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写时尚博客,他为什么就能坐进秀场前排?_时尚_好奇心日报

John Koblin2014-10-16 17:20:37

因为在机场偶遇了奇怪的陌生人而改变人生轨迹的伊姆兰·阿梅德,一手创建了炙手可热的时尚网站 BoF(The Business of Fashion)。而他以前在商学院案例分析研究过的那些人,都成为了他的座上宾。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9 月中旬,在伦敦时装周中某个忙碌的一天,在 Tom Ford 时装秀和唐宁街 10 号的鸡尾酒会结束以后,人们开始去吃晚餐。在伦敦市中心的 Berners Tavern 餐厅里,设计师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尼古拉斯·柯克伍德(Nicholas Kirkwood)和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坐在了时尚界高管们(比如 Tom Ford 的多梅尼科·德·索莱[Domenico De Sole]、LVMH 集团的皮埃尔·伊夫·鲁塞尔[Pierre-Yves Roussel]和 Net-a-Porter 的娜塔莉·玛斯奈特[Natalie Massenet])的中间,就连演员丹·艾克罗伊德(Dan Aykroyd)都出现了。

他们都是受伊姆兰·阿梅德(Imran Amed)之邀前来的,39 岁的他也是时尚网站 BoF(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主编和创始人。晚宴上还发布了最新的 BoF500 名单,BoF500 是阿梅德一年前首次编制的一个榜单,现在人们已经会经常上去看看,谁上了榜(比如肯达尔·詹娜[Kendall Jenner]、肖恩·奥利弗[Shayne Oliver])、又有谁下了榜(比如特里·理查德森[Terry Richardson]、奥利维尔·泰斯金斯[Olivier Theyskens])。

当然,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在名单里,这一点似乎让阿梅德后来致辞时有点儿飘飘然了:“我仔细地看过座位表,并且亲自安排了每桌的座次,当时我就想:‘嗯……谁会愿意和谁聊天呢?’”

晚宴过后几天,阿梅德就坐在了米兰巴黎宫大酒店(Palazzo Parigi Hotel)的餐桌前——他刚从早上的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时装秀上回来。他穿着色彩鲜艳的 Sacai 衬衫、Nudie jeans 的裤子、Burberry 的驼色大衣、Prada 的靴子,戴着赛琳(Céline)的深色眼镜。阿梅德并不是个给人深刻印象的人。从那天他拿着的那个超大的邀请函来看,他身高 1 米 6 或者 1 米 62(他说他会亲自量一下再确认),体重大概在 45 公斤上下。

当阿梅德回顾这次晚宴时,很难说他不属于那群人,而且要不是他自己搞出的 500 人名单,他肯定会在其中占据一个位置。

对于一个曾经的时尚界无名小卒、曾经的麦肯锡管理咨询师,他从一个电脑屏幕前的博客写手成为一个在时尚界占有一席之地的前排人物,只花了数年时间,这足以称得上是一大飞跃了。

 “说起来,我当年坐在房间里的时候,可没有说要办一家媒体公司、要当上总编,”阿梅德说。“那从来都不是我的梦想,一切只是发生了而已。”

有许多网站致力于监控蕾阿娜(Rihanna)和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的 Instagram 账号,以及最新的红毯走秀囧事。但 BoF 不属于这类网站。

“我的网站真的是靠想法的,”阿梅德说。“我们不靠爆炸性新闻或者争议性新闻。”网站上最新的两篇新闻,一篇关于爱马仕在中国的零售策略,另一篇是关于奢侈品牌数字化销售的分析文章。

 

上个月巴黎时装周 Sacai 品牌秀上的阿梅德。在这个他首次参加的时装秀上,他想“靠墙站着看”。

阿梅德是 2007 年开始搞 BoF 的网站的,它已经稳步得到了整个时尚界追随的目光。伦敦时间每天早上 6 点,许多读者都会收到一封发自 BoF、内容和这个混沌的全球性行业有关的内情报告(阿梅德把它说成是像新闻网站 The Daily Beast 发的消息速览[Cheat Sheet]一样的东西),读这份报告已经成了很多人每天必做的事情。玛斯奈特在一封邮件中,把它描述成是“每日必读”。

