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也会思考吗?皮克斯的新片《头脑特工队》说能_娱乐_好奇心日报

A.O.Scott2015-06-23 16:29:00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给这部新片点了赞。

电影会思考吗?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关键问题,通常它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思考之后形成的文学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它能向我们展示思考的过程、内心的感受,但摄像机的镜头和 2D 的银幕却无法带着我们跨越电影外部的各种意象。我们可以看到各种欢乐或沮丧的面孔,但他们背后的思想却依然是不可见的、神秘的,是电影所不能及的。

在出品了几部商业上很成功的大片之后,皮克斯带着《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惊喜回归,它有很多值得说的成就,其中一个就是它破解了电影不会思考的假设。这部电影由 Pete Docter 执导,它用标志性的皮克斯式的真诚、古灵精怪和别出心裁的没头脑桥段,解决了一个棘手的哲学问题。

该片的故事大部分是发生在一个 11 岁的女孩 Riley(由 Kaitlyn Dias 配音)的头脑里,她刚刚跟随父母(分别由 Diane Lane 和 Kyle MacLachlan 配音)从明尼苏达到旧金山。从外表上看,发生在 Riley 身上的事情特别平常:和父母在饭桌上争吵、在学校里各种不顺、试打曲棍球也不成功。但任何经历过这个年纪、或者了解这个年纪的小孩儿的人都会明白,这些乏味的事情都会成为复杂内心戏的元素。

在皮克斯出品的电影《头脑特工队》中,艾米·波勒为 Joy 配音,菲利斯·史密斯为 Sadness 配音。

这场内心戏里所有的行为——里面的艺术、喜剧、音乐和诗歌——都是基于 Riley 的个人情感展开的。文学界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把过去被称为热情的东西转化成性格,而《头脑特工队》用绝妙的选角让这种传统得到了升级。Riley 的大脑由 5 种忙碌而好争论的情感所控制:Fear(害怕)、Anger(愤怒)、Disgust(厌恶)、Sadness(悲伤)和 Joy(欢乐)。每种情感都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它们都得完成 Riley 的神经指挥中心分配给它们的任务,但同时又会像职场情景剧里的同事们一样,保持着争吵中的伪善。

它们几个的配音由一个非常适合这些角色的电影喜剧梦之队来完成。Anger 是一个身材像倒置的梯形、红色皮肤、盛气凌人的矮胖子,它由《每日秀》里的大嘴 Lewis Black 配音。Disgust 是一个绿色的刻薄姑娘,它由伟大的 Mindy Kaling 配音。Fear 是一个手脚都能伸长的呆瓜,它由曾经在《周六夜现场》里扮演橡皮人的 Bill Hader 配音。Sadness 由老是叹气的 Phyllis Smith 配音,她是《办公室》里最会让人扫兴的人。她是蓝色的,行动缓慢,而其他几位有时候会想一下她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但 Joy 却是独占鳌头的那一个。即使没有组织结构图做参考,你也能看出来她才是老大。她是一股带着正能量的闪亮的旋风,而且她的亲力亲为也让人感觉很友好。你可能会说,她是大脑皮层里的 Leslie Knope(一个活力四射的电视角色),但原因肯定不只是因为她精力充沛的声音是由 Amy Poehler 配的。

在她长期在《公园与游憩》一片中扮演 Leslie 的过程中,Poehler 经常被善意地开玩笑说她特别像 Leslie。她在本片中出演的也是个类似的角色,而且把它演到了非常具有颠覆性的水平。我们是从 Joy 这个角色开始构架全片的,在迪士尼的 logo、片名和并排坐着的小孩儿之后,就轮到她出场了。我们想让他们、让 Riley 和所有小孩都快乐。

但一味强调快乐也有它的不足。作为一个经理,Joy 首要的任务是控制和遏制 Sadness。她觉得她需要阻止这位情绪低落的同事控制 Riley 的核心记忆。这些金色会发光的小矮人们如果变成蓝色,它们就会被毁灭。有一次,Joy 在地上用粉笔画了一个小圆圈,让 Sadness 站进去、不让她碰任何东西,以免她毁掉快乐的情绪。

当然了,这个桥段非常有力地表现了压制的意思,怀着好意的成年人和由成年人建立的心理机制认为“小孩子必须高高兴兴的”,而《头脑特工队》批判了这种强加在孩子们身上的责任。“我的快乐的小公主去哪儿了?”当 Riley 情绪低落时,她的父母喜欢说这句话,而在听到这句话以后 Riley 挤出来的笑脸背后,却是默默的心碎。她的父母并不糟糕,我们能看出来,他们自己的头脑也像 Riley 的头脑一样挤满了东西。他们也要面对来自外部的担忧和压力,比如说新买的房子、刚刚起步的生意,还有一个处在人生重要发展时期的孩子。

这些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内心世界里,而这个世界则是皮克斯打造的最宏大的视觉盛宴之一——以前的成功范例还有《海洋总动员》里的珊瑚礁、《机器人瓦力》里的末日垃圾场,还有《玩具总动员 3》里险恶的日托中心。皮克斯此前的长片往往都是用来展示技术突破的,皮克斯的动画师们在《海洋总动员》中解决了水和游泳池的动效,在《汽车总动员》中解决了金属的效果,在《怪兽电力公司》里解决了皮毛的动效,在《飞屋环游记》里解决的则是飞行的动效。

《头脑特工队》的成就则更为精妙、给人的印象更深。这部电影几乎全部是让抽象的概念在假想的空间里运动。这个世界一方面是崭新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但人们看了以后又能马上认出来,因为意识中我们所熟悉的部分都被赋予了形状、配上了声音。还记得你想象中的儿时伙伴吗?还记得你最早时害怕的东西吗?还记得你最奇怪的梦吗?你会想起它们来的,而且你会受到启发,明白你是如何记住这些东西、而且为什么没有忘记它们的。你在银幕上看到的东西会让你更了解自己。

我会非常高兴地把这部电影里最风趣的发明和最深刻的内涵列出来,或者努力画出一幅 Riley 大脑的地图。我不会透露任何剧情,我会把发现的乐趣留给你,但我只想提醒一下,你应该留意一下 Michael Giacchino 为电影写的音乐,还有 Richard Kind 的声音,还有就是,片中富有哲学意味的幽默会让你眼界大开。

《头脑特工队》绝对会让你看得很愉快,它既有趣又有魅力,节奏很快、充满惊喜。它还为悲伤进行了辩护,并且用充满明亮颜色的娱乐形式表达了忧郁的必要性。去看它的小观众们会感受到一场狂欢,而年纪比 Riley 大一些的人则会看到流泪。不是因为难过而哭,而是出于感激和认同。最后你会发现,Sadness 并不是 Joy 的对手,而是她的伙伴。我们感受悲伤的能力会激发我们对他人的同情,并让我们具有同理心。正所谓:有得必有失,艺术背后必然是渴望。

头脑特工队》被评为 PG 级(建议父母陪同观看),年幼的孩子可能需要在某些情节时给予温和的提醒,特别要告诉他们,在最后的 20 分钟里,他们的父母会哭个不停。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