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人都那么忙,所以他们都爱上了蛋白粉_商业_好奇心日报

Brian X. Chen2015-05-27 16:37:10

人类真的已经可以不吃饭了吗?

旧金山电 - 每天晚上,软件开发人员 Aaron Melocik 都遵守一套严格的饮食流程。他将半加仑的水、3.5 汤匙的澳洲坚果油和一袋 16 盎司的 Schmoylent 粉搅拌在一起。然后将这种淡棕色的饮料倒进罐子里冷藏,第二天带去上班。他在一家名为 Metrodigi 的开发教育科技的初创公司上班。

到了办公室,Melocik 将一罐 Schmoylent 饮料放进冰箱,其余的放在他的桌子上。从早上 6 点半到下午 3 点半,他喝第一罐作为自己的早餐,再喝第二罐作为自己的午餐。他每天要喝掉 14 盎司的液体 Schmoylent,这样他就可以专注地编写程序,而不用到处找东西吃。

“我完全不用吃饭了,从早晨一直到晚上 7 点。” 从 2 月份开始遵循这份技术人员的食谱的 34 岁的 Melocik 说。

硅谷的繁荣时期需要辛苦地工作再工作——至少在科技领域是这样——这意味这程序员、工程师和风险投资家们正转为吃像 Schmoylent、Soylent、Schmilk 和 People Chow 这样的液体食物。这种富含蛋白质的食品是粉末状的,它便宜、快速而且很容易做——只需要将它们加水调起来就行(如果是 Schmilk 的话,那就跟牛奶调在一起)。运动员和节食者喝这样的液体食物已经喝了很多年,而硅谷的工作者们现在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喝”食物,这样他们就能尽快回到电脑前工作。

Soylent 这种和水混合后变身为代餐饮料的粉末在硅谷已经有大批的追随者,还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融资。

其中一些粉末状的饮料(通常含有镁、锌和各种维他命)的需求量非常大,一些工程师说他们要等一到六个月才能收到第一批订货。而且这种饮料在技术人员的社交圈内非常火爆。风险投资家也将钱投到这些生产代餐食品的公司,而包括 Alexis Ohanian (Reddit 的创立者)在内的一些投资者则称自己是这种饮料的粉丝。

“我梦想中的一个理想场景是,我可以在机场买到一些事先准备好放在冰箱里的这种饮料。”Soylent 的投资者 Ohanian 说,他把这种饮料看成一种后备食物。由于工作关系,这位企业家经常在纽约和旧金山之间飞来飞去,他说如果他觉得太累而不想弄东西吃的话,会调上一些 Soylent 喝上一天。

三月,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在奥斯丁的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大会的一次鸡尾酒活动上,为大家准备了 Soylent-inis 和 Soylent Whites。Andreessen Horowitz 的一位合伙人 Chris Dixon 说,他们公司一些投资了 Soylent 的成员,甚至用 Soylent 来清理肠胃,连续几天只喝这种饮料。他说自己并没有参与这种活动。

一些程序员将这种代餐食品改装后进入社交场合。最近一个周六的晚上,23 岁的软件程序员 Pulak “Potluck” Mittal 在他位于旧金山 Haight 街区、用宜家风格装修的公寓里举办了一个宴会,款待六位技术行业的朋友。菜单上只有泰式面条和一道用 Soylent 做的配菜。

软件工程师 Pulak Mittal 正在喝一种名为 Soylent 的饮料,这种饮料是科技领域正在时兴的一种代餐饮料。

一家名为 Clever 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的创建者 Dan Carroll 参加了这次宴会,他赞扬了 Mittal 用花生酱和这种燕麦色的饮料调在一起搭配泰式面条的做法。“他想得真周到。将 Soylent 改造成了适合某种食物的饮料,”Carroll 说。

代餐饮料的兴起折射出硅谷的创业泡沫——同时还带有一丝自信。这种新式饮料的制造者说,他们的产品比多年来那些已经上市销售的粉末要强,因为那些粉末往往含有太多的糖分,而且过分强调了蛋白质的使用。相比之下,Soylent 和 Schmoylent 都是营养物质的混合物,他们说,人们只需喝这种饮料就能保持健康的身体。

