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熊猫3》看上去万事俱备,梦工厂能靠它翻身吗?_娱乐_好奇心日报

孙今泾 2015-06-16 22:00:00

虽然极少,但是我们还得高亮预警:有剧透有剧透有剧透。

熊猫阿宝 (Po) 说,他的亲生父亲出现了。

“鹅阿爹”阿平先生 (Mr. Ping) 在几年前收养了阿宝,很显然他因为这个消息受到了触动,语气慌张。阿宝也有些忐忑,他的眼角和嘴角都在颤抖。但鹅阿爹还是决定,给阿宝的亲生父亲办一场欢迎仪式。

在上海东方梦工厂的一间小型放映厅里,制作总监 Ella 为我播放了《功夫熊猫 3》的这个片段,并提醒我注意模型、铺面和动画的细节。她非常希望团队繁复的动画制作可以让观众被阿宝和父亲的关系所牵动,毕竟《功夫熊猫 3》的故事还有个小标题:阿宝的两个爸爸。

《功夫熊猫3》的海报,小标题是“两个父亲”《功夫熊猫 3》的海报,小标题是“阿宝的两个爸爸”

在中国甚至亚洲,父子关系已经成为家庭娱乐内容的一个卖点。韩国电视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 2013 年被引入中国,很快家喻户晓。之后,这档电视节目被改编成了电影,在 2014 年贺岁档上映,票房超过 7 亿。
《功夫熊猫 3》的出品方梦工厂动画 (DWA) 请来了电影《爸爸去哪儿》的监制滕华涛来担任顾问导演。这家总部位于好莱坞环球影城的大公司正准备花更多心力制作受欢迎的家庭影片。为了吸引大批量的家庭观众,《功夫熊猫 3》调整了两次北美上映的档期,最终出于对中国市场的考虑,将中美上映的档期同时定在了 2016 年 1 月 29 日——再过差不多一个礼拜就是中国新年,学校都放假了,这当然是家庭电影最好的时候。
中国被视为《功夫熊猫 3》能否成功的关键。《功夫熊猫 2》在中国的票房从第一集的 2600 万美元上涨至 9100 万美元,而在北美市场,这个数字从 2 亿多美元下降到 1.65 亿美元。也是在第二集中,鹅阿爹向阿宝解释了他的身世,告诉他,自己只是一位养父,在一个蔬菜筐里捡到了他。
这天中午,梦工厂动画 CEO 杰弗瑞·卡森伯格 (Jeffrey Katzenberg) 也来到了东方梦工厂——就好像《功夫熊猫 3》的“两个爸爸”碰了头。《功夫熊猫》是出品方梦工厂动画最成功的动画之一。 2008 年和 2011 年上映的两集《功夫熊猫》,为梦工厂动画总共收获了超过 12 亿美元的票房。
到了第三集,这部动画影片的 1/3 的制作由位于上海的东方梦工厂完成,它的 CEO 方淦 (James Fong) 去年年底刚刚上任,距离最初组建东方梦工厂《功夫熊猫 3》团队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前,梦工厂动画和东方梦工厂成立了合资公司,并把《功夫熊猫》的版权交给了这位合作伙伴。

卡森伯格和方淦一起在东方梦工厂,他们注视着前方,前方媒体正在抓住一切机会拍下《功夫熊猫3》的配音演员成龙卡森伯格和方淦一起在东方梦工厂,注视着前方几十家媒体——他们正在抓住一切机会拍下《功夫熊猫 3》的配音演员成龙。

 在前一天的《功夫熊猫 3》发布会上,卡森伯格、方淦、滕华涛和配音演员合影。除了成龙,还有声音饱受争议的杨幂,她说,“这对导演和我来说都是勇敢的决定”。

东方梦工厂已经无需为卡森伯格的到来举办什么欢迎仪式了。他们进入了某种程度上的舒适期。两个不同的家庭合在一起,需要一些磨合的时间。方淦说,但我们应该已经跨过了这个时期。这三年,卡森伯格几乎每个月都来中国,有时坐着他的私人飞机。

梦工厂动画则陆续从洛杉矶派来了几十位动画制作师,在东方梦工厂 250 名员工中占到大约 5% 。同时,他们也把其中的一些中国制作师带到好莱坞,和梦工厂近 300 人的动画团队合作 3 个月。 Ella 向我介绍从艺术、模型到动画效果时非常流利,就像她的团队参与了整整三部的完整制作流程。她展示的一份新形象的艺术定稿完成于 2013 年 12 月 26 日。现在,制作总监每天会在为放映厅里检视新完成的动画片段,然后再传到美国。
在票房表现和后续的商业开发、衍生品揭晓之前,卡森伯格认为,单以这样的规模与合作形式,就是“一个很大的成功”。经历了照样画瓢的学徒阶段,以后,这间梦工厂动画占股 45% 的中国工作室将会独立完成制作(《功夫熊猫》卡森伯格就打算拍 6  部。)——它一定会是大制作,但它不需要坐落在好莱坞。
卡森伯格还学会了“中国做事的方式”,它最初对好莱坞伙伴造成的困扰是:有些隐晦,没有透明度,又有太多陌生的细节。

现在,这些细节都成为了机会。

两个月前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中影集团、东方梦工厂、美国梦工场动画签署合拍协议,《功夫熊猫 3》成为第一部中美合拍的动画电影。对梦工厂动画来说,最显而易见的好处是,这将绕开中国市场对每年进口片配额的限制,片方还能像中国国产片一样获得 43% 的分账比例,通常进口片的片方只能分到总票房的 25% 。
尽管卡森伯格称,比起“授之以渔”,那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但他还是说:“我们确实从票房的分账中受益。”

