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总统竞选就是一次创业_商业_好奇心日报

Neil Irwin2015-06-08 16:20:17

无论是从政还是经商,需要的技能和情商都差不多。

位于布鲁克林高地的一家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刚刚租下了一块 80000 平方英尺(7432 平方米)的办公空间,装电脑的箱子被临时拿来当家具,它们的数量也说明了公司宏大的抱负。

它的发展计划让硅谷创业公司都感到汗颜。这家新公司预计将招聘数百人,而且要在明年晚些时候之前,筹措并花掉 10 亿或者 20 亿美元。它的竞争对手都很难搞,资金也很充足,而且分布在佛罗里达、威斯康星以及其他一些地方。

但如果布鲁克林的这支团队胜出,它将创造历史。这是一支政治宣传团队,不是刚刚创业的科技公司,而且它致力于让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

和许多其他公开或者未公开的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团队一样,这支团队所面临的复杂的管理挑战不亚于那些快速发展的科技创业公司。它们之间的共通之处在于,它们都要了解该如何建立一家公司——或者就这支团队的业务而言,如何让一个人当上总统(原文“President”既有总裁又有总统的意思,此处是双关,译注)。

正如马特·麦克唐纳(Matt McDonald)在一份新发布的报告中所说,总统竞选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创业公司”(这也是这份报告的标题)。他是前麦肯锡顾问,参加过2008 年约翰·麦凯恩竞选总统和其他共和党竞选活动,现在他在 Hamilton Place Strategies 担任合伙人,该公司发布了上述报告,它也是华盛顿一家公共事务公司。他指出,热门的社交媒体公司可能可以很快获得数十亿美元的纸面估值,但它要花很多年,才能达到和一个大型总统竞选团队相当的支出水平和雇员人数。

不管怎么说,一个认真竞选总统的候选人需要在几个月内从零开始,打造出一支高效运转的团队。这基本上意味着任命一个有政治战略家背景的总统竞选团队主管,就相当于在为一家发展时间很短的棘手的公司寻找一个事实上的首席执行官。创业公司和竞选团队都是由怀有不同动机的人驱动的:团队的理想目标是改变世界,但做事的人怀有的目标却没那么高大上,他们只是想获得巨大的财富,或者巨大的权力。

这支团队必须集合很多很多人,让他们学会协同工作,完成各种错综复杂、相互交织的任务。这些任务包括筹措大量的资金,以及研究和执行事实上非常庞大的营销计划。当然,这些参与者的最终希望,是劝数百万人“buy”(此处又是双关语,buy既有“买东西”的意思,又有“相信”的意思,译注)——也就是说,让他们在选举日出现在投票站,并投票给团队支持的候选人。

花费高昂的总统竞选团队成长的速度,甚至要比最火的创业公司还要快。

“创业公司和竞选团队都是很相似的,”大卫·普鲁夫(David Plouffe)说。他是奥巴马 2008 年竞选总统时的竞选团队主管,现在在发展迅速的运输业创业公司 Uber 担任首席顾问。“你需要做决策,每天也会有新挑战,与此同时你还得努力招聘许多人来壮大这个组织。”

2012 年总统竞选电视辩论结束之后的大卫·普鲁夫(中)。作为奥巴马曾经的竞选主管,他现在是运输业创业公司 Uber 的高管。

·梅尔曼(Ken Mehlman)曾担任小布什 2004 年竞选连任时的团队主管,他现在在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Kohlberg Kravis Roberts 的高管,他也提到了类似的挑战。“我当时认为,我就是一家初创公司的 CEO,但它最终会变成一家非常大的公司,”他说,“我想说的根本问题是,我的任务不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政治天才,而是采取最佳的管理手段,并把它们应用到政治活动上。”

肯·梅尔曼(左)曾担任小布什 2004 年竞选连任时的团队主管

从它们应该担负的职责来看,奥巴马和小布什的竞选团队几乎是过去 15 年中最成功的。奥巴马的团队让这个只有将近两年参议员经验的男人两次当选总统,而小布什在再次当选之前,他的受欢迎程度已经被伊拉克战争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的经验已经被 2016 年的总统竞选团队所吸取,同时也可以被那些有成为马克·扎克伯格的抱负的科技创业者们借鉴。

举个例子:2008 年,为了完成这个有点儿要费力去够的目标,奥巴马的竞选团队在招人上花了重金。比如在其他条件都一样的情况下,它更愿意把某个组长的位置留给一个在以前的竞选团队中担任过副组长的人,而不会把它留给一个曾经多次担任组长的人。

这么做也是有一定必要的,当奥巴马在 2007 年开始参加竞选的时候,希拉里为了竞选成为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人,已经把很多有经验的干将招至了自己的麾下。但在普鲁夫和他的同事们看来,奥巴马团队的做法更有优势,因为它打造的这支团队渴望证明自己,因此不大会自满。

“如果你召集了一批久经沙场的人,就不会有那种有创造力的感觉,整个团队的文化也会是那种不是特别有利于让好的思想到处迸发的文化,”普鲁夫说,“那种好的思想自由生长的文化在科技界是自然而然的,科技公司的 CEO 可以来自任何地方,有才华的人的简历可能也不会那么冗长。”

另一个和招人相关的策略,是使用一套相对严苛的薪酬分级制度,并避免陷入针对薪酬的无休止的谈判中,也就是说要摆出“这个工作就能挣这么多,要么接受,要么请离开”的态度。

这也就意味着很多参与竞选团队的人来这儿干活,拿的钱却比他们本来能在别的地方拿到的钱要少。这就打造了一种节俭的文化,而且说明人们来这儿上班是因为他们相信竞选总统这件事,而不只是为了赚钱。

