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老板家又出了一个想改变美国人怎么吃饭的人,也许也会改变你的_商业_好奇心日报

Steven Levy2015-06-06 18:28:33

和从前的技术工作者、现在的美食梦想家一起漫步孟菲斯。

本文由 Medium 和 Steven Levy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 Steven Levy 在 Medium 负责 BackChannel 频道,他曾长期担任《连线》杂志主笔、著有《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In The Plex 等书

在他差点儿死掉那天,金巴尔·马斯克(Kimbal Musk)一直很小心。那是 2010 年的 2 月 14 日。他从长滩的 TED 会场直接来到杰克逊镇(Jackson Hole),和他的家人一起滑雪度周末。TED 在那之前曾经激励过他:那年 TED 大奖的获得者是厨师杰米·奥利弗(Jamie Oliver),他通过向人们推荐更健康的食物,让大家变得更好,他也曾经提到过马斯克身上高昂的热情。

马斯克当时正处在困窘中。几年前,他在科罗拉多博尔德市(Boulder)开了一家名叫 The Kitchen 的餐厅,打的就是健康饮食牌。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制造更大的影响力,他担心自己的餐厅永远就只是博尔德人民共和国一个有点儿酷的吃饭的地方(博尔德人民共和国是人们对博尔德的戏称)。心烦意乱而又沮丧的他因此重操旧业,回到了科技公司,同意去当一家公司的 CEO。但就算这样也还是没用。虽然在他离开长滩以后,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已经成了热词,但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引导这一理念落地。他碰壁了。

周六山上下了一场非常非常大的雪,马斯克那天玩滑雪板玩得很高兴。但他觉得第二天去玩点儿刺激的会有受伤的危险:他是和他的两个孩子一起过周末,他不想太冲动。所以周日那天,他和自己 4 岁的孩子一起坐着汽车内胎滑下滑道。很简单的项目,对不对?但就在快要滑到尽头的时候,马斯克坐着的内胎突然转了 180 度,他的头朝向了山下。内胎滑到了减速垫上,马斯克整个人头朝前、以 35 英里的时速飞到了空中。伴随着清脆的一声响,他的脖子断了。

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了他一个坏消息:他可能终生瘫痪。虽然他经历了一系列的测试,但他的左半边身体还是失去了全部知觉。他瘫了三天,那之后,他不得不决定马上冒险做一次外科手术。

他和妹妹托斯卡(Tosca)还有哥哥埃隆(没错,就是那个埃隆·马斯克,Elon Musk,PayPal 贝宝[最大的网上支付公司]、SpaceX 空探索技术公司、环保跑车公司特斯拉[Tesla]以及 SolarCity 四家公司的 CEO)一直很亲近。他们也赶到了杰克森镇。“那是一段艰难的时光,”托斯卡说。

外科手术很成功,现在马斯克的脖子里有一段金属脊椎。一周后,医生让他出院了。但他必须保持平躺两个月,这给了他充足的思考时间。甚至在回到家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几个有着重大意义的决定。

马斯克此前从来没有戒过什么东西,但在住院期间,他拆掉了自己生活中的两大支柱:他从他的互联网公司辞了职,并决定和妻子离婚。而且他发誓要把自己在 TED 上所受到的启迪发扬光大。

“那是我生命中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时间,也是让我的生命变得清晰的一段时间,”他说,“在住院期间,在饮食文化里深耕的想法成为了我心中的圣歌。我要做这个,我要做这个,我要做这个。我当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我注定是要去做这事儿。”

就这样,5 年之后,金巴尔·马斯克到了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立志要革新这个美国肥胖人口最多的城市的饮食习惯。