不仅如此,很多事都更简便了。过去,卡森伯格得带着团队前往以熊猫著称的成都和青城山,现在电影中的中国细节都可以交给东方梦工厂——这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利用三维纹理绘制软件,为寺庙、宫殿以及佛塔等建筑物添加复杂的修饰。除此之外,这支队伍还负责为阿宝和他的女朋友美美(没错,除了父子之外,还有爱情元素)添加动态效果,并且为中国和北美市场分别设计了不同的口型和下巴运动。

这一集,阿宝会和美美结婚。换句话说,美美是这一集的女主角。这一集,阿宝会和美美结婚。换句话说,美美是这一集的女主角。

同时,也会有更多熊猫出现。同时,也会有更多熊猫出现。

有时候难免会发生争论。比如美美的衣服,究竟是泛泛的中国风就够了?还是需要细化到某个朝代,并且在这个问题上和其他熊猫保持一致?“美国同事需要一些新的心态去考虑,同意或不同意。中国的同事要敢于去表达。”东方梦工厂公共关系与传播高级顾问杨伯宁说,这是最大的挑战。
这很重要,如果不去尽量避免一些不易察觉的细节让敏感的中国观众感到不适,影片很可能功亏一篑。“由于中国市场对于好莱坞来说至关重要,因此没有人愿意在自己的影片里伤害到中国的感情。”华纳兄弟前总裁格林此前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这是某种程度上的“自我审查”,还不需要像过去那样埋头做研究。
动画制作本身就很耗时,在《功夫熊猫 3 》中看到的一座雪山和山上的房屋,花了 3 位制作师 3 个月的时间。如果阿宝在这个画面里呆上 3 秒钟,它的动画效果就得由 30 多位动画师做上一个礼拜。
再加上两家梦工厂都希望借此机会训练团队,以求得更长远的发展,《功夫熊猫 3》上映时距离上一部《功夫熊猫》过去了近五年,而第一部和第二部动画电影只隔了三年。
方正是东方梦工厂的一位数字模型制作师,现在他的 3D 电脑制图软件 Maya 里有了成型的阿宝和它的伙伴们,这些形象每个都需要 4-6 个月的时间完成,而其中一部分时间用于和美国梦工场动画的艺术总监及导演反复沟通,你来我往。杨伯宁认为,这其中确实存在时间成本,不过并没有因此大量延长时间。
但为了加快进度,梦工场动画还是在今年 2 月增加亚历山德罗·卡罗尼为联合导演,协助导演余仁英的工作。卡罗尼曾在前两集的《功夫熊猫》中担动画总监和故事艺术家。

如果让卡森伯格去预测《功夫熊猫 3》的票房,他会很为难。很显然,这件事儿并不一定遵从于 40 年的从业经验,比如他就没有料到梦工厂在 2014 年推出的《天才眼镜狗》之类的影片全都表现不佳。在 4 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卡森伯格将问题总结为公司太看重收购和扩张,涉及的业务太多,反而没有专心去做好的家庭影片。

2013 年,卡森伯格提出要让梦工厂“从动画电影公司变成一个多元化多品牌的娱乐公司”。之后,梦工场动画相继购买了 Awesomeness 频道,和 Netflix 合作。电视渠道的收益在今年第一季度为 1800 万美元,而在一年前还只有 410 万美元。但在 2014 年,卡森伯格两次意欲出售梦工厂动画,和孩之宝、软银的两起收购计划最终都宣布失败。

梦工厂动画近3年的股价走势梦工厂动画近 3 年的股价走势,可以看到 2014 年震荡下行,2015年开始回升

现在他解释说,这 20 年来头一次的颓势“可能是因为我们选错了故事,或者选错了讲故事的方法”。卡森伯格像大多数片方一样跟风似的寄希望于中国市场。“如果我有一个水晶球,它不能预言具体某一部具体的电影会怎么样。”卡森伯格说,“但我相信《功夫熊猫 3》在中国市场的票房会是全球第一的。”
可他还是担心人们过多地提及梦工厂动画的艰难处境,这会给他的中国伙伴和他参与的第一部影片带来负面影响——毕竟这个坐在月亮上垂钓的熊猫道行尚浅。卡森伯格解释说,公司在过去忽视了制作好的家庭影片,现在他们重新走上了正轨。年初,梦工厂动画做出了改变,包括每年只拍两部影片,裁掉 500 个人,并换掉了包括副主席、CMO、COO在内的多位高层。“这些改变正在奏效。”卡森伯格说,但他同时补充道:“这些对东方梦工厂没有任何影响。”
确实有迹象表明,梦工厂不会在 2015 年重蹈旧年的覆辙。梦工场动画最近上映的《疯狂外星人》还未下线就在全球拿到了 4 亿美元的票房。尽管卡森伯格同样没有料到这件事的发生,但他还是将其视为梦工厂动画回潮的一个讯息,至少他是这样向华尔街宣称的。和谈及与东方梦工厂的合作时一样,他说《疯狂外星人》是“巨大的成功”。

紧接着就会是《功夫熊猫 3》了,这对于两家梦工厂都同样重要。除了阿宝的热度较 5 年前有所下降,春节档的竞争也需要考虑。这个档期几乎要赶上美国的暑期档。“我们当然考虑到了这些竞争对手。”卡森伯格说,“就像《疯狂外星人》上映的同时还有《速度与激情 7》,可我们还是成功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