兴趣。

1

在展览现场,不时有观者会询问身边的向导,看得出不管是弗兰克·盖里还是他的作品,很多人还是都充满疑虑,正如同一位观众告诉《好奇心日报》的那样,“我可能看不懂那些很专业的建筑结构之类的东西,但是我也很感兴趣这个建筑师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复杂的外观,不管是画画还是造房子,这都是一种个人表达吧,我愿意尝试着去理解他的想法。”

与一般美术馆不同的是,到 2062 年,路易威登基金会将会把这座建筑捐赠给巴黎市。

展览时间:6 月 20 日—— 8 月 9 日

地点:北京市建国门外大街 1 号国贸商场西楼。

题图来自 Louis Vuitto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