软件工程师 Rob Rhinehart 说,2013 年他灵机一动,想到生产 Soylent,当时他已经为一家无线通讯公司工作了很长时间,突然意识到自己吃得很糟糕。他说他想创造出一种使全世界那些像他一样辛苦工作的人都受益的东西。所以他在洛杉矶创立了 Soylent,并从众包网站 Tilt 获得了超过 300 万美元的资金。

订单不断地增加。这家公司说,他们已经在全美发出了超过 600 万份这样的“食品”。 Rhinehart 拒绝透露更多的财务细节,但是说他的公司每个季度的发货量可以“以千吨计算”,并且已经吸引了 2450 万美元的投资。Rhinehart 说,Soylent 的用户群非常广泛,特别是科技工作者,由于他们具有“冒险精神”,因此通常愿意尝试这种粉末。

 

上个月,Custom Body Fuel 的老板 Alex Snyder 正在他旧金山的实验室里摇匀一个大罐子里的东西,罐子里装的是大量营养粉。

Soylent 的成功给模仿者提供了机会,他们调制自己的粉末并且开始销售。在互联网论坛上非常有名(被称为“Axcho”)的 Alex C. Snyder 去年八月辞去了软件公司 Linden Lab 的工作,开始售卖他自己生产的 Soylent 的同类产品(Schmoylent 和 Schmilk)。他许多旧金山湾区(Bay Area)的回头客都是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

Snyder 说,他有时候会为产品的销售感到很困惑,这些产品装在塑料袋里,上面用记号笔画上标签,这使它们看上去有点“简陋”。

“我的感觉是,人们为什么要买呢?”Snyder 回想起大约一年前订单开始增加的时候说。“这真是不可思议。”

随着订单的增加,他说他的公司——他计划给它起个名字叫 Super Body Fuel——六月份会将生产车间搬到一个很大的仓库,而不再是在旧金山的 Mission District 和别人共用一个生产车间。

 

Snyder 展示不同种类的 Schmilk,这款粉末状的代餐食品可以和牛奶混合,还可以和巧克力混合。

Soylent、Schmilk 和一些其他产品的味道吃起来有点像是味道平淡的煎饼面糊。但是不必担心,因为这种代餐食物为技术人员节省了金钱和时间。在硅谷区的餐馆吃一顿饭至少要花 50 美元,而吃上一个星期的 Soylent Schmoylent 的花费加起来只要 85 美元。

由于成本太高,旧金山一家软件创业公司 Habit Monster 最近濒临破产,它的创始人 Alexandros Kostibas 说,他付给员工的工资比他付给自己的多,他大口大口地喝着 Soylent,一方面是因为这比去外面吃要省不少钱。他说冷冻晚餐已经很方便了,但是 Soylent 是一种更加健康而且更加便捷的选择。

“我想工程师们会以为我们正在准备家庭晚宴,他们可能要失望了,”他说,“我不在乎什么营销术,它能让我尽快地获取能量就可以了。”

在硅谷的语境下,即使对最高级别的技术人员来说,吃饭所花费的时间也是一个“痛处”。 根据 Ashlee Vance 所写的一本关于 Tesla 的创立者 Elon Musk 一本新书,Musk 有一次说:“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不吃饭而做更多的工作,那么我宁愿不吃饭。我希望有一种方法可以不必坐下来吃饭就能够吸取所有的营养。”当被问到是否有试过 Schmilk 或者 Soylent 时,Musk 没有回应。

Mittal 今年开始在 Clever 上班时,公司在将他介绍给同事们的邮件中,说他是一位 Soylent 的狂热粉丝。Mittal 说,不久就有一些同事问他,他们是否可以试一下。

Mittal 说:“由于将一些产品卖给了我的同事,我已经变得像是一个 Soylent 经销商了。”

但是 Soylent、Schmilk 和 Schmoylent 的口味需要逐渐适应。Mittal 说,他的许多同事最后都没有迷上 Soylent。仅有的几个仍然在喝的人也不是很热情。

“我渐渐开始讨厌这种味道,”Clever 的一位工程师 Dan Sparks 最近对 Mittal 说,“我在想得给它加点什么味道。”


翻译 is译社 曾小楚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