那是孟菲斯一月里潮湿、阴冷的一天,马斯克正在被当地人自夸成美国最大的城市公园里疲惫地穿行。和他一起走着的有他的厨师、公司联合创始人雨果·马特森(Hugo Matheson)、几个下属,还有孟菲斯慈善界的几个重要人物。马斯克是一个身材匀称的 1 米 95 的大个子,他一边紧张地问着当地人问题,一边陪着他们在 Shelby 农场公园里各处走着。其中一位孟菲斯人甚至还有自己的特斯拉,但她勇敢地(不过可能是装出来的)对所有带进特斯拉蒙塔尔万式的内饰里的泥巴不以为意。

这个公园正在经历大规模的重建,目前已经进行到了一半,这个重建计划会重新改造公园里的湖和林中空地,建一个游客中心,还有一个供举办活动和吃饭的大型设施。马斯克正在考虑要不要接下这个活儿,用他认为具有革命性的健康食品款待游客们。

那次事故以后,马斯克一直很忙。他回到了他的餐厅,还开了一家成本更低、但在健康方面没有任何妥协的新餐厅。他在丹佛和芝加哥也开了类似的餐厅。在这几个城市和洛杉矶,他还启动了一个非盈利性项目——一个规模有一个教室那么大的“学习苗圃(Learning Gardens)”,他认为,如果给人们上一些关于食品生产要素方面的课程的话,会促进人们去学习、提升自己饮食的营养水平。尽管他的餐饮集团绝对是个为了赚钱的生意(而且利润还不错),但对马斯克来说,它已经更多地有点儿像是一种使命,这个集团为他提供了推广健康饮食和可持续发展的食品生产的平台。

一个学习苗圃。图片来自 The Kitchen 社区

而在 2015 年初,他去了孟菲斯,并最终敲定了一种创新性的合作方式,让各个私人基金向 The Kitchen 发放“社区债券(community bond)”——它是一种低利率贷款,它会要求接受贷款的一方承诺建立会带来各种社会好处(比如健康的餐饮、工作机会和对本地农民的支持)的生意。另一个成果可能就是把用化学农药的农场转变成为有机农场。马斯克希望在孟菲斯的合同能为在其他许多城市的合作打好基础,让这个项目以每年三到四个城市的速度实现扩张。

是一次偶然的会议把马斯克带到了孟菲斯。2014 年夏天,他参加了一个在丹佛举办的慈善活动,在那里,他和富有的孟菲斯金融家梅森·霍金斯(Mason Hawkins)坐在了同一桌,后者特别喜欢在自己的家乡做慈善。当马斯克热情洋溢地谈到他的“学习苗圃”的时候,做事喜欢直截了当的霍金斯就问,他这个项目怎么样才能开到孟菲斯去。马斯克也很直接:建 100 个“学习苗圃”需要 400 万美元。

“我当时就觉得‘这家伙说话倒挺直接的嘛’,”霍金斯回忆说。但在审视过和自己一起吃饭的这个人之后,霍金斯意识到——马斯克是认真的。霍金斯的基金 Pyramid Peak 拿了钱出来,目前苗圃的建设正在进行中。霍金斯还把这位刚认识的朋友介绍给了其他孟菲斯的有钱人,不久之后,他们就引诱马斯克到了孟菲斯,并考虑在那里开几家餐厅,让当地人抛弃吃烤猪皮的饮食习惯,更多地转向吃有机的伯克郡猪肉。

马斯克(中)和厨师雨果·马特森在孟菲斯探访一个有可能能开餐厅的地点。

变革的潜在机会是巨大的。孟菲斯因为有猫王故居 Graceland、太阳唱片公司(Sun Records)和美国民权博物馆(Civil Rights Museum)而广为人知,而且那里的食物里的热量也是全美国最高的。营养学家们都把孟菲斯称为美国的肥胖之都,肥胖和贫穷同时伤害着这座城市。(顺便一说,马斯克的老家博尔德是全美国食物热量最低的城市。)孟菲斯的肥胖率令人难以置信,高达 32%,12% 的居民患有糖尿病,其下谢尔比镇(Shelby County)36% 的居民有高血压,镇上只有 23% 的人每天会至少吃 5 份水果和蔬菜(全美国的这个比例是 77%)。

