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落幕之后,我们来说说这里 6000 个买家都在寻找什么_娱乐_好奇心日报

俞斯译 2015-06-23 16:29:26

蓬勃的大环境、合拍片协议和对新项目的追逐都让交易市场活跃起来。

三个影帝,一段陈年八卦情史,上海电影节用一种既娱乐又戏谑的方式落幕。

即便是在闭幕时请来了苏菲·玛索和起了个奇怪中文名的罗莎曼德·派克(Rosamund Pike),这次上海电影节也被认为是星光最为暗淡的一届。普遍的共识是:大佬战胜了明星,互联网和资本战胜了娱乐八卦。

9 天,16 场论坛,电影行业最有权势的人——互联网和电影公司的老板们,又一次开启神侃模式。只不过有点残酷的是:没有多少人在乎他们说了什么。

“你一看论坛主题,嘉宾,再看哪家公司办的,基本上就能猜出大概的内容。都是四平八稳的,不会有什么新东西,重要的事都不会在这里说。”一位在国内颇有名气的女制片人告诉《好奇心日报》。

这是 6 月 14 日早晨,上海电影节开幕第二天,3.6 公里外的皇冠假日酒店里正在举行第一场官方论坛,主题是“电影新常态:互联网+与产业升级”。这位制片人刚刚在隔壁的香格里拉酒店开完一个早会,这是她今天安排的 4 个会议(饭局)之一。这会,她正站在上海展览中心门口的台阶上,等待另一个朋友一起逛交易市场(国际影视市场)。

与明星、大佬们营造的电影节“上流”、“国际”的一面相比,交易市场里那些花了钱的卖家和买家组成了电影节另一面,它跟行业结合地更为紧密,那些想在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里“做点事”的人,往往会出现在这里。

“大家都说北京上海的(交易)市场没有真正的交易,不过没关系啊,你花费 1000 多块钱就能认识这么多行业里的新公司,你平时不会接触的人,说不定就有什么新的启发和合作机会。” 这位制片人说,她曾经在交易市场中认识的一家发行公司,后来给一个朋友的小片子做了发行,“这些做细分的小公司,平时你很难注意到”。

一家叫鑫岳影业的小公司租了两个标准的展位,这是一家成立三年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影公司,主要从事一些小片子的发行。其中最成功的案例是《封门诡影》,票房接近 3000 万。最近它们接下了《少女哪吒》的发行,这部文艺片入围了本届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片中的两位主演还共同获得了电影频道“传媒大奖”的最佳新人和最佳女配角,“老板很喜欢这个片子,也有帮忙的性质”,鑫岳影业的赵磊告诉《好奇心日报》。

“对于我们这种小公司来说,电影节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公司和谈合作的地方,大多数片方没有钱请大的发行公司的,而且一些小片子大公司也不一定会给你全力做。” 赵磊告诉我们,因为估计不足,准备的名片在半天时间里就被拿光了,对后来的买家就只能“扫一扫,加个微信吧”。

根据上海电影节提供的数据,今年来到交易市场的展商超过 500 家,专业买家超过 6000 名,这两个数据都比去年有了提升。为了让买卖双方更好的交流,今年的中央大厅的展位被改成了一整块休息区,边上还提供了餐饮和咖啡。

来自德国的 Elisa 是 6000 名买家之一,她肩上背的另一只印有今年戛纳电影节官方海报的布袋“暴露”了她的身份。当我过去跟她打招呼时,她正在费劲地往袋子里塞着厚厚的一叠宣传资料——显然已经逛了一大圈了。

Elisa 为一家海外电影发行公司工作,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上海电影节。根据柏林、香港、鹿特丹这些成熟的交易市场相比,她认为是上海的交易市场“small but fun”,“最让我吃惊的一点是,这里的卖家和公司都非常年轻。” Elisa 说。

尽管是以买家的身份来到电影节,不过 Elisa 并不打算谈成什么生意,这次的上海之行更像是一个短途旅行——她甚至像那些背包客一样做了一份简单的“攻略”。“我先来(交易)市场看看,以前对中国市场只有一个票房的概念,我很想知道市场里的人都是谁。德国电影协会也在这里设了展位,另外我还打算去看两部德国电影,顺便体验一些中国的影院。” Elisa 告诉我说。