设计师托里·伯奇(Tory Burch)说:“我是去年还是什么时候把它加到我的阅读名单里的。在我去读报纸之前,我会先读它。”

阿梅德的父母都是在南非的印度人后代,他自己出生在加拿大,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学商科,后来毕业于哈佛商学院,随后在 2002 年进入麦肯锡。他过去在南非做银行业务、在澳大利亚做房地产、在英国做制药。

后来,在上了四年班以后,他意识到自己其实很痛苦。朋友们鼓励他吃药,但他一开始就抗拒吃药。阿梅德说,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一个来自新加坡的人改变了他的生活,让他踏上了迈向时尚界的路。

“有个人在新德里机场拦住了我,说他想告诉我一些和我的人生有关的事,”阿梅德说。“我当时以为他是个怪人。”

不过阿梅德还是听他讲完了。那个人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东西,然后让不知情的阿梅德说一种颜色和一种花,再从 1 到 5 里选一个数字。阿梅德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他选了蓝色、百合、3),而这也正是那位机场里的怪人在纸上写下的东西。

“这看起来太不可思议了,我以前从来没和记者说过这些,但当时确实有着某种预兆。”

阿梅德最后在 2006 年辞去了麦肯锡的工作,去隐居沉思了一段时间。他当时想进入一个创意领域,但不确定要进入哪一个。他最确定的是,自己不是个时尚爱好者(他说“我不读《Vogue》”),而且他和时尚唯一的接触就是看电视。“当时我真的看不懂时尚,”他说。

但他一位朋友带他去了几次伦敦的时装秀,他说,当时他只是“靠墙站着看”。

他得到了一个灵感,开始和年轻的设计师们见面。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许多时尚公司(以及像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这样的组织)也同时发现了这个问题:设计师们才思如泉涌,但经商却是一塌糊涂。

“我知道罗伯特·达飞(Robert Duffy),”他说的是 Marc Jacobs 长期以来的商业伙伴。“然后我就想,‘那么,我也许可以成为某个设计师的罗伯特·达飞。’”

他最初见过的设计师里,有一位名叫拉斐尔·洛佩兹(Rafael Lopez)的西班牙人。

“他让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其他名人都穿上了他设计的东西,”他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把这转化成生意。”

阿梅德得到了一笔专门提供给创业公司的资助,用来帮助年轻的设计师们,但几个月后,公司倒闭了。

在那次挫折之后,他一边寻找着下一步行动的机会,一边去看麦肯锡同侪目录,在里面找在世界上最大的时尚公司之一 LVMH 工作的人。他最后找到了一个曾经在麦肯锡工作过的人——鲁塞尔,不久之后,这个人成为了 LVMH 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他主动联系了鲁塞尔,并得以见到了他。几天后,他得到了一份 6 个月的合同。他最后在 LVMH 集团干了 6 年。

“我们在法国的关系超级深,但当时在伦敦就没那么深的关系,”鲁塞尔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当时想,要是有人驻扎在伦敦的话会有用,这样就能和正在崛起中的那批设计师搭上关系。”

 

上个月在巴黎,BoF 的主编和创始人伊姆兰·阿梅德正在和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分享一个秘密。

在业余时间,阿梅德开始写一个博客。他把博客起名叫 The Business of Fashion,但它的域名却一点儿也不优雅:uberkid.typepad.com。在他时尚咨询生意的起步阶段,这个博客起了关键的支持作用。

但点击他博客的人并不多。在早期的一篇博文中,他感谢了填写读者调查表的 65 名读者。“当时人们不会去读它,”他说。“但它是我的宝贝博客。”