“在孟菲斯的挑战是很大的,”芭芭拉·海德(Barbara Hyde)说。她和丈夫——AutoZone 的创始人皮特(Pitt)创办了一个家庭基金,致力于让 Shelby 农场公园重现活力。“做这件事的需求很广、紧迫性很高,金巴尔改变一个中型美国城市饮食文化的宏大愿景恰好可以满足这种日益增长的需求,这可是大事儿!它可以作为其他城市学习的榜样。”

另一位知名孟菲斯人说得更直白些,他说:“如果你能改变了孟菲斯的饮食习惯,那么别的地方都不在话下。”

在一个大公园里运营食品倡议行动,此前并不是马斯克愿景里的一部分——他一直想的是在有历史意义的市中心开一家餐厅,在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再开一家。Shelby 农场公园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内战之前,那时候的一位废奴主义者把它作为一个集结地,被解放的奴隶在这里被火车送走,在 20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这里都被作为劳改农场。但现在,它正在被重新规划成为田纳西州的中央公园,私人投资可能会让它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城市静修场所,吸引来自不同种族和社会经济水平的人前往。

马斯克(右)正在和 The Kitchen 的一名员工试用 Shelby 农场公园里的游乐场。

马斯克踏着泥泞走在路上的时候,冬日的寒冷已经让树叶都掉光了,人们几乎可以看到他脸上因为梦想实现而泛着光彩。他去了游客中心和活动场所的建筑工地,还去附近一个可以让学生上农业课的农场。在这期间,他开始设想一个让人们更加充满生机的幸福场景,富人和穷人都可以享用到没有用过杀虫剂或者非转基因的食材做成的沙拉和三明治。The Kitchen 还可能会在湖边开一个正餐餐厅,但在游客中心外面也会设立一个提供健康快餐的外卖站,还会为来野餐的人准备餐食、供应高品质的食物。当这次视察结束的时候,大家到一个大型建筑拖车里会合,马斯克冲到一块白板前,画出了一个用食品卡车为那些出门在外搞一日游的家庭送三明治的计划。而送过去的食物中,有一部分甚至还可以是用附近农场里种的食材做的!

但他在那儿走了几天之后,马斯克不得不在这个计划和其他几个计划之间进行一下权衡,其中甚至包括根本不在孟菲斯实施自己的项目。为了感受一下在孟菲斯执行项目会遇到的挑战,马斯克和他的团队在市里吃了 40 多家餐厅,当发现甚至在健康的菜肴(比如一盘菠菜)里都会放黄油或者添加剂之后,他们都被孟菲斯惊到了。与此同时,地产经纪人还带着马斯克去看了大量餐厅可能选址的地方,其中包括一家废弃的银行(金库可以改造成完美的肉品冷库),还有一个位于几条铁轨下面的昏暗的空间。

Raiford’s 是孟菲斯著名的夜店,因此也成了马斯克必去的地方。

马斯克还体验了一把孟菲斯的文化。他坐在皮特的包厢里观看了一场灰熊队的篮球比赛,去看了看猫王故居和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洛林汽车旅店(Lorraine Motel)。有天晚上,他在一家叫 Raiford’s、吵到爆的夜店跳舞跳到凌晨两点,完全忘记了他的 Uber 司机说的话。那个司机说,Raiford’s 不是给像他这样的“老年人”开的——虽然马斯克今年只有 42 岁。

