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来了,靠颜值起家的Misfit咋办?听听它创始人的说法_智能_好奇心日报

赖江锟2015-06-15 21:09:06

Misfit Shine 曾经被认为是唯一好看的手环,面对新的竞争者,他们要做什么?

Apple Watch 的到来,影响的并不只是苹果

今年 3 月底,智能手表厂商 Pebble 还在 Kickstarter 平台上创造着众筹金额纪录。转眼间来到 5 月,他们就融不到钱了。较早进入可穿戴市场的 Jawbone,则将重心从硬件转到软件,将它的应用开放给其它可穿戴设备。 

曾经以 Shine 提升手环平均颜值的 Misfit 也没闲着。先是去年年底接受小米和京东的投资,接着今年初的 CES 上,Misfit 推出与施华洛世奇合作的 Shine 手环。 就在 Apple Watch 发售前夕,Misfit 还为苹果手表发布应用 Minute

我们在早些时候采访了 Misfit 创始人兼 CEO 武春山 (Sonny Vu),请他谈了对 Apple Watch 和中国市场的看法,以及 Misfit 今后的发展方向。 

好奇心日报:Apple Watch 已经来了,作为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它? 

武春山:对所有可穿戴厂商来说,如果不认为 Apple Watch 是竞争对手,那就是在骗自己。但他们与我们所在的市场不一样,购买 500 美元的 Apple Watch 的用户与购买 50 美元 Misfit Flash 手环的用户是不一样的,Apple Watch 是 Flash 价格的 10 倍,是 Shine 的 5 倍。 

虽然目标用户不同,但我们还是想要获取更多的用户。因此,我们推出了第一款 Apple Watch 应用 Misfit Minute,能够帮你进行快速运动。 

好奇心日报:为 Apple Watch 推出应用,是否意味着硬件的重要性在降低? 

武春山:硬件是很重要,但数据也很重要。购买了 Apple Watch 的用户,通常不需要再购买别的手环了,因为该有的功能都有了。但我们还是认为硬件很重要,因为还有很多用户买不起 Apple Watch,他们只能够支付得起 50 美元或 100 美元的可穿戴产品。另外,我们还很关注那些不喜欢在手上戴个屏幕的用户,例如我妻子就不会在手上戴个屏幕。所以,如果用户想要戴个屏幕,Apple Watch 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不想要屏幕,那么 Shine 是个很好的选择。 

好奇心日报:你如何看待目前的中国可穿戴市场? 

武春山:中国市场是我们最喜欢的市场之一。中国用户喜欢硬件产品,乐于尝试新鲜事物。并且,中国市场欢迎新技术。这里的可穿戴市场不是普通的增长,而是在爆发。

我认为我们能够在中国市场有所作为,不止是赚钱。不是因为这里的人很多市场很大,而是我们希望帮助人们每天进行运动,在健康上帮上大忙。 

好奇心日报:你们在中国市场的目标是什么?除了传统的销量以外,你们还会追踪哪些指标? 

武春山:我们的目标是继续保持第一名的外国可穿戴品牌的成绩,我们想成为让中国用户都知道的品牌,这是最重要的。我们想继续学习理解中国用户,并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把这些做好了,我们才能实现目标。我们来这里不止是赚钱 (赚钱当然重要,只是 Sonny Vu 将此事处理得很低调)。 

对于指标,最重要的,我们会追踪用户的参与度,他们使用多久,是否比之前更加活跃、更喜欢参与运动。把产品卖出去确实不错,能够获得收入以便维持团队的运营,但这并不能让我们满意。真正让我们满意和激动的,是用户通过使用我们的产品后参与了更多的体育活动。 

好奇心日报:能不能分别谈谈与小米和京东合作的由来? 

武春山:我们先认识了小米,是在硬件生态系统中接触到的,他们在硬件方面很有影响力。我们喜欢小米的模式,并且想要去学习小米的优点。小米看重我们的设计和与西方市场的沟通能力。我们先成了朋友,然后探索合作的可能性。

当时我们确实在寻求融资,但我们更想在中国找到朋友与伙伴,小米很合适。与小米建立合作关系后,我们见了很多感兴趣的中国的其它技术公司。 

然后我们碰到了我们最感兴趣的公司京东,因为他们有很棒的基础设施,还因为我和京东商城 CEO 沈浩渝是好朋友,他很喜欢 Shine,当我向他发出合作的邀请后他立刻接受了。 

好奇心日报:通过这次合作,Misfit 得到了什么?京东、小米又想要什么? 

武春山:我们看中并且希望了解京东获得用户的能力和经验,对小米也是一样。我们需要了解中国用户的需求、如何与中国用户沟通,因为中国的用户需求与西方的不太一样。这是我们之间合作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点。京东能够获得我们优秀的产品,以及我们对西方市场的熟悉度。 

因为人们喜欢小米,所以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了解小米如何获取用户。而能够进入他们的供应链、得到一些营销方面的资源,则是意外的收获。小米在供应链、品牌知名度上面是我们望尘莫及的,小米能做到的我们不一定都能做到,但并不妨碍我们做点类似的事情。 

好奇心日报:到目前为止,你们已经拿了 6000 多万美元投资,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武春山:我们首先会投资一些有创意的公司,寻找合作伙伴。就像我们现在在中国做的这样,除了销售产品,还要寻找合作伙伴。我们喜欢那些信任并认同我们的公司,即使只是初创团队。小米和京东是我们很好的伙伴,我也希望 Misfit 在将来与更多的公司成为良好的合作伙伴。 

另外,我们要在深圳研发更好的产品,例如云服务和手机应用。除了硬件,我们所有的产品的研发和设计工作都放在了中国。我会花大量的时间去中关村与创业团队交流。每次我来中国,都会见上十多家技术初创团队。

我们刚在北京成立了 20 人的团队,专门研究如何理解和获取用户。另外,我本人会花更多的时间在亚洲,尤其是中国。 

好奇心日报:请谈谈 Misfit 团队目前的人员构成 ? 

武春山:我们十分注重设计师和工程师团队的建设。目前公司总共有 150 人,其中 100 人左右是工程师、设计师、以及科学家,50 人是用户服务运营团队,这十分重要。我们与其它公司的一大不同就是,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来为用户提供支持。 

好奇心日报:Misfit Shine 的后续产品大概什么时候推出?会上众筹平台吗? 

武春山:目前我们已有三款可穿戴产品,分别是 Shine、Flash、以及施华洛世奇版的 Shine。今年我们会推出 3 个新款手环,将可穿戴的产品线扩大一倍。另外,我们现在已有 2 款智能家居产品,Beddit (睡眠监测) 和 Bolt 智能灯,在今年年底前,我们同样会将智能家居产品线扩大一倍,达到 4 款。新的产品不仅漂亮,而且将会有用。 

目前还不一定会将新产品进行众筹。我对目前的渠道十分满意,包括苹果官方店和京东商城。 

好奇心日报:公司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武春山:我们目前在做可穿戴和智能家居,可能接下来 3、4 年还会继续做下去。中国的用户在运动追踪产品上,除了基本功能,还想要更多,因为他们可能没时间天天出去跑步。所以,运动追踪是一个不错的起点,我们会为中国用户加入更多独享的功能。另外,我们会进入北京、上海以外的更多城市。 

我们会继续建设自己的品牌,希望 Misfit 是我最后一家公司,继续干 30、40 年或者更久。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