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设计_设计词典_好奇心日报

李如一2014-10-16 18:02:52

Editorial Design 不算一个正式术语,我姑且将它译为「文本设计」。

我是在播客《The Big Web Show》的第 122 期听到这个词的。主持人杰弗里·齐德曼(Jeffery Zeldman)与设计师杰森·桑塔·马里亚(Jason Santa Maria)闲谈时,随口用 Editorial Design 来形容马里亚在其个人网站上做的事。懂的人立即知道他在说什么。

文本设计是指根据文字内容的属性为其定制样式的工作,从结果看,它往往意味着高度定制化、不可复用的文章版式。对于平面设计师而言这是家常便饭,但在网页设计的语境里却是稀有动物。

如果你有留意网页设计的前沿阵地,在过去几年里一定见过那种几乎达到了杂志级别的页面设计。这并不是指在网页中模仿杂志排版,而是指网页设计师与前端工程师(此角色有时由同一人兼任)针对某篇个别文章进行的深度定制。克雷格·莫德(Craig Mod)的网站可能是最有名的例子之一。这位前 Flipboard 设计师以《超小型出版》一文成名,随后又连续写了几篇关于数字出版的长文。以今日网络读者的平均耐心而言,这些文章委实不短,但它们的特别之处并不在于长度,而在于莫德的定制化设计。点开他两篇写作时间相隔一个月的文章《iPad 时代的书》和《拥抱电子书》,就会发现它们虽然拥有大体相同的结构,但在版式细节上有不少区别:大标题与小标题的字体与字号不同、分栏设置不同、具体的文字设计细节上也有诸多精细控制。杰森·桑塔·马里亚的网站也是类似,根据各自属性的不同(例如作者为客席作者),某些文章的背景色或都会和其它文章区分开来。

相信大家会同意,做到这种程度的网站相当罕见,而这正是问题所在。在印刷品的世界里,根据内容属性进行定制化设计属于基本常识。但在万维网上,大部分内容站点的版式与文字设计都大同小异,以至于一旦有马里亚和莫德这样的网站出现,人们便纷纷啧啧称奇,奔走相告。

这首先是出版周期与成本问题。书的出版周期最慢,作者可以在写作初期就开始和设计师沟通想法,给后者留出充分的时间进行视觉构思。杂志的周期就要快得多,因此杂志人在多年的实践之下也逐渐建构了一个个「模版」用以封装很可能是印刷前一天才发来的内容。网页的出版周期之快自然不必多说,作为每天都要更新大量内容的站点,若不事先设定好固定而简易的模版供文章作者填充,设计成本会直线上升。

不过,文本设计在网页上的粗疏简陋,其背后还有更深刻的原因,那就是工程效率与设计多样性之间的矛盾。软件工程师都十分注重「复用性」。一段代码或一个功能若能在未来重复使用,可以减少工作量。假如你的某篇文章中的第十三自然段要使用两栏排版,而现有的内容管理系统不支持两栏,程序员就会问你「两栏的功能今后是否会经常使用?」若答案为否,甚至你明确知道在一年内很可能都不会有第二篇文章需要两栏排版,他就会建议你考虑用内容管理系统已经支持的样式——尽管那并不是文章作者心目中的理想选择。

这未必是在偷懒。任何软件都需要不断维护,而维护的成本之高往往是习惯了平面出版作业流程的人无法理解、也不愿相信的。从软件工程的角度考虑,尽量减少那些只为了某个选题用一次就丢掉的功能,可以降低复杂度、减少维护成本。但工程师也都知道「好」「快」「平」(便宜)只能三选二的道理。网页出版的周期决定了必须选快,上述软件工程的需求决定了必须选平,那么品质不好就是必然的了。

此处的吊诡在于什么是好。在工程师看来,代码可复用是一种优雅,而优雅显然是一个褒义词。从内容作者的角度说,让我的文章以最恰当的样式呈现出来才是第一要务,而最恰当的样式却不一定是现有的模版所能支持的样式。假如每周都会有一篇文章需要程序员配合实现新的样式与功能,那么这个网站只能牺牲掉「快」或「平」。在「坏比好更好」(Worse is better)的今天,这并不容易。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