马斯克并没有感觉受到侮辱,反而把这句话当做和司机开始聊天的邀请。“你从哪儿来?”他问司机说。司机说他来自非洲。

“我也是,“马斯克说。

金巴尔·马斯克在南非一个有 5 口人的家庭长大。他和哥哥还有妹妹形成了一个紧密的、互相支持的团体,在他们的父母分开以后尤为如此。金巴尔性格外向、有同理心,是家里的调解人。“我们都叫他完美孩子,”他的母亲梅耶·马斯克(Maye Musk)说,“他为人善良、体贴、慷慨,和现在他给人的印象一模一样。”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把食物看作是一体化的手段。“当我们去超市的时候,他会去闻那些辣椒——我的朋友们都开玩笑说,他肯定是个 gay,”梅耶说。他现在依然在做时尚模特。(她就是维珍美国的广告里那位优雅的女士。)他的妹妹托斯卡现在是个电影人,她还记得一次去南非普利登堡湾(Plettenberg Bay)度假时的经历,他们家在那儿有一个小屋。“金巴尔一心想吃一条刚钓上来的鱼当晚餐,”她说,“于是他和我表弟拉塞尔(Russell)就去挑了鱼,然后他用番茄加上各种材料做了一道非常棒的菜,而且是在烧烤架上做的。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道菜之一。”

确实,当梅耶搬到多伦多以后,她十几岁的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跟着她也搬了过去以后,金巴尔就接管了所有做饭的工作。“我不喜欢做饭,”梅耶说。她实际上是靠做专业营养师来养家的。“我结婚以后,我不得不从头开始学做饭。当我离婚以后,我就一直在工作。”

金巴尔在安大略省的金斯顿(Kingston)上的大学。他的哥哥当时已经在硅谷的科技公司当工程师了。金巴尔当时的梦想是成为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但当他在多伦多一家金融公司拿到一份夏季工作之后,他开始讨厌金融业,觉得它团体性太强、太结构化了。于是他换了专业,开始关注那些可以帮助他自己开公司的课程。他还申请参加了一个项目,它可以让大学学生担任一家房屋粉刷公司的专卖代表。他在这个项目里做得非常好——他的社交能力让他成为了天生的推销员——但后来,当他把这个生意的年营业额做到 30 万美元的时候,他感到厌倦了。他开始想,“做这些是为了什么?”这时他意识到,只顾赚钱而没有使命感是无法让他满足的。所以他把自己的专卖权送给了别人。

这个时候,他正好赶上了和他哥哥一起去驾车穿越全美。埃隆此前一直在硅谷一家游戏公司工作,当时正要开车回费城完成他在宾大的学业。这哥俩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开到东海岸,路上就一直在聊办公司的事儿。1995 年,他们一起开了一家公司,这个名叫 Zip2 的公司专门向媒体网站售卖详细到门牌号的在线地图,它可以说是 Google Maps 的先驱。他们的资本并不多,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在办公室里睡过觉、在基督教青年会(YMCA)里洗过澡。但他们两个人正好互补。“埃隆绝对是个工程师,”金巴尔说,“我更多地是做销售和市场的工作,还有帮着筹钱。我有技术头脑,但却不喜欢做那类工作。我喜欢思考如何打造一家公司。”他们的客户包括《纽约时报》和报纸在线出版公司 Knight-Ridder。

1999 年,马斯克两兄弟把公司作价约 3 亿美元卖给了康柏。埃隆随后和别人一起创立了 PayPal(金巴尔也是早期的投资人)。与此同时,金巴尔去了纽约,当时她的未婚妻正在纽约大学读一个艺术项目。他花了几个月时间创立了一个名叫 Funky Talk 的社交网络公司,但后来也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而消失了。自此以后,他厌倦了科技界。

他的未婚妻建议他说,既然他一直喜欢做饭,又没有在做任何别的事,为什么不去上个厨师班呢?他们住的地方离纽约法式烹饪学院(French Culinary Institute)只有几个街区。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每天花 6 个小时学厨、受主厨的言语虐待。“那个班上有 18 个人,最后只有 6 个人毕业了,因为其他 12 个人都因为受不了主厨的吼叫而退学了。但我是真的想做厨师。”

“我之前可没料到他会去学那个,”埃隆在提到弟弟的这一转型时说,“但尽管自己瘦得像块熨衣板,但他一直很会做饭、也喜欢食物。”(不过埃隆·马斯克对弟弟的商业头脑表示高度的肯定。金巴尔不但位居特斯拉和 SpaceX 的董事会,而且一旦埃隆在太空中失去行为能力或者迷失的话,金巴尔还被授权决定这两家公司的命运。)

