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改造完菜市场,又盯上了一座废弃办公楼_设计_好奇心日报

石玉 2015-06-16 20:00:00

和改造菜市场相比,把废弃办公楼改造成精品酒店的难度更大。

《好奇心日报》之前报道过一篇南京菜场变形记,最近,那家改造菜市场的公司又盯上了一座办公楼。我们和这家“都设”公司的创始人凌克戈聊了聊,他说把废弃办公楼改造成酒店难度要更大,因为酒店就像一个精密化运作的城市。在设计中,最难的环节要属平面的改造了。

这幢楼位于江苏江阴,它体量不大,只有 6000 平方米,被改造前已人去楼空了挺久,但它却有着视野开阔的观湖景观,让一些酒店从业者无比垂涎,后来终于有人着手将其改造成江阴嘉荷酒店。在凌克戈带领他的团队设计之前,甲方希望外观不做改动,内部结构也少做调整,于是在设计中,新建筑尽量利用现有的结构和机电设备。从场地入口到酒店过厅、大堂,设计师选用了幽暗沉着的色彩,希望让入住者达到放松无我的状态。 

改造后的酒店,入口处改造后的酒店,入口处

入口入口

继续向里面走去,酒店的整体风格偏简洁,和过去的建筑相比差别确实是很大的。这种旧项目的改造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费,还重新挖掘了楼本身的价值。

改造前的大堂改造前的大堂

改造后改造后

会议室,改造前会议室,改造前

会议室,改造后会议室,改造后

在聊天的过程中,凌克戈向《好奇心日报》说,这个项目甲方仅投资了 3000 万元,营业一年既已盈利,展现出了旧建筑升级改造的价值。在完成了几个旧建筑改造升级项目后,他们团队积攒了一些经验,也将注意力转向了这个前景挺广阔的设计领域。在创业之初,他曾想取一个一看就很牛的、或带英文的名字,还有人建议取名叫“凌克戈建筑设计事务所”,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名字。希望能建立一个现代公司制的公司,搭建设计师的平台。现在设计团队有 30 多位设计师,我们还和他聊到了其他的一些细节。

改造前的天台改造前的天台

天台改造后天台改造后

改造前的游泳池改造前的游泳池

游泳池,改造后游泳池,改造后

健身房健身房

改造前走廊改造前走廊

改造后走廊改造后走廊

改造前改造前

改造后改造后

改造后改造后

改造后改造后

改造后改造后

好奇心日报:再谈谈“都设”这个名字的来由?

凌克戈:有两层意思吧。第一,这不是个人事务所,它是一家公司制的企业,按照公司的章程进行管理而不是个人意志。个人事务所受主持建筑师的影响太大,比如贝聿铭事务所在贝退休后就再也难以恢复往日荣光,但 SOM 等却不受合伙人退休或更迭的影响。制度更能够为更多的有才干的设计师提供一个平台,我们当然也鼓励都设出现明星建筑师,最佳的模式就是公司平台上的明星设计师;

第二,都设的合伙人主要来自于大型设计院,相较于个人事务所,都设面对的客户和项目都比较市场化,规模也比较大,公司化更能有效地保证这类项目的完成度。现在我们的项目基本上是建筑、室内、景观、幕墙、灯光一体化设计,都设你可以理解为都设计吧。也可以理解成为都市设计,因为我们也完成了不少位于城市中心的项目。

我们既像一些个人事务所或工作室那样做一些有意思的、前瞻性的设计,以保持学术性;也介入一些大型的城市综合体以、公共建筑的设计。成立的初衷是想走一个介乎于个人事务所与大院之间的道路。

好奇心日报:说说这个项目中最难的环节?

凌克戈:一个酒店有几十到几百人的服务团队,在设计中,得考虑到无数条流线以保证他们的服务。而旧办公楼却没有这些要求。

其实很多改造的精品酒店不严格遵守酒店管理的要求,有时受限制服务梯和客梯都分不开。江阴嘉荷酒店改造之后符合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的流线要求,这是很不容易的,但这些工作除了酒店管理人员,普通住客是感受不到的。

还有一个难点就是这个建筑的外立面规划部门不让改动,但原来的立面感觉完全没有酒店的氛围,设计中我们巧妙地利用了原有雨棚不能遮雨的弊端和管理部门沟通,最后经过协商只能在入口处加一个雨棚,这样通过局部的改造塑造出了全新的入口空间。

对于一个只有几千平米的小酒店,如何让人有深刻的感受呢?入口空间的收放在 10 米左右的一个距离内营造出----的空间序列,很多小孩觉得好玩,跑来跑去导致了自动门常坏,说明人即使不刻意去体会也能感受到空间的魅力。 

好奇心日报:为什么公众会对旧建筑升级改造项目有很高的热情?都设怎么看待这类项目?

凌克戈:也许拆的太多了,整个城市像个大公地,所以公众开始对这样的项目有热情了。地都太贵,开发商也开始有热情了。我们还是用平常心来看待这类项目吧,并不认为改造就一定比新建好。

好奇心日报:如果建筑想要做精品,您觉得最难的问题是什么?

凌克戈:中国工人的素质、责任心和施工单位为了利益的缺斤少两。

好奇心日报:您怎么看待自己所处的行业,最喜欢它什么,最不喜欢它哪一点?

凌克戈:不光是这个行业,任何行业都有潮起潮落,能做的就是别裸泳。我最喜欢前些年靠这行赚了点钱不至于紧巴巴的,最不喜欢就是这行业各种不规范让设计师斯文扫地,没有想干下去的冲动。

好奇心日报:如果让您说当初若没有……”就不会有都设的今天了,您会怎么回答?

凌克戈:当初若没有太太鼓励我:你去创业了,了自己的心愿老了不会后悔,即使两年后不成功、换哪家公司都比你现在收入高,就不会有都设今天了。

当初若没有那几个业(peng)主(you)创业初期的支持,真不会有都设的今天。

好奇心日报: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没在做目前的工作,您可能在做什么?

凌克戈:可能当个作家吧(如果 2000 年时,一家报社刊登了文章能付钱、让我知道码字也能活下去的话)另外就是可能开一家酒店。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