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智能隐形眼镜,Google 遇到了 22 岁的对手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唐云路 2015-06-12 16:16:00

未来,拿起手机在眼前挥一挥,也许就能知道现在血糖是否正常。

最近一位尝试用智能隐形眼镜跟踪健康数据的创业者才 22 岁,为了这份医疗科技事业,Harry Gandhi 已经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辍学,专职经营创业公司 Medella。和一些辍学创业的年轻人一样,Harry Gandhi 是硅谷“创投教父” Peter Thiel 资助的“20 under 20”计划的最新成员之一。

Harry Gandhi 在 2013 年创办了 Medella,意图帮助糖尿病患者通过佩戴隐形眼镜监测血糖指数。如今,这家创业公司有七名全职雇员从事研发工作。

技术的原理并不复杂,就是在隐形眼镜上置入传感器和天线,利用直接接触隐形眼镜的泪液血糖反映人体的健康数据。如今,Medella 的隐形眼镜要求使用者在衣领或是项链上佩戴一枚微型装置,用来为隐形眼镜充电,以及接收隐形眼镜传输出的数据。

目前,它们的技术还停留在“宏观原型机的阶段(macroprototype phase)”,也就是说,大约能在大象的眼球上实验。

这个概念并不是 Medella 首创,去年 1 月,Google 专门负责黑科技的部门 Google X 宣布和诺华制药合作推进智能隐形眼镜的商业化,在两层镜片之间内置比头发丝更细的微型传感器,利用泪液来实时监控人体的血糖指标。

除了怎么将智能隐形眼镜的原型做到人眼可用的大小,以及解决充电的问题之外,Medella 希望能分别为 1 型糖尿病和 2 型糖尿病设计不同的设备。1 型糖尿病需要持续监测体内的血糖指标,而 2 型糖尿病的监测则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

最终,Medella 的目标是设计一款即时查验血糖的设备,这样,在需要获得体检数据的时候,用户只需拿起手机,在眼前挥一下就能获得结果,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需要通过指尖采血来检验。

相比起需要全天佩戴时时刻刻检测的那种,这种即时设备似乎在适用性上更为友好,毕竟,即使是没有内置传感器、天线、电池等元件的普通隐形眼镜,连续佩戴几个小时也会造成不适。

 然而,无论是 Google 这样的大公司,还是像 Medella 这样的小型创业公司,问题的关键仍然是 Google 首次发布智能隐形眼镜技术时,从事同类研究的 Novio Sense 公司 CEO Christoper Wilson 所说的那样,谁能率先推出真正有效的产品。

正如 Harry Gandhi 所说,观察这个市场接下来两三年会走向何处,将是非常有趣的事。


题图来自 fanpop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