马斯克在 2001 年中从烹饪学院毕业,不久之后,纽约双子座就被撞了。他就住在几个街区之外,所以他有一张可以进入那个区域的安全通行证,也因此他才可以应聘去当受过培训的志愿者,为消防队员们做饭。在 6 周的时间里,他每天早上都会到 Bouley Bakery,准备一顿健康早餐——比如有嫩煎三文鱼配莳萝酱——然后开车到世贸中心废墟,把吃的送到接应的人手上。“我看到了食物给社区带来的力量,”他说,“就算身处噩梦之中,你也得吃饭啊。”

有了这段经历以后,他和妻子(他们实际上已经结婚了)说,他们一定要开一家餐厅。经过长时间的跨国考察,他们最后把店址选在了博尔德。到博尔德一周之后,马斯克的狗的狗绳滑脱了,而且跑去依偎在了一个正坐在当地一家商店里喝咖啡的男人身边。那个人就是雨果·马特森,当时刚从英国回来,正准备在博尔德的一家餐厅当行政主厨。马特森邀请马斯克和妻子一起吃晚饭——这是马斯克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顿晚饭。菜肴简单而质朴:烤鱼配茄子,茄子皮被烤得发脆了,但里面却有很多茄汁,口感像黄油一样。晚餐的最后是一份简单的意式奶油布丁。

“那顿饭跟我在纽约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照我学的来做的话,你得花 6 小时准备做菜,”马斯克说,“雨果很可能就是在我们开餐之前半小时才开始做菜的。那是一种更随意、更简单的烹饪方法,用的也是品质非常高的食材,烹饪技术简约而不简单。”马斯克央求马特森让自己到他的餐厅去工作,所以接下来的一年里,他在马特森所在的餐厅里当流水线厨师——时薪 10 美元——不过他却学到了马特森做菜的态度和技术。

马特森和马斯克在博尔德的The Kitchen

2004 年 3 月,马特森和马斯克兄弟一起开了一家简约而不简单的餐厅,它的名字告诉人们它并不浮夸:The Kitchen。虽然餐厅开在了市里最中心的珍珠街购物中心(Pearl Street mall)的黄金位置,但刚开业的时候,它还没有贩酒许可,几位店主盼着一晚上能卖出 40 桌菜就行。“我们这儿所有的菜都相对简单,你都可以在自己家里做出来,”马特森说,“没有那种耗时很长、很复杂的菜。”过了最开始难熬的数周之后,食客们多了起来,到了 6 月,The Kitchen 每周大约要迎来 3000 名客人。秘密就在于它的菜品的质朴、简单的做法,而且所用的食材主要都来自高品质的当地农民和供应商。店里的招牌菜是一道非常让人满足的番茄汤,一份汤只用两个番茄,再加上黄油和洋葱。当 The Kitchen 公布了菜谱以后,客人们都被震惊了。“他们会说:‘不不不,不可能只有这些材料,’”马斯克说。

随着 The Kitchen 的发展,餐厅的运营开始越来越少需要马斯克介入。马特森负责食物,其他员工则保证其他事务的日常运行。马斯克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了。和软件公司不一样,餐厅并不会成规模地增长。“我们只是没有任何除了做这家餐厅以外的计划,我也觉得对他来说,这个餐厅算不上一个足够大的人生冒险,”马特森说。2005 年末,一位朋友请马斯克去审查一家名叫 Medium 的社交网络创业公司(不,不是这个让人写东西的 Medium)。潜在投资者告诉他说,只有马斯克同意当公司 CEO,他们才会资助这个公司。他答应了。

马斯克是真的不喜欢运营一家科技公司时的那种压力,但他喜欢 Medium 在几个重要节点上、尝试各种社会映射主题时带来的那种挑战。但到 2009 年末他还在坚持做科技公司,只是因为他觉得要对投资人负责。直到后来 2010 年情人节的时候,马斯克因为滑雪事故面临终身瘫痪,他这才结束了这段自我麻痹的日子。

