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斗的变性人虽然屡战屡败,但这次她赢了Uber_文化_好奇心日报

Lauren Smiley2015-06-24 16:30:00

所以 Uber 的司机到底是合同工还是正式雇员?

本文由 Medium 和 Lauren Smiley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Lauren Smiley 是 Medium Matter 道常驻作者。

Barbara Ann Berwick 告诉我们说,她 1969 年来到旧金山,“想成为一名嬉皮士”——但是却成了一名网络基金交易员、一名失利的政治候选人,以及一个不断提起诉讼的当事人,从医院到媒体公司,她不停地向所有人索赔。(起诉媒体公司,是因为它将报纸放在了她家门口,但这个案子她败诉了。)

但是现在,Berwick 却打赢了重要一仗,对手是今天旧金山最大的公司之一。加州劳工办公室(California Labor Commissioner’s Office)裁定她是 Uber 的员工,而不仅仅是合同工——根据法庭的判决,她将获得大约 4000 美元的赔偿。在此之前,福罗里达州判决一名 Uber 司机可以获得失业救济,因为他是一名事实上的员工。

Berwick 周三上午一听到这个好消息就拿起了电话,她说,去年她为 Uber 开了八个星期的车,作为与人交往的一种方式——因为她所有的贸易工作都是凌晨在家里和网上进行的。她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我真的感到很无聊”,她说,并加上一句:“我是一名变性人——因此我有社交问题,就跟所有的变性人一样,而且我很少和人见面。”

a

Barbara Ann Berwick

反对者指责她轻松地取得了又一宗利用自己的汽车充当 Uber 驾驶员的诉讼案的胜利,对此 Berwick 摆了摆手,表示不愿意谈这个问题。毕竟在这个时候,Uber 这家汽车共乘行业的巨头正面临着全美国范围的指控,它坚持它的司机也是它的合同工,这意味着他们没有资格获得政府补贴或者其他津贴。Berwick 说自己并不愤世嫉俗,她说她过去也曾无家可归,但是现在总地来说,“我过得还不错。”

“我想改变社会,”Berwick 说。在做 Uber 这份工作之前,她说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以合同工的身份在开车。“当我在同意的框里打勾的时候,并没有真正地读它后面写的东西,因此我认为自己是一名雇员,因为做一名合同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很快就明白了。”她说自己通常每周会开超过 40 小时的 Uber。

她说她在九月份就没再开 Uber 了,并向 Uber 提出了索赔要求。

但是 Berwick 对于法律程序的诉讼索赔并不陌生。“我的过去有过许多次诉讼,我不想让别人的非法行为妨碍到我。”她曾以个人名义向旧金山市最高法院提起了超过十二次诉讼。

啊

1995 年时,她从一起向医院提起的诉讼中获得了 521 美元的赔偿。那是她获得的仅有几次胜诉之一。

都

2007 年,她起诉了 Marina Pizza and Café,并要求对方赔偿她 500 美元。结果她败诉了。

2008 年,她以骚扰为由起诉了 SF Newspaper Company,并要求对方赔偿 500 美元,因为对方将报纸放在了她的家门口——在她的“要求”之下,对方停止了这么做。“我想让他们不再将报纸放在我的家门口,”她说,“那一次我输了。我并非每一次都能打赢官司。”

a

根据她的网站上的说法,2010 年她参加了旧金山市区长的选举。她的竞选纲领之一便是削减她正参加竞选的这个职位的工资。

她只获得了 2.23%的支持率。

d旧金山市选举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的 2010 年 11 月第二区区长的选举结果。

但是她说,她的政治行动告诉大家“很明显,我对社会变革很感兴趣。”Berwick 还是一位有见识的女人——她坚持要我将她商业公司的链接加到她给我讲的这个写 Uber 案子的文章里。(我同意了:反正这是我们想要链接的东西。)“我很享受我出名的这五分钟 。你是第三个打电话给我的人。”

这个决定已经使代表加州的 Uber 司机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的律师欢呼起来。“这真是个好消息,”律师 Shannon Liss-Riordan 说,她正在起诉 Uber、Lyft 和其他许多将工人定义为合同工的按需服务公司。“这对我们的案子很有意义,我很高兴看到加州劳工委员会同意我们认为司机是员工的观点。”Liss-Riordan 又加上一句说,委员会正在研究加州的劳工法,看是否能适用于她联邦法院的这个案子。

加州工业关系部说,像 Berwick 的这类案子是按每一位提交诉讼的工人的实际情况逐一衡量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 Liss-Riordan 说:“已经有一些通过劳工委员会(起诉 Uber)的案子。我相信接下来还有更多这类案子。”

Uber 发表声明说,他们将在周二对 Berwick 的裁决提起上诉。Uber 公司的律师周三上午没有立即对此事发表评论。Uber 在一份发给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声明中说:“加州劳工委员会的裁决没有普遍的法律约束力,只对一个司机有效。实际上这份裁决和 2012 年同一个委员会做出的裁决互相矛盾,当时他们裁定司机是‘以合同工、而不是以真正员工的身份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 Berwick 说,她还没有决定是否继续为 Uber 服务。那她下一步将做什么呢?“拿到(赔偿给我的)支票。”


翻译  is译社 曾小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