当我来到不远处德国电影协会的展位时,工作人员告诉我说,协会中国区项目经理正忙着德国影展的午餐招待会。今年电影节设立的德国影展包括 8 部影片,另外还有 20 部德国影片在不同的展映单元放映,包括 NBA 德国球星诺维斯基的传记电影《完美的投篮》,“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的纪录片《第四公民》等。

中国市场的票房增长和越来越多合拍片协议的签署,让国际卖家和买家们看到了进入这个市场的新机会,同时也吸引着越来越多像 Elisa 这样的人来到上海。因为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来到这里,所以电影节期间还多了社交和见朋友的功能,这也是她决定来上海看看的原因。

根据上海电影节官方的数据,交易市场的国外展商比例从去年的 30% 增加到了今年的 40%,许多人不再把自己局限在“买片”和“卖片”和角色中——电影审察制度让这类交易难以达成——而是变成了“吸引中国影片取景”或者“共同开发合拍片项目”。

“今年国外展商增加了不少,其中一些是我们主动去邀请的,像新西兰、德国、意大利、捷克等等。”电影节交易市场的负责人徐高仁告诉《好奇心日报》,而各国展商的加入也吸引了更多国外买家,尤其是欧洲买家数量的增加,“一方面是合拍,另外国内影片也可以通过一些渠道销到欧洲”。

与期望达成交易的小公司们相比,租下大展台(36 平米以上)大公司更在意的是在电影节上对于公司品牌和新项目的曝光。

万达的展位被分割成了三部分:万达影视展示了公司自己开发的多个新电影项目,包括万达第一个直接投资的英文电影《铁拳》;万达旗下的电影发行公司五洲,正在建设中的亚洲最大影视基地——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也第一次以独立展位亮相。

根据产业园副总经理黄河的介绍,第一期工程将在 2016 年底正式完工,将包括 30 个 5000 平米以上的摄影棚,两个用于剧组水面和水下拍摄的恒温泳池,以及适用于大场面拍摄的大块经过平整的外景区域——张艺谋导演的《长城》剧组就正在青岛拍摄中。

恒业影业的展厅更像是一个电影海报展,展台前整齐地排列着未来一年即将上映的影片宣传页,《天亮之前》、《谋杀似水年华》、《我的男友与狗》等新片的巨幅海报也布满了整个展位。

“与华谊兄弟、光线影业这些宣传渠道成熟的电影公司相比,万达、恒业这样的新进入者每年都有很多新的电影,一些新的发展方向,通过电影节集中对外传递出去。”徐高仁告诉我们,这也是为什么万达和恒业都连续两年以“大门面”出现在电影节交易市场。

不同的是,这些公司今年不仅仅是以“展商”的身份出现,它们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更深地介入这个行业每年最重要的聚会中。

由万达投资的电影《煎饼侠》剧组参加了开幕式红毯,并在电影节期间进行了全球首映;那些与资本、好莱坞有关的高大上论坛中,也总会有万达集团副总裁叶宁的身影;由万达参与投资的第一部英文影片《拳手》入选了今年金爵奖竞赛单元,还有电影节期间举行的“万达影夜”party ,据说去的人比白天的论坛活动还要多不少。

还有一些“买家”从来就没有走进过任何一家展台,他们大多是冲着同样在展览中心举行路演和洽谈的电影节“创投环节”。注册的买家可以参与创投项目路演,按照预约先后与自己从 35 个创投项目中挑选的项目主创人员进行半小时的交流。

这里集中了市场上最活跃的“买家”,即包括中影、万达这样的大公司,也包括试图进入真的电影领域的东方梦工厂,还有一些新的影视投资基金和独立制片人。如果你下手稍慢一些,就已经挤不进《钻石·大饭店》(《十二公民》导演徐昂新作品)这样的“抢手货”洽谈时间了。

真正的交易,在交易市场结束后才开始。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