在康复之后,他又开始参加像滑雪这样的活动,但现在他总是会觉得左半身体有些阵痛——他又回到了 The Kitchen,这一次他有了更清晰的任务:通过食物打造社区。

做到这一点的第一步,就是让 The Kitchen 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所以我们想出了 The Kitchen Next Door(隔壁厨房),它更像是个酒吧,但比那些昂贵的美食酒馆的成本要低多了,它的成本大约是 The Kitchen 的三分之一。”在菜价更高的 The Kitchen 所用的食材会尽可能是顶级品质的,直接从当地供应商那里进货,或者到外面找保持了有机和无转基因标准的农民、鱼商和肉联厂。(马斯克不会永远把转基因食材排除在外,但他觉得当下的转基因作物种植依然鼓励使用杀虫剂和其他化学品。)

The Kitchen

当时,马斯克的一位员工此前一直在帮学校建苗圃,作为教孩子们了解他们吃的东西都从哪来的一种途径。马斯克决定把这个小项目做大,做到很大。他让他的前妻(两人是和平分手的)设计了一个可以放到学校操场上的、有一个教室那么大的模块化苗圃,然后他就启动了一个非盈利的项目来制造和维护几百个这种苗圃。2011 年 9 月,第一个学习苗圃在丹佛推出,在州长的支持下,接下来他们又做了 50 多个。2012 年,芝加哥市市长拉姆·埃曼努尔(Rahm Emanuel)在全市筹集了 100 万美元的捐款作为在风城(芝加哥的别称)运营 100 个苗圃所需的 400 万美元的一部分。每个学习苗圃的成本都不一样,因为模块结构的大小不一样,但马斯克的这个组织是按每组成本 3.5 万美元来筹款的。“它的价钱大概是同等大小操场的三分之一,”马斯克说。他还说,如果学习苗圃能蓬勃发展,做到数千组,它的单位价格还会下降。

马斯克也希望能复制他的餐厅。“我告诉雨果,我不想再回去做科技了,我想做餐饮,想把它做大。”所以他们开始把 The Kitchen 和成本较低的 Kitchen Next Door 成对地在其他城市开了起来,首先在丹佛开了一对,后来又在芝加哥开了一对。

但马斯克真的想把自己的餐厅开到许多城市去,把 The Kitchen 变成一种国家行动的一部分,真正让它产生影响。2013 年,他加入了美国健康快餐 Chipotle 的董事会,因此能了解到一项大的行动可以如何提高人们考虑食物时的意识。(一个有趣的事实是:Chipotle 的董事会成员们都没有会员卡,因此他们不能在任何一家 Chipotle 门店免费吃玉米面卷饼。)

“这感觉有点儿像是 1995 年的互联网,我看到了行业大爆发的可能性,”他说,“我觉得 2015 年将会成为饮食业的爆发年,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肯定是很好的事情。”

只是,行业大爆发会发生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吗?

在他考察期间,有一天下午天色阴沉,马斯克发现了 Crosstown。它是一个被废弃的巨大的 Sears 百货配货中心的绰号,这个配货中心占地大约 100 万平方英尺(9.29 公顷),是一片有着末日气息的废墟。现在它是那个看起来有点儿唐吉诃德式的希望所针对的对象。这个庞大的建筑物坐落在大概是个城乡结合部的边上,2006 年被斯塔利·凯茨(Staley Cates,孟菲斯金融家梅森·霍金斯的合伙人)建立的一个基金买了下来。该基金想把它转变成一所当地大学的附属建筑,但没有成功。最近,凯茨和当地一位颇有个人魅力的艺术史教授托德·理查德森(Todd Richardson)联手,想把这个建筑变成理查德森口中的“垂直城中村(a vertical urban village)”,里面会包括很多实体,比如艺术中心、医疗中心、零售联合体、公寓、学校,当然还会有餐厅和咖啡厅。“这是宏大的孟菲斯的一个缩影,”理查德森说。凯茨也说:“没有哪个理智的房地产开发商会尝试做这个,但对于一个慈善组织来说,这是件好事。”