不过一些迹象表明,博客正在吸引来真正的读者。7 年前,他收到了一份意外的邀请,请他去参加 Oscar de la Renta 在纽约举办的一场时装秀。他最后因为迟到错过了那场秀,但后来他被引见给了德拉伦塔(de la Renta)的女婿、Oscar de la Renta 的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伯伦(Alex Bolen)。

“我见到亚历克斯时,他表示出了‘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写 BoF 的啊’的意思,”阿梅德回忆说。“他说:‘你迟到了我很遗憾,因为我在前排为你在我身边留了一个位置。’当时的情况就是那么奇怪。他是时尚界最早发现我的博客的领军人物之一,而且他告诉我,他会在早上在中央公园溜狗时,在他的黑莓手机上读我的博客。”

数年间,他的网站稳步发展着。随着来访流量的增加(而且此时相应的域名也拿到了:businessoffashion.com),他决定启动他的咨询生意,全身心投入到网站上。2013 年,他从投资者那里筹到了 250 万美元,他现在有了一支 13 人的团队为他工作。他说,网站的月均独立访客大约有 40 万人次。

阿梅德说,他想让人们把他的网站看作是不受任何外部影响的地方。“BoF 之所以在业界知名,就是因为它的独立,”他说。

但在看似友善的时尚圈里,独立性也就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当阿梅德告诉 LVMH 集团的鲁塞尔,他要终止合同时,他的导师说愿意向他的新公司投资。阿梅德说,这让他顿了一下。

“我当时不确定,”阿梅德说。“很明显,当 BoF 还只是个小博客的时候,接受这笔投资是没问题的,但我并不是想靠它来做生意,所以不想和 LVMH 有如此密切的联系。”

他最后还是接受了来自 LVMH 集团的钱。“没多少钱,”鲁塞尔说。他还说,LVMH 集团所做的并不是一笔“财务投资”,更像是“帮朋友个忙”。

在 BoF 最新一期纸质版里,这位 LVMH 集团的高管被浓墨重彩地特写了一把。(特写的标题叫《时尚炼金术士(Fashion Alchemist)》,在里面,鲁塞尔被描写成了一个“具有不同寻常的卓越执行力和对‘有创造力的人选’有着敏感性的人”。而这篇文章不是阿梅德写的。)纸质版一年出两期,里面的这篇文章并没有说出鲁塞尔在杂志主编的人生里所扮演的角色(阿梅德曾说:“他成为了我非常重要的一位导师。”),也没有说 LVMH集团对网站的资助。

阿梅德说,这是由于一次疏忽——网站上,在文章的最下面已经披露了 LVMH 集团投资的信息,这也是 BoF 网站上常用的办法——而阿梅德本人为这篇文章感到骄傲。

“那期纸质版就是为了颂扬那些我们认为在时尚界做出杰出贡献的人而做的,”他说。“只是这些人中,碰巧有一个和我有着多年交情的人罢了。”

但阿梅德现在在时尚界里有很多这样的朋友。而且尤其是当有一个榜单让阿梅德进入了时尚界的社交中心、让他可以决定谁上榜谁落榜时,还有更多的人在等着当他的朋友。

在上个月的那次晚宴上,以及在那两周之后在巴黎举办的一次活动上,卡尔·拉格菲尔德都过来和阿梅德亲密交谈——这更让他显示了自己已经取得的成就。

“多梅尼科·德索尔(Domenico De Sole)走过来和我打招呼,”阿梅德说的是 Tom Ford 的长期合作伙伴,他以前从没见过。“我们拿他的作业和在哈佛的汤姆·福特的作业,进行了一次案例分析。在那个案例里——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们俩被称为‘Tom and Dom’。突然,他成为第一个在我们自己的活动上和我打招呼的人。我当时说:‘哇,是多梅尼科·德索尔啊!’他说:‘我没办法留下来吃晚饭了,但我就是想过来走一趟。’”

“那就是那天晚上一开始发生的事情,”阿梅德继续说。“那个时候真的有种见到真身的感觉,就好像‘哇,这就是我在商学院案例分析里研究过的那个人啊。’”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