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不变的出租车市场,如何在短短 14 月里被撬动?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唐怡园 2015-06-02 16:00:00

事实证明,一个监管严重的市场,也有可能被技术和市场所影响

2014 年 2 月,Uber 刚刚以“优步”这名字进入上海的时候,它还沿用了在这里定位不准的 Google 地图,主推宝马、奥迪以及奢华的乘车体验,看上去和普通中国人并无太多关系。

然而到了昨天,上海政府已经宣布要做自己的专车体系,上线运营“上海出租汽车信息服务平台”。上海市交通委选择和滴滴快的合作,在统一出租车叫车信息的同时,在传统的出租车以外,也将建立专车机制。

那部分本身就来自租车公司的车源,它们并不属于黑车,也会加入到试点平台中。而客运车辆将不再限于数量有限的出租车。上海出租车巨头大众交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国平曾表示,“在上世纪 90 年代初,按照 1 万人配 30 辆出租的标准,上海按照 1500 万人口,配了近 5 万辆出租车;按照目前人口来看,缺口 2 万辆左右。”

新的平台将专车定位成定价较高的叫车服务,我们目前很难判断它是否真正为交通出行带来便利,但至少从打破出租车业垄断的角度说,第一步已经迈出。

从“优步”正式推出,到昨天的 15 个月里,中国的出租车市场发生了一场革命。合并后的本土公司滴滴快的、与百度合作的 Uber 已经将专车服务拓展到数十个城市。

以往坚不可摧的出租车垄断联盟正在被打破。但颠覆传统是有代价的。

4 月 30 日,广州市工商和广州市交委执法人员查抄 Uber 广州办公室。根据奥一网的照片显示,3 名穿着工商制服的工作人员在现场没收手机。这些手机平时会发给那些没有设备的 Uber 司机。第二天晚上,广州市交委发布官方声明证明确有其事。

接着,5月6日,位于成都仁恒的 Uber 公司成都总部被联合执法。根据腾讯科技现场报道,执法工作人员,从服装上来判断,包括公安和交警。而仁恒置地广场的办公楼下聚集了大量群众,办公楼入口处有警察把守。现场还有众多 Uber 司机前往,围堵执法人员。

与此同时,上海交警通过“钓鱼执法”逮住了不少专车司机。截至今年 1 月,一共查获 20 辆“专车”。这些车辆通过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平台提供服务,其中属于滴滴专车的就有 14 辆。这些车辆驾驶员会按照规定被处罚 1 万元。而针对平台,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曾计划对滴滴开出 3 万到 10 万的罚单。

在交通环境恶劣、出租车矛盾突出的北京,执法机构一直以来对专车的态度相对宽容。虽然从今年春节开始,机场和火车站陆续开始检查接送人的车辆,但在我们的数十次采访中,大部分专车司机并不担心。

“有经验的司机一般不会被逮住,逮专车的都挺明显的。”Uber 广州总部被封后,在北京兼职开人民优步的王师傅告诉《好奇心日报》。此时,他已经听说广州事件,却并不担心,因为抓专车的交通工具(金杯车)还都目标挺明显的。

对于打车的政策问题,主业做家具的王师傅则表示,“只要不去机场和车站就没事。”

另外,还有几位司机师傅并不知道广州 Uber 总部被查封的事情。他们加入 Uber 的时间往往比较短,火车站,机场这些高风险地段也都去,但并未遭遇执法人员。

但随着 5 月 21 日,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的“猎隼”行动开始,情况变了。根据《北京晚报》的报道,当晚当一辆专车被拦下以后,由于司机锁车拒绝下车,有人持锤破窗控制司机。还把其按在地面,头压在地上将其制服。

尽管随后情况有所缓和,但北京的专车司机明显紧张起来。24 日,《好奇心日报》的作者晚上 11 点在国贸下班后叫车时,人民优步的司机停在街对面打电话核实身份。当作者上车后,司机催着关门,并解释说:“北京没什么钓鱼执法的,但会有人在路上查。像接你这地方人就太多,可能会有人守在这查。”

“我们现在到国贸就特别小心,尤其是接电话含糊说一声到国贸这种地标的。”那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司机在行驶途中说到。高架路上,有三辆车停在路边,看上去和一起轻微事故现场并无区别,但司机认定这就是执法人员在拦截专车。

颠覆与冲突伴随着 Uber 的成长。在入驻澳洲,Uber 就遭到了本土出租车的抵制。之前,Uber 在欧洲多个遭遇全面被禁,比如德国、西班牙等等。而在美国本土的加尼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也都曾遭到了出租车司机不同程度的抗议。

冲突的核心在于私家车与专车平台的直接对接。没有出租车公司和租车公司卡在中间、手机一键叫车,平台可以让专车运营效率远远超过出租车。

去年 8 月,Uber 北京宣布推出借助北京市拼车政策的低价叫车服务人民优步。最开始,这项服务并没有引起太多反响。Uber 北京负责人姜智亚对《好奇心日报》回忆说:“大部分司机集中在上下班的时候上线。我们发现很多人上线后一开始找不到人,于是开到半路就下线了。然后回家的时候又上线,有没有接到单子。”

但随着乘客和司机数量的增多,情况发生了变化。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人民优步从只能在上下班时间,在国贸等核心办公区见到几辆车的有限服务,变成覆盖整个北京城。在方圆 667 平方公里的五环范围内,平均等车时间缩短到了 5 分钟。

