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不懂他在研究什么,但垄断与创新那段话不错_商业_好奇心日报

Justin Wolfers2014-10-15 16:57:40

瑞典皇家科学院 13 日宣布,将 2014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以表彰他对市场力量与调控领域研究的贡献。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很复杂。”

这说的不是让·梯若尔(Jean Tirole)的个人情感关系情况,而是他关于如何更好地监管市场竞争的研究项目最后得出的结论。正是靠这个结论,他赢得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梯若尔是一位法国经济学理论家,他的研究对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全世界类似的监管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们要确保贸易活动不被市场力量过度扭曲。这类问题既复杂又微妙,因为市场竞争政策不仅会影响价格制定,而且会影响鼓励人们促进生产、追加投资(或者过度投资)、实施并购和创新的各种因素。

针对梯若尔的获奖,我的经济学家朋友们在网上发表的意见都很激动。大家的共识是,他代表了经济学的顶尖水平。他处理的都是大问题,他总能在需要的时候研究出来新的经济学工具,而且他的研究总是和实际贴得很紧。

虽然梯若尔的工作很抽象,因为它涉及到对公司、供应商、客户和监管者之间互动的数学建模,同时它还充分建立在对他所研究的特定市场细微之处的理解上。梯若尔的学术成就,并不在于他对全知全能、总能找到最佳结果的无形的手优雅简洁之处的赞美。恰恰相反,他的研究探索了一个更为混乱的现实世界,这个市场里充斥着试图滥用市场力量的垄断者、试图愚弄监管者的企业家,还有由于不完全信息、政治限制和个人怪癖而导致选择受限的监管者。


周一,让·梯若尔在图卢兹经济学院(Toulouse School of Economics)的新闻发布会上。

这一研究项目不仅在学术界赢得了非常多的称赞(很久以来,梯若尔就被看作是终有一天要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之一),而且对公共政策也有着深远的影响。正如多伦多大学经济学家约书亚·甘斯(Joshua Gans)今天早上写的那样,梯若尔“在监管方面的研究,已经影响了几乎所有对拥有市场力量的公司进行价格和非价格调节的领域,而且已经影响了 20 年”。

虽然上一代经济学家也一直在寻找非常简洁的规则来应用在对所有市场的监管上,但梯若尔的研究已经表明,能保护公众利益的正确制度,都极其倚重市场的细节。

比如,监管者把企业允许计入成本的价格连起来可能是有害的,因为它限制了企业创新方式、降低成本的动力。但如果它能不让这些企业通过降低产品质量来削减成本,那也算起到了一定的补偿作用。当客户无法自行判断质量的时候,这种补偿性质的质量效应就成了重要的判断标准,但当客户在购买之前已经能够确定商品的质量时,这一标准就应该被忽略。

再举一个例子。在历史上,监管者就从来没有因为在产业链上存在垄断者而过度担心过。他们的看法是,这些垄断者的供应商或客户之间的竞争,会防止他们在产业链的下一环节进一步滥用垄断力量。但在一些情况下,垄断者实际上可能扰乱下一阶段的竞争。比如,把一个节约成本的创新点子卖给一家企业,而不是卖给十家企业,获得的利润可以更高。事实上,得到这个点子的企业购买的是垄断市场下一阶段的权利,所以它才愿意为了买下这个创新点子,支付高于竞争价格 10 倍的价格。当然,只有在它确定自己确实是这个创新点子的唯一买家时,才愿意这么做。

早前的粗略估计认为,监管者应该总是对把价格定得比边际成本还低的公司多加留意,因为它们很可能在试图把竞争者驱赶出市场。但许多报纸现在都是免费发放,也没有其中哪个看起来会成为未来的媒体垄断者。恰恰相反,免费送报是为了提高发行量,从而提高广告收入。

新经济也为梯若尔提供了丰厚的土壤。Xbox、PlayStation 游戏平台等新平台的发展,也提供了在大多数市场都没有的复杂性,因为玩家需要游戏,而游戏开发商也需要玩家。凡是在买家依赖卖家,同时卖家也依赖买家的市场里(比如信用卡市场、社交媒体市场和搜索引擎市场),类似的情况都会出现。

鉴于他对理解市场内部和市场之间联系的兴趣,梯若尔把他的注意力转向研究对金融体系的相互联系的适当监管。

梯若尔式的分析得出的结论反对简单的政治刻画。在一些情况下,它们可能呼吁政府政策制定者采取比当下政策更为有力的监管措施,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它们则呼吁政府采取更大的克制。在每一种情况下,他建议的政策都建立在特定市场的细节基础上,而且是建立在可以拿到的信息的基础上,比如合同怎么写的,比如竞争者、供应商和客户之间是如何互动的。

相应地,这正说明,虽然最近的三届诺贝尔经济学奖都革新了微观经济学理论,但梯若尔的研究成果则是对它们的复杂融合。他的研究是对博弈论工具的扩展和应用,而博弈论常被用来分析企业和竞争对手、供应商、客户和监管者之间的战略互动。他的研究对不完全信息进行了认真的思考,分析了这几方之间对彼此的了解是如何影响他们之间的互动的。而且在契约理论方面也是一位先驱,对在契约中完全写明商业交易后果的困难所带来的后果进行了评估。此次他获得诺贝尔奖,表明了人们对现代微观经济学理论研究方向的信心。

我们这些经济学家们在为梯若尔让经济学研究回归传统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应该感谢他通过创造让市场力量更好地实现公众利益的政策,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这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想没那么复杂。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