小布什的竞选活动是出了名的节俭,而据报道,希拉里刚刚启动的 2016 年总统竞选也在力争节俭。(她的节俭宣言包括:不用名片,员工办公也都用自己的手机,而不用为每个人都办办公电话。)

希拉里的团队没有回应针对这一管理策略的询问。

梅尔曼说,在 2004 年小布什的竞选活动中,这种节俭文化来自最高层的布什本人:他一年的工资是 15 万美元,而且没人挣得能比他多。旅行安排都挑便宜的来,背后的逻辑是:每一块花在高端酒店上的钱都产生不了广告效应,也不能用来安排在几个摇摆州里接触选民。

“我也住在 Motel 6 里,和其他人一样,”梅尔曼说。

创业公司搞节俭的原因是很明显的。尽管也有例外,但一般情况下,年轻的公司都想降低支出、减缓他们烧钱的速度,而且它们想靠信念吸引人来公司工作,而不是被舒适的办公室、慷慨的公务经费或者高薪引诱过来工作。

肯·梅尔曼(左)是小布什 2004 年竞选连任时的团队主管,他说:“我当时认为,我的公司就是一家公司的 CEO,一开始这是一家创业公司,最终它会变成一家非常大的公司。”

当然,竞选团队和创业公司之间也有着很重要的差异。对于那些在竞选团队工作的人来说,他们能得到的潜在回报可以是在白宫或者高级政府机构里的一个职位,而对于创业公司的员工来说,回报就是拿到期权,然后在行权日发一笔大财。

但竞选团队和创业公司在规模变大的时候,会面临同样的挑战。赢得所在党派提名资格的竞选团队,就要从初选阶段进入到大选阶段,因此其规模必须呈指数级扩大。之前那个紧密团结的小团队必须突然招很多人进来,而且往往要招有经验的人。

这和一个创业团队从车库里的十几个人扩大到几百个员工的过程非常相似,和最初拼凑起来的团队里的人的简历相比,这些后来者的简历往往更厚。而公司高层的职责之一,就是要在这种转变发生的时候维护好所有人的自尊,努力让每个人都专注工作、保持热情。

“你必须安排一些更有经验、之前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人进来,但决定让谁能加决策会议、让谁牵头,是从初选转变到大选过程中很困难的一件事,”麦克唐纳说,“这和在典型的硅谷创业公司发生的事情没什么不一样,一开始,创业公司筹到了风投,把公司做到了一定水平,然后风投公司就会说:‘太谢谢你了,现在我们要请一个真正的 CEO 来管理公司。’”

一些管理问题是根本性的:权力是该集中在组织最高层呢,还是该广泛分散开?是该保证严格的权力边界、让所有人只在他/她自己那条道上跑,还是该采取更开放的管理架构,人们可以在组织边界之间穿来穿去?

持这两类观点的有经验的人会说,混合架构最有用。他们强调要让领导人设定清晰的目标,并给下属余地,让他们去实现目标——万一他们达不到就问责。

小布什和奥巴马的竞选团队都强调通过量化手段衡量成功和失败。甚至对于一些主观性的领域,比如公关事务,小布什的竞选团队都能测量出摇摆州的选民中,有多少人看到了关于小布什的正面新闻报道。换句话说,做一个很棒的新闻短片是不错,但只有当它能被俄亥俄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大量选民看到后,才能算是真正成功。

“好的竞选团队在为每个员工划定责任时,都是有固定范式的,但它们对于结果的追踪和要求上也是毫不松懈的,”塔克·邦兹(Tucker Bounds)说。他是一个富有经验的共和党竞选团队成员,后来到 Facebook 工作,而 Facebook 和竞选团队也比较像,对员工也有着很高期待,同时高度依赖数据。

检验管理有一个最重要的办法,就是看它如何应对危机。对于科技创业公司来说,危机可能是一个写得很失败的产品简介、竞争对手的一个重要举动,或者是筹款问题导致要裁人。而对于竞选团队来说,危机则可能是一次重要的初选的失利,或者出现了有损形象的视频。

这两类组织都是建立在士气基础之上的,而且当情况不妙的时候,都会有造成恶性循环的可能。负面的头条新闻自己就会说话,而且可能会造成竞选支持者或者公司顾客和投资人的逃离。

在这两种情况下,组织的领袖必须站出来直面事实。比如普鲁夫就描述了在 2008 年奥巴马竞选的过程中,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输给希拉里、团队成员的士气受挫之后,是如何安然度过危机的。

“你一定要向大家明确表示,会弄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并且你已经意识到这让团队遭受了一次打击,”普鲁夫说,“你必须告诉大家,你会如何度过危机。”他说,在那次失利之后,他不得不解释了竞选团队对于赢得未来几个州的初选、并赢得足够的州代表、获得民主党候选人提名的计划。

“不那么做的话,你的声明听起来就会像是一场愉快的谈话,”他说,“但如果你第一次处理好挫折并从中恢复的话,团队成员之间的纽带真的会被强化的。当你显示出自己能够战胜危机的能力时,你就打造了一支兄弟连。”

管理最好的竞选团队倒并不一定会赢得总统选举。政治风向、候选人的技能和位置以及经济状况都会决定选举的结果。同样地,管理得最好的公司也不一定能靠更好的产品超越对手。

带领一支高效的初选团队赢得总统竞选并非易事,但和前方所要面临的挑战和机遇相比,这可能都没那么重要了:当选的总统还必须通过改组这支成功的管理团队,靠它来管理政府行政部门 270 万名公务员。换句话说,在掌握了管理高速成长中的创业公司的技巧之后,候选人和他们的得力干将们可能还得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管理好美国政府。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