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作坊被大公司收购之后,人们担心它成了一个谎言_商业_好奇心日报

孙今泾 2015-06-02 16:41:01

人们老觉得大公司会给动物注射荷尔蒙,而小公司和农民互助的故事在收购之后也会走样。

上周, Applegate 刚刚在推特上通报自己被荷美尔 (Hormel Foods) 收购的消息,一位叫 Marconi 的波兰用户就在底下留言说:“我为你的成就感到高兴,但不得不说,我对你未来的产品着实感到担忧。”看起来,他是不会再为这个天然、有机肉类品牌掏腰包了。

尽管 Applegate 把这条消息置顶的同时,清楚地写明了 “Applegate 还是 Applegate”,但 10 个人里还是有 8 个表达了不高兴。 Applegate 不得不在留言中和消费者频繁互动,称“我们理解你的顾虑,但我们的产品不会变。”

有人对这样的回复买账,但一个叫 Tommy 的用户就没那么好对付。“荷美尔别想从我这儿赚到一分钱!”他不停地留言,希望 Applegate 给他个说法,比如人们现在最关心的——吃在嘴里的牛肉是否在活着的时候注射了荷尔蒙而长得飞快。

别怪这些消费者难对付,在过去几年, Applegate 参与培养了他们“挑剔”的毛病。 2013 年, Applegate 推出了几条“肌肉男”的系列广告,讽刺那些大公司——当然也包括它的新东家荷美尔——给动物注射荷尔蒙的动物,好让动物速成,增加销量。考虑到广告创意让人颇为不适,训诫的效果一定也很不错。

Applegate 讽刺大公司的广告

Tommy 就是一个“矫枉过正”的例子,他对大公司和食品安全的权威认证机构美国农业部 (USDA) 都失去了信心。“难道我信你就是因为有 USDA 的认证吗?” Tommy 问道。他不是一个人。最近一篇研究论文显示,在中国,大部分消费者也对官方认证的有机产品没有兴趣,特别是这些认证机构带有盈利性质。

Applegate 给了 Tommy 一个链接,指向一个新建的页面,专门解答人们对这起收购案的困惑。

Applegate 的肉品经过近 30 年的时间建立起了不错的信誉,不少人相信它的肉“是最棒的”,也愿意为它付更多的钱。《华尔街日报》记者 Robbie Whelan 在推特上称其为“我们爱却很贵的有机肉肠制造商。”

具体来说,这家公司和农民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不给畜养的动物打激素,喂养的饲料也没打过农药,而且做肉制品不加亚硝酸盐。凭借大受欢迎的有机热狗和健康培根, Applegate 的年销售额在 3 亿美元左右。

但这个数字仍然只占到荷美尔年销售额的不到 3.6% 。在中国,荷美尔于 20 年前建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到目前还算是“高端肉品”的代表,中低温培根、火腿和冷鲜肉的需求正在增加。在美国,位于明尼苏达州的荷美尔以“世棒午餐肉” (SPAM) 出名,大规模的程度有点儿像中国的双汇和雨润。

甚至在被消费者抛弃的程度上也有点儿像——消费趋势可能并不像当下的销售额显示的那样。人们开始更加追求食品的健康和对社会、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选择天然和有机的产品。”荷美尔 CEO Jeffrey Ettinger 在评论这起收购案时说道。 

在交易公布后的几个小时,荷美尔的股价上涨了 3.34% 至 58.50 美元。

Applegate 创始人和 CEO Stephen McDonnell 对此有更深的认识:“我们的使命一开始就是改变我们对肉的看法——它是如何畜养,如何被生产。” McDonnell 说。因此当他评论说“这项交易当然也会延续这项使命”时,人们怀疑他不该不清楚工业化的生产流程会和有机的生产方式产生矛盾。

一个消息可能会让那些“激进”的消费者感到稍稍宽心:收购完成后, Applegate 还是会作为独立的子公司运营。 Applegate 正期待荷美尔为它提供更多的销售渠道,让它也能见见全食超市 (Whole Foods) 之外的普罗大众,毕竟如今的 Applegate 也规模不小,单单是合作的农民数量就达到 1800 位。

至于 McDonnell 说的“如果我们(荷美尔和 Applegate)持续作为一个品牌发展,那将改变整个肉类产业”,我们还是再等等看看吧。


图片来自 Applegat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