北京成功后,已经完成多轮融资,估值达到 400 亿美元的 Uber 开始大力投入中国市场,将人民优步推广到所有城市。接着在 2015 年新年后,人民优步在北京起步价降至 10 元,比出租车低了 30 %。随后 Uber 全国在启动打车 7 折计划,并明确表示如果增长良好,折扣将维持下去。

与此同时,分别背靠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出租车服务巨头滴滴、快的在情人节宣布合并。合并后,滴滴快的削减出租车补贴,将出租车作为入口鼓励专车服务。

4 月,滴滴快的推出与人民优步类似的低价专车服务:一号快车。允许私家车接入、定价低于出租车。试运行后,又在 5 月将这类服务接入滴滴平台,成为滴滴快车,并推出了更低价的促销服务:每公里 0.99 元。

5 月初,Uber 北京开始高额保底奖励,司机只要一周完成 70 单,就有 7000 元的保底。

“我现在差不多每天开十来个小时,不管单数大小,就是为了那 7000 块。”主业做家具生意、5 月刚开始开人民优步的王师傅告诉《好奇心日报》。虽然 Uber 的保底奖励有所调整,目前只有 80 单 6000 元,但每月超过 24000 元的收入依然吸引了大量新司机的加入。

整个 5 月,Uber 在苹果 App Store 中国区下载排名

根据 App Annie 统计的数字,在刚刚过去的 5 月,Uber 在中国区苹果应用商店旅行类应用中的排名有半数时间占据第一,另一半时间由滴滴占据。而快的则在十名开外。

5 月下旬,滴滴快的以“烧 10 亿”的目标加入打车大战。推出一系列免费打车活动。

和不完全依赖平台、可以随时待客的出租车不同,专车司机的收入完全依靠平台,当初期的烧钱抢占市场完成后,平台可以赚到钱。根据 Uber 透露的信息,在它起家的美国市场,已经开始整体盈利。

在这样的颠覆过程中,私家车接入是重要的一步。

“下岗之后,我就给一家租车公司开车。公司和 Uber 签合同,8 小时开 3000 块固定工资,我每天开 16 小时拿 6000 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首钢下岗职工告诉《好奇心日报》。几个月后,他所在公司与 Uber 解约,他凑钱买了辆新车直接加入人民优步,现在每天工作时间更短,但一个月下来可以挣一万多。

类似这样下岗工人开专车谋得一个不错营生的例子,在我们的乘车体验中并不少见。

各大平台全职司机开始越来越多,顺道儿捎你的私家车成了平台的辅助资源。也有少部分出租车司机辞职开始做专车司机。

于此同时,政府不再说专车非法,但依然将私家车运营作为非法行为查处。换句话说,只有租车公司下属的专车才是合法的专车。而各家专车平台的拼车服务在此时成了灰色地带。

但目前来看,几家主流专车市场迅速挤占了出租车司机的生意。就在今年 1 月,中国不少城市都出现了出租车司机罢工的现象。他们反对专车之外,还抗议高额的份子钱。出租车司机更多地认为不合理的是资源利用的效率太低,导致挣钱太少。

Uber 要做的就是以技术的方式优化资源,通过算法调用闲散的车辆资源。司机可以从平台挣到钱,乘客解决了打不到车的问题。这也就是所谓的共享经济。这个模式充分利用了供需关系。等到后期,更多的乘客习惯使用 Uber 服务坐车。另一方面,平台积累了更多司机,他们觉得在 Uber 开车有利可图,并以此谋生。Uber 的生态成熟起来以后,平台再提高抽佣比例,盈利是早晚的事。

去年 6 月 ,Uber 估值 180 亿美元。而到了年末时,这个数字翻番不止,达到了 412 亿美元。

面对查处,专车平台也在想办法留住司机。

“滴滴专车和一号快车会报销罚款的 80% 。他们怕你报销完就走人,分期给钱。比方说被罚了 1 万,先给你 3000 块,4 周做满 100 单,才能拿到剩下来的钱。”《好奇心日报》同事在体验 Uber 时,开车的吴师傅介绍了各家政策,“Uber 报销罚款 100%,但是审核程序繁琐。司机得提交详细的事故报告,陈述过程,包括地点和执法人员。”

5 月底,Uber CEO 特拉维斯 ·卡兰尼克在贵阳的演讲中称,过去 30 天,“Uber 仅在杭州就创造了超过一万个就业机会,而在整个中国,过去一个月我们共新增了超过六万个就业机会。”换句话说,过去一个月,有六万新司机在全国的 8 座城市加入 Uber。这个数字超过了整个上海出租车的保有量。

新上线的“上海出租汽车信息服务平台”也声称会开放部分市场,并接入滴滴快的部分数据。这部分市场也就是一直在说的专车。

在上海市的试点钟,政府将专车定位高端,以后价格上并不会像现在这么便宜,因此对出租车的冲击不会像现在这么大。这个试点平台希望通过系统能够识别黑车。

除此之外,去年广州市委开始计划自营的约租车平台“如约”。广州本土出租车公司白云、广骏、交通、丽新 4 家中标,参与其中。平台大致有 2950 辆车,只能是出租车系统的一个补充。按照定位,广州市委也只计划让它接收电话和网络约车。听起来,“如约”像是一个升级了的电调平台。

今年,它已经开始内测。但是我们很难看到确切的消息说,有哪个商业化专车平台参与到其中。执法惰性和地方垄断保护,让更加开放的出租车系统实现起来充满了变数。

不过总得来说,技术和市场的力量已经开始推动着政府和专车公司协商,一起去做些改变。持续 20 多年的出租车问题正在得到解决。


图片来自:feministingnypos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