马斯克(右)在和与孟菲斯的慈善家们有合作关系的安迪·麦卡罗尔察看 Crosstown。

The Kitchen 将会成为最受欢迎的租客。

马斯克马上开始着手做了,透过这个建筑受损的表面,他看到了他能如何为住在Crosstown、或者来这里的中低收入的人们提供健康的食物,而且那些千禧一代和学生们也可能会被 The Kitchen 时髦的名声吸引过来。

所以他的计划开始成形了。马斯克一定会签约成为 Shelby 农场公园里的首选餐饮提供商,他会在里面建一个正餐餐厅、一个在游客中心里的咖啡厅,还有一个可以承办活动的场地。如果公园能让他把那儿现在还在使用化肥和杀虫剂的习惯改成有机种植的话,他甚至可能接手整个农场公园。他还会在 Crosstown 开一家 The Kitchen。在未来几年里,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会在市里新发展起来的地方开更多的餐厅,要么是 The Kitchen,要么是低成本的 Kitchen Next Door。

所有这些发展计划都将得到社区债券的资助。我们可以把这种投资方式称作社会影响力投资(social impact investing ),它本身已经成为了马斯克的热情所在,对于像 The Kitchen 这样以使命驱动的营利性生意,他不屑于靠传统的资金筹措方式来做。他感到沮丧的地方在于,他所寻找的社会投资的例子太少了,几乎没有。这种投资是必要的,因为像他这样把变革放到利润之上的生意有着巨大的风险。“如果把它作为一个经济上的决策来看,是非常有问题的,”马斯克提到在孟菲斯要做的项目时说,“如果我们不追求社会影响力,那我们会去拉斯维加斯、纽约、洛杉矶这样的地方。”

4 月末的时候,马斯克签署社区债券的工作正在扫尾。马斯克认为,社会投资中的透明至关重要,他分享了一些细节:对于 1000 万美元的低息贷款来说(一开始只批准了 400 万美元,剩下的会随着项目的开发逐步到位),他可以用这些钱开至多 5 家社区餐厅(包括 Shelby 农场公园项目),甚至可能盘下农场公园的资产。作为交换,他承诺要(在整个项目开始运作之后)递交一份给孟菲斯带来的社会福利的详单:每年为当地农业贡献 100 万美元以上,另外还要为“新鲜食品经济(鱼商、烘焙店等等)”贡献 100 万到 200 万美元,每年用“你吃了会更好的食物”服务 60 万顾客,从每年收益中拿出 14 万美元捐给学习苗圃项目(它现在已经有了启动资金,大部分来自梅森·霍金斯的 Pyramid Peak 基金会),而且他还要提供“最多 270 个高质量的、以使命驱动的工作岗位”。

“这个项目的影响力将是巨大的,”凯茨说,“如果我们的贷款能让它一鸣惊人,那么孟菲斯的餐饮业将纷纷效仿——不只要吃得好,而且还要吃得健康。”

甚至在签署孟菲斯项目的协议之前,马斯克已经开始在其他中心城市探索开办类似企业了,目前他已经锁定了 4 个城市。(他不会公开是哪 4 座城市的。)“孟菲斯将成为所有城市学习的典型,”他说,“我们将需要非常多的合作伙伴。”尽管他还不能说合作伙伴都有谁,但他确认说,他正在全美国到处跑着见他们了。

要求马斯克和 The Kitchen 从真正意义上变革美国的饮食文化,甚至从真正意义上让孟菲斯远离猫王在他最喜欢的 Jungle Room 里狼吞虎咽的那种习惯,都是对他的苛求。但通过 5 年前在杰克逊滑雪受伤之后开始的这场烹饪运动,金巴尔·马斯克正在做出尝试。

去尝尝吧,它可是有机食物呢!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